首页>健康知识>如何调教女人性技巧

如何调教女人性技巧  

发布时间:2020-08-19

【一】哎,qīn爱的老婆,我bàbà要来住几天

我和小兰结婚後就搬去住新房。香誣港供楼mǎi房不是那麽容易,这新房还是bàbà借了些钱给我付了首期,再借一些给我装修得漂漂亮亮。我们结婚後半年,我māmā打电誣话给我,说要bàbà要来住几天,因为那旧房想要装修一下,bàbà忍不住那噪音。

「哎,qīn爱的老婆,我bàbà要来住几天。」我用商量的口wěn对我这个美丽可人的妻子小兰说。小兰虽然心中不太乐意,她也明白我这bàbà帮我不少忙,才能让我们顺利地成家立室。在我们同意下,我bàbà就搬来住了。

但我bàbà搬来之後,我们夫誣妻的生活步调整个都乱誣了,尤其是夫誣妻间的qīn蜜行为更是无fǎ誣像以前那般的快活与尽兴。小兰当然也不讨厌这个公公,只是因为两人生活过惯了,多了一个人就是不太xí惯。

03.jpg

我bàbà一早就出门晨运,小兰起床为我准备早餐时也就不避讳的只套件宽大的睡裙,里面就只有穿着件小内誣裤。V字型的领口使她那骄人的双誣rǔ露了一些出来,加上她走路时胸誣部的起伏不定,使我下誣体的小弟誣弟也早起,肃然起敬。

我匆匆地吃完早餐说:「小兰,今誣晚我又要迟回来了,这一阵子公誣司的事很多。」说完就离开了家,留下我爱妻在门口嘟长嘴,自言自语说:「每天都有那麽多事情做,我们都很久没做过爱了。」的确自从我bàbà来暂住之後,因为我怕发出声音不太方便,加上我公誣司工作太忙,所以只做过一两次。

送我出门之後,小兰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视新闻。她随意地坐着,双誣tuǐ无意间紧誣夹誣着磨林

「啊……嗯……呼呼」小兰喘着cū气,眼睛闭了起来,回想着上次和我在床誣上做誣爱的情形,再回想上次去蜜月旅行,双誣tuǐ给我扛在肩上,猛力狠chuō的情形,那次是最激誣情的,真的值得回味。

正当小兰陶醉在自誣慰的快誣感时,她忘了去晨运回家的公公。我bàbà开门时,见小兰闭着眼睛坐在桌边,粉脸红红的,嘴里不断「呼呼」地喘着气,凭他的经验,立即知道是什麽一回事。其实当年我和小兰要结婚,我bàbà就对这漂亮的未来媳妇有着非分之想,只是碍於疼惜儿子,不敢下手,没想到媳妇竟是这麽样的sāo誣浪,居然趁着没人在家作起自誣慰起来。

「可能是乖儿子没有尽他的义务,我想要帮他一把才行。」我bàbà自己这样心想,便悄悄的把自己的裤子拖了下来,然後从小兰身後伸身握住她那两个没露胸围的rǔ誣房。

「啊……」小兰惊叫起来,忙缩回自己的手,回头一看是我bàbà,叫了一声:「bàbà,你回来了……」便想推开他的手,怎知我bàbà很有经验地隔着薄薄的睡裙niē誣nòng她的rǔ誣头,一阵酥誣麻的感觉,使她「嗯嗯……哦哦」地哼了起来。我bàbà见她并不怎麽反誣抗,便解誣开她的胸口的钮扣,伸手进去直接抚誣mō誣着她那柔誣软圆大的rǔ誣房。

「bàbà,我们不能这样啊!这是乱誣伦的。」小兰一边喘着气,一边想推开我bàbà的手,但却毫无气力。「放心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了。」我bàbà说完,嘴巴凑上这可爱媳妇的双誣唇,舌誣头缠着她舌誣头,津誣液不断liú进她的嘴里。他的手後很有技巧地mō誣nòng着她的rǔ誣房,挑誣逗那隆誣起的rǔ誣头。

小兰已经受不起这种挑誣逗,头脑一片空白,把丈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她主动地抚誣mō誣着我bàbà的cū腰,然後mō誣到他的肉誣棒,像和我造誣爱时,套誣nòng着这公公的肉誣棒,我bàbà虽然已经快四十多岁,但那肉誣棒勃誣起来可比我还要cū,那红红的龟誣头前已经渗出透誣明的液汁。

小兰的睡裙掉到地上,内誣裤也给我bàbà拖到她的左小誣tuǐ上,她双誣tuǐ誣间已经泛滥成灾。我这结婚才半年的妻子这时已经急不可待地抱着我bàbà,说:「bà……媳妇想要你……你的……擦誣进媳妇的小……小誣xué里。

我bàbà见到眼前这样美貌的媳妇qīn口见自己干进去,便把她放倒在沙发上,把她的双誣tuǐ架在肩上,cū誣大的熊腰就压在我爱妻的双誣tuǐ之间,cū誣大的肉誣棒「滋」地一声擦誣进了小兰的蜜誣xué里。

「啊……bàbà,你的……太……cū了慢……慢一点,我受……受不了。」我妻子哀哀地叫着。我bàbà立即停止不动,小兰反焦急起来,叫着:「bàbà……别…别玩誣nòng我,我要……请你用誣力干……干誣我的小……小誣xué。」我bàbà这时才奋力将整誣根肉誣棒擦了进去。

「我知道……阿成的比较……长我的比较cū……媳妇今天就……让你尝尝不同的味道……」我bàbà也开始喘着cū气说,「媳妇你觉得怎样?」

「啊……喔……bàbà,你擦得我好舒……舒服喔。原来你比阿成……擦得更shuǎng啊……」我妻子现在给我bàbà乾shuǎng了,就不顾羞齿地说出浪誣语。

我bàbà因为年龄和刚才的刺誣激已经像拉满弦的弓,随时都会射誣出,所以更用誣力的抽誣擦着,小兰也随着他的动作,屁誣股也上下的配合着,使那肉誣棒每次都深深地擦誣进她那洞誣xué的深处。

说回我上班途中才发现有些档遗漏在家里,於是匆匆赶回家拿那些档。到了家门口,我拿出锁匙。

「bà,我快要…xiè誣了…快…快……再用誣力点……再干深一些…啊…啊…我…我…我要sǐ了……」小兰高誣潮时把我bàbà抱得紧紧,yín誣汁沾满了两人的私誣处和大誣tuǐ。这时我bàbà也一阵阵的快誣感,说:「媳妇……bàbà也…要…要射誣了。」

小兰惊觉再下去後果会很可怕的,便叫道:「bàbà,别……别射…射在里面。」我bàbà这时也知道不要玩出大头佛,便用手挺誣起自己的身誣子,想把肉誣棒抽誣出来。

这时我打开房门,不知情地喊道:「小兰,快把昨晚那份档给我,我今天原来开誣会要用。」我尚未来得及看到沙发上我bàbà和我妻子两条拖得精光的肉虫,已经听到我bàbà「啊」地一声,肉誣棒还没抽誣出来就xiè誣了,热誣乎誣乎的精誣液灌进我老婆的洞誣xué深处。

厅中,我、我jiāo妻和我bàbà都dāi了,时间好像停顿一样,大家的动作都停留不动了……

【二】今誣晚给你看看我māmā结婚时的录像带吧

发生那次事情後,刚好旧屋已经装修好了,我bàbà搬去。我爱妻小兰情绪很低落,对我却呵护有加,生怕我恼怒她,和她离誣婚。说实在的,在她心中还是深深地爱着我。相反的,我却仍很镇定的,每天的生活也是照常,继续赶着公誣司工作,和bàbà的来往也很以前相同,我们之间也没有介蒂。

事情过了一个月,我公誣司的工作减轻了许多,我又回誣复像刚结婚那样,有较多的时间和小兰嬉戏。有一天,她突然问我:「老公,那次事情确实是我的错,但是你却一点恼怒都没有,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我淡淡地说:「像这种事情我家里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今誣晚给你看看我māmā结婚时的录像带吧。」她很疑惑地说:「结婚录像带有什麽特别,我们也有啊。」

到了晚上,我和小兰搂着,坐在沙发上,她穿着黑sè丝质性誣感内誣衣,遮不住她那性誣感的胴誣体,我只穿条内誣裤。我们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及录像机,这是我bàbà和māmā结婚的录像带,影像已残旧,到底已是多年誣前的。前面一段是摆喜酒祝酒的场面,但过了十分钟,镜头一转,影着一个三十多岁男人坐在我bàbàmāmā现在住的旧居的沙发上,只穿着一件内誣裤。

「这是谁?为什麽突然出现这样的人?」小兰很奇怪。我qīn誣wěn着她的香誣肩,说:「後半部份是我bàbàmāmā为了纪誣念结婚三周誣年,请一些朋友来庆祝的。那时我bàbà和māmā都才二十出头,好年轻呢。」小兰还想问,但我用手指摀住她的嘴说:「你自己看,别再问我,你会明白的。」

这时我māmā走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然後坐在他的大誣tuǐ上,那人把他的手放到我māmā誣的大誣tuǐ上,并把我māmā誣的裙子拉到腰间,露誣出我māmā雪白的大誣tuǐ跟黑sè的内誣裤,那cū誣大的手掌很不规举地在我māmā誣的大誣tuǐ内誣侧mō誣着,离我māmā誣的方寸之地不到几公分。我和妻子都感到心跳正在加速。

镜头集中在我māmā誣的俏誣丽的脸部,那时候她还很年轻,脸上是充满快乐欢欣的表情。萤幕中男人的手在我māmā誣的内誣裤里面蠕誣动,很明显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誣nòng我māmā誣的肉誣xué。

「你们在nòng什麽nòng得那麽久还没入正题?」我bàbà的声音,但没看到他的样子,看来他是那拿摄影机的人。萤幕上那男人说:「对,紫韵,shǔn 誣xī我的diǎo吧。」我māmā这时也低下头将男人的肉diǎohán誣入嘴中,她的技巧看来很好,男人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

看着自己的母qīn在那里正用她鲜红的舌誣头在一根肉誣棒上缠来绕去,一双如丝媚眼还不时飘向镜头,彷佛看着我,使的我激动起来,小弟誣弟也紧顶着内誣裤,似欲冲天而出。我将手伸到小兰两誣tuǐ誣间,她也看的洒了,两誣tuǐ誣间湿漉的程度显示出她的慾火跟我一样炽誣热,我拖誣下内誣裤,将她拉到身上,以背位坐誣姿,我将肉誣棒送入她的肉誣洞中。「啊」小兰叫了一声,继续看着我一边看着萤幕,一边用cū誣壮的肉diǎo缓缓的干着妻子。

这时我māmā站起来拖誣下内誣裤,然後趴在沙发上,翘誣起屁誣股。男人从後面伸出两根手指抚誣nòng着她的阴誣户和擦誣进阴誣道。我māmā似乎被玩誣nòng的非常快乐,不停的呻誣吟着,白圆的屁誣股不停的左右摆誣动。她的呻誣吟声不久就低沉下来,原来是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将肉誣棒擦誣入她的口誣中,脸前的男人动手将她的衣服的拉链拉下,将衣服褪到腰间,除下rǔ罩,我māmā雪白的皮肤和丰誣满的rǔ誣房马上露了出来。男人一边用肉diǎo猛砰她的小誣嘴,一边用两手用誣力挤誣压她的rǔ誣房,白sè的两团肉誣球马上在男人手中变形。

她身後的男人这时站起来,从後面将肉誣棒擦誣入我māmā誣的yínbī中,开始作撞击的运誣动,物理中的作用誣力与反作用誣力在这时显现出来,身後的男人把她干向前方,一股反作用誣力使身前的男人将她干向後方,使她的肉誣体像是皮球一样的夹在两个男人中。

小兰看得将手伸到自己的阴誣蒂上不停的揉誣nòng,屁誣股不停的套誣nòng着我的肉誣棒,从xué内湿誣热的程度可以知道她看的非常兴誣奋。她呓语地说:「你誣māmā那麽年轻已经这麽yín誣荡了。」我有些愠怒说:「别这样说我māmā。」然後报复性的猛往上顶,撞得小兰向上一震。她忙道歉说:「啊…好誣痛…对不起嘛……」

我们又将注意力回到镜头,我māmā身前的男人这时躺下,身後的男人自我māmā誣的sāo誣xué拔誣出,她来到躺着的男人身上,抓誣住男人挺誣立的肉誣棒坐下去,身後的男人将基誣巴擦到我māmā誣的後洞,第三个男人加入,我māmā身上所有可以擦誣入的洞这时都塞着男人的肉誣具。没多久,三个男人加快动作,身後的男人拔誣出肉誣棒,将白sè的精誣液射在她的屁誣股上,身下的男人则一直朝上猛顶,我māmā被誣干的全身颤誣抖,两手抓誣住口誣中的肉誣棒,不停的cuō誣nòng,她脸前的男人也一阵抖动,将阳誣精射在她的脸上。身下的男子一个翻身,将我māmā压在下面,抽誣擦了数十下,也xiè在我māmā誣的体誣内。

视觉与触觉的结合,我再也把持不住,将精誣液注誣入小兰的阴誣道。我下巴靠在小兰的肩上不停的喘息。

萤幕上的我māmā把三人的肉誣棒轮liútiǎn得一乾二净。我们也听到我bàbà呼呼的喘气声音,他应该自己也很有快誣感的。他说:「这次真谢谢你们三个,使我们三周誣年结婚纪誣念过得更有誣意义。」萤幕上的第一个男人说:「一场朋友,别说客气话。我们也很高兴,今天真是朋友誣妻咪走基。到你们四周誣年纪誣念,我们再来!」影带就结束了。

爱妻伏誣在我身上,说:「原来你bàbà和māmā誣的性誣生誣活是这麽丰富的,怪不得你没有恼我也没有恼你bàbà。」我点点头。突然我对她说:「不如你再和bàbà玩一次让我看看,那天我回来只看个结尾。」小兰用手捶着我的胸说:「你的脑子真坏,我不依,打sǐ你……」我们便在沙发上追逐起来。 c n lgJY

到了星期六晚,我邀请bàbà来我们新屋住一晚,他很高兴地来了,因为他知道我会给他一个好消息,他完全清楚我这个遗传他yín誣猥基因的儿子的性格。果然如他所愿,我爱妻小兰穿着整齐的衣服,端坐在床誣上等他,我则拿着摄影机站在一旁。

「孺子可教。」bàbà拍拍我的肩膊说。我对他说:「我们也是用结婚的录像带结尾那部份来拍。」bàbà说:「嗯,这麽才不容易给别人找到,而且先向贤淑庄严的结婚仪式後再看这种场面,担保偷看的人liú鼻xuè。」

很快地我爱妻的衣服都给拖誣光扔在地上,我bàbà骑在我jiāo妻身上说:「媳妇,喜不喜欢bàbà再来干誣你?」小兰羞红着脸说:「你明知故问。」话音刚落,bàbà的肉誣棒立即猛力地擦誣进她充满yín誣汁的小誣xué里。

小兰yín誣荡地哼叫了起来:「bàbà…媳妇快……给你…干誣sǐ……用誣力些…我真得喜……喜欢给bàbà……干。你们两……两父子都很……厉害…哎哟…干誣sǐ我……好舒服啊……啊。」

我bàbà果然经验够,他那高明的调誣情技巧使的小兰在他身下tuǐ上或跪在那里的不停jiāo誣叫qīn爹爹、好公公。他那还相当健壮的阳誣具不停的在她的小bī中誣出入地抽誣擦着。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小兰觉得拍摄很刺誣激,竟然给我bàbà干得不省人事,然後bàbà才在她的阴誣户射誣入精誣液。看着老bà的精誣液从我不省人事老婆的阴誣道中缓缓liú誣出,我竟然有一股完成大业的感觉。.

【三】麻烦你来我家照顾一下肥弟

当小兰正在厨房里面煮东西的时候,突然电誣话铃响了,原来她叔叔荣辉打电誣话给她:「我和婶誣婶要回乡一星期,麻烦你来我家照顾一下肥弟。」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好像很应份的事情。

小兰万分不愿意,我跟她说:「别这样吧,我们结婚前也是他跟你bàbà讲了很多好话,你bàbà才答应你嫁给我。」说完帮她收拾一些衣服,还怕她担心我,说:「别担心我,我会照顾自己了,早餐就去麦当劳吃了。」小兰嫣然一笑,在我脸上wěn了一下便搭车去了。

叔叔和婶誣婶这次倒走得相当匆忙,昨夜已经搭飞机走了。小兰来到叔叔家的时候,只有肥弟一个人在家。当肥弟过来帮小兰开门的时候,他居然只有穿一条子弹型内誣裤,而且他kuà誣下的肉誣棒居然还是直誣挺誣挺地高翘入天,想必方才的他应该是在看黄誣sè杂誣志吧。

我爱妻心里这麽一想,心中一热,下誣体的小誣xué便渗出yín誣水来。她说:「你先做功课,我去换件衣服,我在家里不xí惯穿这样的套装。」肥弟倒也听话,坐在桌子边继续做功课。

小兰故意没有房门关好,就拖誣下衣服。当她拖得只剩下内誣衣誣裤的时候,jìn不住把手指往内誣裤里面一mō,下誣体已经湿得利害,所以手指很容易就擦了进去,然後出出入入地抚誣mō誣着自己的阴誣核。小兰面前有个镜子,所以她背对着门门仍可以清楚看见门口。

果然不出所料,当小兰在镜子前面搔首nòng姿的时候,她已经看到肥弟的身影出现在门边,正在偷誣窥她的一举一动。我这美丽的妻子给这种偷誣窥刺誣激得非常兴誣奋,所以故意夸张地抚誣nòng自己的胸誣脯和下誣体。

这时候表弟忍不住推开房门进来,小兰连忙地抓起旁边的衣服,遮掩自己的身誣体,说:「表弟,表姐在换衣服,你怎样能这样进来?」她的这种举动更加刺誣激男性的兽慾,肥弟过来拉开她的双手,说:「表姐,你没关门,不是我故意进来的。」

他说完就把小兰推誣倒在床誣上,并且很快地拖誣下自己的裤子,将他kuà誣下那条早已勃誣起的cū誣大誣肉誣棒塞誣入我爱妻的小誣xué里面,并且熟练地抽誣送起来。小兰很讶异他动作的熟练,但是却很快地就沉醉在他的jiān誣yín之下,他一边抽誣送着肉誣棒,一边玩誣nòng着她那对丰誣满白誣皙的rǔ誣房。

「喔!真好,年轻人真cū誣bào狂野!这种滋味老公也给不了。」小兰心里想着,身誣体再度全然投入性誣爱的快誣感当中。或许肥弟已经憋了很久,所以当他抽誣送不过七八十下後,就已经将他的精誣液猛烈地射誣入我爱妻的体誣内,她尽情地呻誣吟起来,享受誣精誣液射誣入体誣内的那种快誣感!

肥弟射誣出之後,趴在小兰的身上,依然依依不舍地玩誣nòng着她的rǔ誣房,而且他还舍不得将肉誣棒从小兰的小誣xué里面抽誣出来。小兰看着他,他笑着说「表姐,你的小誣xué好誣棒喔!玩起来真的是很shuǎng!」

不一会儿,小兰感觉到表弟方才因为射誣精而软化的基誣巴再度地硬了起来,问:「坏肥弟,你这麽快就再想要?」肥弟点点头说:「这次我想表姐你趴在床誣上,像母苟那样给我从後面干。」我爱妻说:「嗯,只要你喜欢,表姐再给你干几次都可以,sǐ也愿意。」

肥弟听到这个平时漂亮端庄的表姐也用这样下誣liú誣yín誣剑的话语回答他,高兴地将她搂誣抱起来,然後让她翻身趴在床誣上。小兰故意地像一条春誣情勃誣发的yín誣剑母苟,摇晃着屁誣股,然後呻誣吟着说:「好哥誣哥……大基誣巴……快点来干人家嘛!让小bī妹可以好好地享受大基誣巴哥誣哥的jiān誣yín!」

肥弟迫不及待地将肉誣棒擦誣入小兰的sāo誣xué里面,然後就像是充满了动力的火车般晃动起来,他的充沛体力使她兴誣奋到了极点,他足足地这样抽誣送了近千下,我爱妻都已经高誣潮了两次,而他彷佛永无休止的抽誣送着,使她几乎晕sǐ过去!

接着他将小兰放倒在床誣上,然後将她的右tuǐ举起,以它为支柱,继续抽誣送nòng她的小誣xué,她这时候几乎无力挣扎或者是呻誣吟,唯有任凭他来jiān誣yín,他又继续抽誣送了七八百下之後,才再度射誣出。然後两人相拥入眠。

【四】我看见她的洞誣口缓缓地liú誣出了他的精誣液

我很少喝酒,jiāo妻当然也不会喝酒。但有一次我在公誣司做错了事,本来神不知鬼不觉,怎知上司却知道了,怪誣zuì我。我受不了便和下属小积去喝闷酒。小积这人平时几乎是我的宿敌,在我失意的时候还假惺惺地陪我喝酒,nòng得我有五分醉意,然後送我回家。回到家中,我还要喝酒,小积趁机叫我妻子小兰一起喝,结果nòng得我们都有几分醉。

随着酒精在体誣内的发酵,我发现我老婆的眼神开始泛起春意,我注意到当她在看小积时的眼神彷佛有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慾念,而我在酒意的泛滥下,我开始无fǎ控誣制自己,压抑在我心里那股莫名念头突然一下子蹦跳出来:「我做了错事,要惩罚一下自己。把自己的老婆给这宿敌坏弹干吧。」

当我叫小积附耳过来时,我轻声的跟他说:「今天晚上想不想和我老婆上誣床?」小积霎时一脸惊讶!其实他心里早就对我这漂亮的老婆怀有不轨之意,还煞有介事地说:「不要开玩笑!」

虽然口誣中这麽说,却站起身来,把我那八分醉意的老婆抱起来,按在床誣上,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先是一阵热誣wěn後,急切的把她拖成只剩nǎi罩和三角裤,然後从脖子沿着胸前、rǔ誣沟滑wěn到腹下肚脐,我老婆抖动腰身。小积慢慢拉掉她的胸衣看见了她绷紧跳拖的rǔ誣房,她把头撇开羞着脸,他抓握她有弹誣性的rǔ誣房揉誣niē着,小积继续wěn着她的额头、脖子,渍渍的汗水一直滴liú在两人身上,闷热的气氛中,心灵的慾望正交替着。

小积tiǎn上她暗红软誣软的rǔ誣头,碰誣触着rǔ誣房的上下部位,她闭着眼有点扭誣niē,他弹握起她的rǔ誣房,手按抚着腹丘的光滑,稍微动偏了就mō誣到肚脐下私誣处,小积慢慢拉下她的三角裤,杂乱的阴誣máo分布在鼠蹊部和大誣tuǐ内誣侧,máo下暗红sè的阴誣肉也微微显出来。那里的肌肤mō起来比较细致,nèn誣nèn的。他抓紧她的腰,去抚誣mō她丰誣满曲线的tún誣部。

小积掏出浊黑勃誣起的肉誣棒在小兰杂乱的tún间阴誣máo上摩擦,他把手mō进两誣tuǐ内间,手沾到一阵湿誣热。她感到他的手指慢慢地伸进,屁誣股也开始摇晃起来。小积挺着阴誣茎对着她的两誣tuǐ誣间摩擦,她朦胧眼睛扭誣动着细誣腰。小积wěn上她的唇,舌誣头对舌誣头的交誣缠加上黏滞的口水,在呜呜声中,小积把她的tuǐ缠绕在腰上,手指於是就拨誣开她的两阴片间,mō抚着她的阴誣肉。手指一根根的mō动,阴誣肉渐渐湿誣润,涨红的阴誣唇誣肉上皱摺抖动像是在呼xī似的,她微微张誣开嘴,眼神dāi滞地让他手指的动作在她变成yín誣荡的神秘地方游誣移。突出的阴誣蒂受到刺誣激而变誣硬,手指滑触着她复杂的阴下构造,她兴誣奋的反映加快了他的动作,他爱誣抚她结实的屁誣股和大誣tuǐ。

小积的肉誣棒已经膨誣胀誣得抖动,他拉着我jiāo妻长长的秀发,把她的头按在肉誣棒前。肉誣棒一股脑就塞誣进她的嘴里。整誣根的没入,那一根直抽誣擦着她的嘴,她用舌誣头hántiǎn誣着这个直硬弹誣性的肉物,她脸上散乱的头发披着,小积亢誣奋地看见她在xī誣shǔn 他下面的那根。从龟誣头tiǎn誣到阴誣茎根,再抓誣nòng着阴誣囊,没想到我的老婆会跪在他老公眼前吹别的男人的喇叭。而且如此赤誣倮倮地在眼前!几次的xī誣shǔn 使小积快要发狂了,下誣半誣身的搔誣养使他差些控誣制不住,真想要赶紧把肉誣棒送进她的阴誣部享受结合的快誣感。

她倚站在墙壁边弯下了腰,浑誣圆的屁誣股翘对着小积,这个羞齿的姿誣势竟然在我眼前呈现,小积按着她的屁誣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誣tuǐ,一手抓着挺誣直的肉誣棒碰誣触阴誣部肉誣缝,肉誣棒对准了肉誣洞,向前的一挤,擦誣进了紧密的阴誣道中。

「嗯哼……」小兰兴誣奋地呻誣吟起来,她的肉誣洞包紧了小积热誣热的阴誣茎。他急着想要抽誣动让她发狂。一次又一次肉誣膜互相的摩擦,她仰着头喉誣咙哽噎着,胸誣脯的振动和腰誣tún的摆誣动,噗吱噗吱的挺着屁誣股配合小积的动作,忽深忽浅的抽誣擦动作加上她平时难见到的舒誣shuǎng表情,他很用心地扭着屁誣股,转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誣膜拉到洞内,加强运誣动。她阴誣道受到背後体誣位直接的冲击,丰誣满屁誣股的摇晃夹誣着男人的那根扑吱扑吱的进出,rǔ誣房被小积用手包握着,她害羞的摇着头,这是多麽yín誣靡的景sè啊!

小积的肉誣棒在小兰的蜜誣洞内乱钻摩擦,她紧闭着唇、时而眼神像似无助地望着坐在旁边的我,小积腰力的摇摆加强了,小积努力的干着。那根硬誣挺的阴誣茎地用誣力干着我老婆的阴誣部。我老婆感受到了快誣感,但很害羞自己的男人就在旁边。而在体誣内进进出出给她快誣感竟然是别的男人阴誣茎。

小积趴在我老婆柔誣软的背上加强抽誣擦的速度,我老婆的洞内开始渐liú誣出密誣汁到大誣tuǐ边。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颊加上下誣半誣身夹誣紧的抖动,她已经很兴誣奋了。交誣缠了很久,小积突然停止了动作,擦誣出了满hán誣着yín誣水的阴誣茎。

「你在上面吧!」小积又再命令道。他在心底里一定想要报复这和他作对的上司,所以现在就像玩技誣女一样呼喝着我太太。

女人在上面是很害羞的,这样的体誣位就会改变成女人主动。但对我老婆而言是很刺誣激的,我老婆迟疑了一会儿,动作缓慢地两脚跨过他的脚边,一手抓誣住他的肉誣棒,一手撑开自己的肉誣唇,蹲着身誣子预备把tún誣部接近他的大誣tuǐ上。对准了位置屁誣股坐了下去。

「嗯……」小兰又发出呻誣吟声。一个让人xuè脉烹张的画面,我老婆全身赤誣倮的骑在一个男人身上。我老婆两手撑在小积的肩上,摇摆着屁誣股噗嗤地上下套誣nòng男人的性誣器,胸誣部在他的眼前晃呀晃。小积还不时的用手去抓那两粒nǎi誣子!我老婆撇过羞红的脸,长发因摇晃而散乱披肩,她仰着头挺誣起胸誣脯接受男人的冲击。哼哼哼地套誣动肉誣感的tún誣部来表示她的yín誣荡。小积现在在下面已经无憾,他更努力的向上顶,从下面看大胸誣脯的晃动更是刺誣激。

在扑嗤扑嗤的声响中,小积已经沸腾到极点。随着快誣感的增加,肉誣体的冲击快使小兰的理智迷昏了。小积抬起身来,抱着我老婆做起正常体誣位。小积加速地抽誣擦着她的阴誣部,手一直mō她的丰誣满屁誣股、大誣tuǐ,把她的一只tuǐ放在肩上进行刺誣激一些的交誣合动作。我老婆的阴誣肉这时一阵紧缩,一张一合的急速蠕誣动使得小积感受到她要xiè誣了身。

「小积!啊…啊……啊……qīn誣哥誣哥…快快……再用誣力……干誣我…我的好老公…干誣我……啊……射我…」我老婆已达到高誣潮呼叫着,小积抱紧了她,腰身贴紧齿誣部咻咻咻地把精誣液射誣到我老婆蜜誣洞内。

小积摊在我老婆的身上,激誣情的余韵使两个人的胸口是一直在震荡着的。他疲惫的抽誣出阴誣茎,摊躺在一旁喘息着。我老婆两誣tuǐ张得开开的,我只见一股白稠的精誣液缓缓从我老婆的两片泛红的阴誣唇之间liú誣出来,那是小积干誣我老婆射誣出的精誣液。

「经理,你老婆真不错,又鲜誣nèn又yín誣荡。」小积穿好衣服,拍拍我的肩说:「下次喝酒再找我。」临走之前还回头对我说:「这次你在公誣司做的错事,是我告诉总经理的,哈哈。」

【五】别哭啦!好好地伺候我们几个兄弟

小兰今天心情特别愉快,今天第一个结婚纪誣念曰,她手里抱着我早上送往她公誣司的鲜huā,回到家中。她一打开门,看见家里相当凌誣乱,顿时心中一颤,刚踏入门口,就被人从後面抱着摀住嘴巴,然後房门依然被人关上。

这时候她看见有个人拿把明晃晃的开山dāo来到她的面前,狞笑说:「兄弟们,这小妮子长得不赖嘛!我们来个人财两得吧!」这时候小兰用誣力挣开将那只摀住嘴巴的手,说道:「你们要怎样都可以,只要不shā我就可以了。」

拿dāo子的人见到小兰这样说,就要抓她的人放开她,小兰被放开之後,果然都没有叫,只是站着哭泣。这时候拿dāo子的人说:「喂,别哭啦!要好好地伺候我们几个兄弟,只要伺候的好,饶你一命!」

小兰看看四周,总共有五个人,她很害怕地说:「服侍你们五个人?」那个拿dāo子的人说:「对!我先来,接下来大家轮誣jiān你!」接着他就要小兰拖誣光衣服,她丝毫不敢反誣抗,就拖誣去全身衣服。然後,他就要小兰趴在地上,他从後面将他的肉誣棒擦誣入小兰的xué里。

「mā誣的……想不到你的小誣xué这样紧……夹得我好誣shuǎng啊……哈哈哈……兄弟们……我们今天可算是遇上了好货sè啊……呵呵呵。」那拿dāo子的人高兴地叫着。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就来到小兰面前,要她hán誣住他的肉誣棒,她就这样地被人前後夹攻。由於嘴里还hán誣nòng着一根肉誣棒,所以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当老大将精誣液射誣入小兰体誣内深处後,他就抽誣出肉誣棒走开。

另外一个人躺在地上,要小兰自己坐上来套誣nòng,小兰套誣nòng一会之後,发现有另外一根肉誣棒也要擦誣入小誣xué里面,她想尖誣叫,但是这时候口里的肉誣棒射誣出浓浓的精誣液,并且命令她tūn下去。她感觉到两根肉誣棒在体誣内出入,她开始觉得会shuǎng,并且开始发誣浪。

「嗯……嗯……嗯……喔喔喔……啊啊啊」我爱妻呻誣吟了起来。老大听到小兰开始发誣浪,就笑说:「这小妮子开始浪起来了,兄弟们加把劲,让她知道我们的厉害。」说完那些男人便发劲地干着我妻子。

小兰感觉到两根肉誣棒差不多同时在她体誣内誣射誣出滚誣热的精誣液,她整个人几乎要昏了过去。这时,她趴在地上,只有tún誣部高高地耸誣起,小誣xué因为被人连续jiān誣yín後,露誣出yín誣糜的亮光,并且还会一张一合的动。

这时候又有肉誣棒擦誣入,她继续承受她们的jiān誣yín蹂誣躏,并且她看见带头的人拿出一根她老公以前带过的套子,套在他的肉誣棒上,这使得他的肉誣棒尖端看起来像海胆一样,後面则是如同长满绒máo的怪物。小兰全身因为有不好的预感而抖动起来,老大要正在玩誣nòng他小誣xué的人躺在旁边,小兰再将肉誣棒由上而下的套入自己的xué里,然後她就被人紧紧地压住,她誣的誣nǎi誣子被躺在下面的人用誣力地cuō誣揉而变形。果然,那根可怕的肉誣棒在她小誣xué里面来回几下之後,原本里面的肉誣棒就已经射誣出滚誣热的精誣液。小兰的全身因为兴誣奋而抖动,她终於在一阵快速而剧烈的颤誣动後趴在地上。

04.jpg

这时候几个人放开她,然後老大抱着她,把蒙在头上的套件拿掉,其实那个人是我,我想在结婚纪誣念曰的时候送给她一份特别的礼物,所以邀请了几个老朋友玩轮誣jiān的游戏。

我wēn柔地对她说:「老婆,shuǎng不shuǎng啊?」我这jiāo妻才无力地睁开眼睛,笑着说:「喔!老公,谢谢你的礼物。不过你要早一些通知我,刚才吓了我一跳,怕真的有劫匪进来,把我shā了怎麽办。」我搂着她说:「不会的,真的劫匪看到你这麽漂亮也是强誣jiān了事。」

小兰jiāo嗔地捶着我说:「你好坏,整天都想让我这个新誣婚妻子给别人强誣jiān,还找来这麽多誣人誣轮誣jiān誣我,你不心痛的吗?」我故意说:「心痛,心痛极了,下次我不敢玩了。」小兰嘴吧贴近我耳边,轻声说:「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记得明年我们结婚纪誣念曰还要喔。」我戏誣nòng她说:「像这次的人数够不够?还是要再多几个?」jiāo妻诈jiāo起来,把我的肩狠狠地咬了一口。

【六】bàbà,让我shǔn 一下你那大基誣巴好不好?

这几天刚好是复活节的连续公誣众假期,我和妻子早上刚醒,又是连番大战,我把她得欲誣仙誣欲sǐ。小兰有个很优秀的优点,就是平时很端庄可爱,但到床誣上这回事又很yín誣荡开朗,有时真得很难把这两种模样联想在一起。

完誣事後,我半躺在床誣上,她倮誣着身誣子伏誣在我的胸膛上。我突然问:「兰,记得我们第一次是在你家里发生,但你又没有落红,你那时候告诉我,你处誣女膜可能是在骑单车的时候破开的。我总是觉得你第一次一定是给了其他的男人。我们结婚那麽久了,你不妨讲出来吧。」

她抬头看看我,说:「好,我讲出来,但是你可不能恼我,和我离誣婚。我真得很爱你,你不要我,我会很惨的。」我搂住她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是喜欢你给别人的。」她於是缓缓说出她的第一次:

那年我才十八岁,我bàbàmāmā很年轻,所以到了大白天也会在睡房里搞起来,我们家里的隔音不太好。有个星期天,我睡迟一些,又听见bàbà房里传来「嗯…嗯…啊…啊…嗯…好…真好…嗯…嗯…」的呻誣吟声。

我那时已经发誣育了,听着从隔壁传来的声音,不自觉地也开始有些心誣养难耐,便把自己的衣服拖誣光,然後闭上眼睛倾听隔壁的yín誣荡言语,然後自己幻想着有个男人正如同bàbà在jiān誣yínmāmā那般的玩誣nòng着我。我自己用手指轻轻地抚誣nòng着自己的小誣xué,而且探寻着哪里才是我的敏誣感地带,而我另外一只手则是玩誣nòng着自己那对相当自豪的nǎi誣子!渐渐地我自己也感觉有些shuǎng誣快…

在māmā发出一声高誣亢的叫誣声之後,隔壁变成沉默,这是相当正常地的一种结果,她们通常都是要玩到这样的结果才会bà手。

这时候我的手指已经整誣根没入了我的小誣xué里面,虽然我还不敢太用誣力,但是这样我已经感觉到很shuǎng很shuǎng了!听到隔壁已经恢复平静之後,我也把手指抽誣出来,然後把衣服穿好。这时候我还躺在床誣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蓝天,整个人dāidāi地躺着。这时候听到māmā似乎已经穿好衣服要出去了,吩咐老bà记得中午要带我出去吃饭。然後就听到māmā又赶着出去跟牌友打牌。

我那时候已经很yín誣荡了,我突然想到,老bà刚刚好像还没有发射,那我不是可以…去勾引他?!想到这里,我全身因兴誣奋而抖动起来,我这时候就走出房间,然後故意装成有点不舒服的样子,然後bàbà看到之後,很关心地过来要我躺回床誣上去。

我乖乖地躺回床誣上之後,故意发出呻誣吟,让他坐到我的身边,然後我抓誣住他的手说我的胸口有点闷闷的,要他帮我按誣摩。bàbà有些尴尬地帮我轻轻誣cuō誣揉,果然被男人cuō誣揉的感觉比较棒,虽然有些疼,但是那种感觉跟自己cuō誣揉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时候我的呻誣吟愈来愈厉害,但却不是因为不舒服,反而是太舒服了而开始呻誣吟:「嗯…嗯…啊…啊……啊……」

bàbà看到我呻誣吟得更厉害,以为我还是很不舒服,所以更加mài力地帮我按誣摩,很自然地我全身开始扭誣动,这时候bàbà似乎发现了我的样子不像是不舒服,所以他就停下他的动作,这时候我有些虚誣拖地躺在床誣上。

他看看我,有些xiéxié地笑,问我:「乖女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啊?」然後他那cū誣大的手掌就主动地将我的衣服揭开,然後在我的小腹上面轻轻地cuō誣揉,由於我这时候除了内誣衣誣裤之外就只有罩着一件宽大的T-Shirt,所以他当把我衣服揭开之後,我下誣半誣身等於就只剩下内誣裤的遮掩而已。

当他看到我下誣半誣身的穿着之後,我发现他裤裆之间渐渐地陇起,我知道他对我的肉誣体产生了情慾上面的反应,这正是我想要的,所以很自然地我根本没有挣扎的念头!他的手掌更直接地伸到我的三角神秘地带,隔着内誣裤轻轻地抚誣nòng着我,我的双誣tuǐ微微地分开,好让他可以随意地抚誣mō誣着我。

这时候他的手指挑开我的内誣裤裆,然後将中指伸誣入我的小誣xué里面,这时候我才感觉到bàbà手指誣技巧有多好。我半闭着眼睛呻誣吟起来:「嗯…嗯…嗯…嗯…啊…bàbà…你好…厉害喔…让人家好誣shuǎng喔…嗯…嗯…嗯…嗯……」

我bàbà将中指更深地擦誣进我的小誣xué中,说:「好女儿…你可跟你誣māmā一个样…到了床誣上就是个小sāo誣货!不过我喜欢!哈哈哈哈。」我红着脸,说:「bàbà,让…人家…xī誣shǔn 一下…你那条大基誣巴…好不好……」

bàbà听到我这样讲,马上起身把全身的衣服都拖得精光,也把我剥成一条赤誣倮倮的小肉虫,然後就把他那根巨型的肉誣棒塞誣进我的小誣嘴里。我「嗯嗯嗯」地呻誣吟着,因为他那cū誣大基誣巴在我的口里,所以我只能发出「嗯」的声音,但是bàbà似乎非常喜欢这样的方式,不停用手指逗誣nòng我的小誣xué。

当我被bàbà逗誣nòng到达一次高誣潮之後,他终於把我放开,这时候的我四肢软,根本没有办fǎ移动,只好躺在床誣上,bàbà看到我这样,怜爱地躺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我软弱无力地看着他,说:「bàbà,你想不想qīn女儿,我很想给你干啊

bàbà有些惊讶地看着我,然後醒觉後高兴地将我翻转过来,然後让我趴在床誣上,他那硕誣大的身躯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几乎没有办fǎ挣扎,但是我好喜欢这样的感觉,似乎就是被人…强誣bào!

当他巨大的肉誣棒抵在我的xué誣口,我说:「bàbà,请你cū誣bào地玩我,我,我是你的qīn女儿,你干誣sǐ我吧。」我口誣中不断说出yín誣秽的句子,这些都是我听bàbàmāmā在房里翻天覆地时说的。「快…bàbà…快把你cū誣大的基誣巴……擦誣你女儿的……小誣xué吧。」

bàbà也依照我的要qiú,将他cū誣大的肉誣棒以一杆到底的方式直接入我的小誣xué里面,然後cū野地抽誣送起来,而他的双手紧誣抓誣住我的丰誣tún,好让他可以顺利地抽誣送。他也开始说出cū野的话:「喔…好女儿…你的处誣女xué可真他喵的紧…夹得老bà好誣shuǎng…喔…我要好好地…用誣力地…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好……」

「喔…喔…好疼…bàbà…你nòng得人家好疼…喔…喔…不要停…我要你…用誣力地…喔…喔…呜…呜…喔…喔…呜…呜……」我实在是被那种彷佛要撕誣裂般的感觉给带入了地狱,但是cū誣大誣肉誣棒在xué里抽誣送的感觉却是没有办fǎ让我抗拒。

虽然我还没有办fǎ感受到那种舒服的感觉,但我嘴里仍叫着:「bàbà……我爱你…qīnbàbà…继续玩…‥玩誣nòng我……干誣你的…qīn女儿。」bàbà也依照我的要qiú猛力地在我xué里抽誣送。终於,bàbà在我的xué里射誣出他的精誣液,这时候我感觉到一股热腾腾的液誣体冲入我的体誣内,而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原来你第一次是你bàbà干誣你的。」我听完之後,用手抚誣mō誣着爱妻的长发,「你还真yín誣荡。」小兰的脸仍红红的,她讲得的确很详细,所以我们又激起另一次的激誣情。她说:「自从那次之後,虽然我仍很想给男人干,但我开始担心自己变成yín誣妇後,嫁不出去。没想到你倒要了我。」

我翻身把她骑在tuǐ下,说:「现在我不但要你,而且还要干誣你。」我们便又在床誣上翻风覆两起来。她jiāo誣叫着:「qīn老公……干深点……」我笑着对她说:「不如你别叫……叫我老公……叫我bàbà,我想……听到…你给你qīnbàbà…jiān的时候的……yín誣样。」jiāo妻顺从我,叫了起来:「bàbà……我爱你…qīnbàbà…继续玩…‥玩誣nòng我……干誣你的…qīn女儿……bàbà…你不要停…我要你…用誣力地干誣我……」那天早上我们就这样一直玩到中午,差点nòng得我精尽人王。

【七】农夫用自己的阳誣具作锄头,不停地锄向小兰那块小地内

六誣月天,天气开始热了,我心里想,这是郊游的好时节,而且我还想和小兰打一次野誣战,因为虽然我们试过很多种玩fǎ,但都在家里,於是趁着端午节,我开着车子,把爱妻小兰载在元朗一处僻静的山路,选择一处cǎo木多的地方,准备打一次野誣战。

小兰担心地说:「老公,在这里会不会给人发现?」我哈哈笑说:「不会的,这里有这麽多cǎo,况且如果给人发现了,看到你全身光溜溜的,可不是更刺誣激?」说完不理她的反应,就抱着她qīn誣wěn起来。

我的两只魔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敏誣感的rǔ誣房攻击了,一边用誣力地抱着她,一边用手拉开她的衣服和胸誣罩,使她的rǔ誣房bào誣露誣出来,我就在rǔ誣头上xī誣shǔn 誣着。我的手忍不住迫不急待的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

爱妻今天特地穿着一件半透誣明的三角裤,阴誣部若隐若现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把身誣子稍微伏下,把小兰的椅於调整好了,就来调整自己的椅背子。然後把她的上衣拉开来,一xī一shǔn 地,戏誣nòng小兰的rǔ誣房。爱妻在不知不觉把手抱住我的头,一手抚誣mō誣着我的脸在爱惜,抚誣nòng他,使得我yín慾大发,用舌誣头在rǔ誣头上tiǎn誣着。

jiāo妻给我tiǎn得全身sāo誣养,混身不自在,她颤声对我说:「我……老公…你…你怎麽还不动手呀」我於是用手把三角裤的一边扒誣开,使阴誣户斜露在三角裤的外面,爱妻的性慾被我撩得一发不可收拾,她开始sāo誣动了,身誣子就像中xié一样,全身颤誣抖不已。

我也把自己的皮誣带解誣开,拉键拉下,全身的衣服在几分钟之内,说得精精光光的,丝亳不挂地赤身倮誣露在妻子的面前。我把身誣体压向她,她也主动地把双脚打开,闭上双眼,静静地躺在椅子上,任由我更进一步地压下,更主动用手去握着我的阳誣具。

肉誣棒的热力散发从小兰的掌手传至她的心脏,虽然我们已经结婚一年多,做誣爱也有很多次,但这次来到这荒野,使她感到很刺誣激,心跳加促,肉誣洞渗出yín誣水。两颗rǔ誣头被我又啜又cuō,茁誣壮硬突,变得更加敏誣感,我shì扫了她的rǔ誣头几下,妻子就呵呵连声呻誣吟,媚誣态毕露。她双眼眯成一线,想引棒入洞。

我将她的小誣tuǐ放在肩膊上,龟誣头对准她湿誣淋誣淋的阴誣户,挺一挺誣腰,滋一声便钻她的桃源洞。我的身誣体往下一沉,大誣肉誣棒全没入小兰体誣内,只留两颗春囊在洞外,cū誣大的肉誣棒长誣驱誣直誣入,龟誣头顶到老婆的huā誣芯。

小兰的阴誣道本来已经很紧誣窄,加上我cū誣大的阳誣具一撑,令她有胀bào欲裂的感觉,没有丝亳的空隙,紧紧包住我的大阳誣具。我开始一下一下抽誣送,每一下都顶到她的huā誣芯。小兰乐得摇头摆脑,扭誣动腰誣肢,拚命挺高tún誣部迎合我抽誣送冲击。她被我的大阳誣具抽誣了四五十下,她浪誣叫得越来越疯狂。「啊…噢…sǐ…啦…老公…你真利害…擦…sǐ…我啦…大…力…擦…bào我…喔…」

我肉誣棒撞击她的阴誣户,发出拍拍作晌,他的呼xī声也渐渐变得低沉,额角冒出汗珠。同样小兰也浑身发烫,两只大誣nǎi也渗出汗水,鼻尖浮现点点水珠。我狂誣抽猛誣擦了百多下,小兰渐入jiā境,如chī如醉。「呀…我…不行…啦…老公…快…快…我…顶…不住…啦…啊…噢…」小兰的头向前摆,咀巴张大,状甚痛苦,她已进入高誣潮的境界。我加怏抽誣擦的速度,磨誣擦她的阴誣核。jiāo妻终於支持不住,全面崩溃,抽誣擦几下,脸容扭曲,阴誣道一下一下抽紧,xiè誣出了阴誣精。

我的龟誣头被太太xiè誣出的阴誣精浇得浑身舒畅,他无须保留,可以倾全力一放到底。反正jiāo妻享受到高誣潮滋味,我多推誣送二三十下也无以为继,腰脊酸麻,阳誣具抖动抽誣擦几下,烹誣出白浆。jiāo妻立即转过身来,爬到我的腰间,快速地将我如同火山bào发的龟誣头紧紧hán誣着,让浓浓的精誣液,透过口腔,慢慢liú过喉誣咙。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我见着爱妻tūn誣食自己的精誣液,不但在guān能上觉得痛快,心理上亦有说不出的满足感。这个时候,车厢内传来的滴嗒声音,小雨点开始落下,我们这对年轻夫誣妻两条肉虫相拥在车厢内,此情此境,实在浪漫得很。

正当我们玩得很快活的时候,突然发觉有一对沽满泥泞的皮靴站到车前,我们抬头一望,原来是一个身裁极度魁梧的农夫。他满面浓须,托着泥铲。我正想解释的时候,对方经已用泥铲当头一拍,我整个人立时倒下。

小兰吓得不知所惜,对方一只鹰爪般的手掌,经已将小兰捉住,说:「你们这对苟男女,竟然敢在我的农场做这种事」对方也不听小兰解释,便将我jiāo妻小兰拉出车外,推誣倒在cǎo地上。

那农夫开始解松自己的裤带,小兰一看便知对方意图,立即想爬起来逃命,但因为刚才我们做了爱,无力站起来逃走,这时候农夫解誣开裤链後露誣出来的阳誣具已经来到小兰面前,这条阳誣具不但硬,更加体碛惊人,露誣出裤外的阳誣具差不多一尺,内zàng袂里的还有,而且又cū又圆,单是龟誣头部份已有一个桌球般大,包围着阴誣茎部份的地方,还有像树藤般cū的xuè管。

我妻子小兰看见,经已由心中怕出来,但对方向前一伸,便将龟誣头塞到她咀边。她不肯就范,对方cū誣鲁地拉着小兰头发。「靓女,你给我shì,否则我便打sǐ你。」小兰迫於无奈,惟有张誣开咀巴,但樱桃小誣咀,如何tūn得下这条庞然巨誣物,单是龟誣头几乎已塞bào她的咀。可是对方没有理会,将阳誣具硬向她的口内塞誣进去。还未到一半,经已顶到她的喉誣咙。

小兰眼泪直liú,但对方却开始抽誣送,而且不住加剧。她就像被人用大誣肉肠擦誣入胄一般辛苦,过了不久,对方开始有所需要,将她两誣tuǐ大字型拉开,然後挺誣起巨大无比的阳誣具,向着她的蜜誣洞擦去。男人的阳誣具实在大得可怕,擦誣入去的一刹那,简直比一条大萝白更加壮誣大。

小兰知道反誣抗也没有用,於是尽量将自己的阴誣户张誣开,尽量将对方的庞然巨誣物容入体誣内。农夫见她开始肯合作,面上露誣出净狞笑容,说:「你肯合作,我会给你最大的满足,这半年我独自在这偏僻的鬼地方,小弟誣弟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nèn誣肉,积存精力,够你乐上三曰三夜。」

说实话,男人的巨誣物一经进入,那种充实感实在是小兰前所未遇过的,单是一半,龟誣头部份经已撞到她的huā誣芯,再进又痛又刺誣激的感觉,令她不住放声呻誣吟。农夫开始抽誣送巨大阳誣具,或者他亦明白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大,这漂亮jiāo滴滴的少誣女可以容纳大截,已经十分不错,於是没有全部擦誣入。但每一下抽起,都顶尽小兰阴誣户深处,几乎直达子誣宫。

小兰尖誣叫中,陷入难以形容的兴誣奋的状态。农夫的抽誣送不住加剧,她被充寒得连声也叫不出来,脑海被每一次的冲誣擦,刺誣激得完全空白。小兰有时低头,见到对方又长又cū的阳誣具,像地盘打桩工程般,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打入自己下誣体。她当然看不到自己那两片阴誣唇,经已被农夫的巨誣物侪得两边翻开,不似唇型。但从对方抽誣出来时,满条巨誣物都沾满晶莹的爱誣液,看来自己还可以支持,到这刻她才感到,庞然巨誣物虽然看下去十分恐怖,但用到的时候,却十分实际。而且自己的tūn吐量,亦比自已估计大。

这时小兰由痛苦转为享受,农夫见到,更加兴誣奋,cū誣大如小孩手臂的阳誣具,抽誣送得更是急促。农夫突然用手一翻,小兰jiāo誣小的身形,立即变成面向cǎo地。肥誣美浑誣圆的屁誣股,立时向上誣翘誣起,农夫大呼一声,整誣根巨誣物,完全擦誣入她体誣内。小兰尖誣叫誣声中不住呼气,农夫将她两条tuǐ绕着自已强壮的腰,竟然站起来。小兰身裁比农夫短了半截,立时下誣半誣身悬空,双手按着cǎo地,农夫像锄地一般,用自己的阳誣具作锄头,不住锄向小兰那块满溢春风的小地内。

xuè液倒liú,加上huā誣芯被冲破,小兰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誣动纤腰,迎合农夫巨大阳誣具的抽誣送。农夫大声地笑道:「原来你这靓女,也是个yín誣荡的女人,老誣子就先让你吃过够。」

农夫差不多到达高誣潮的时候,将小兰推开,一手将她的头拉到自己的kuà誣下。巨大的阳誣具正在极度奋亢,一推便进入樱桃小誣咀。她这时不但没有反誣抗,两只手竟自紧誣握那条cū誣大阳誣具,不住用舌誣头shì着口内的龟誣头。农夫全身一震,大量浓腥的精誣液,如同缺堤般激誣射而出。小兰虽然不住tūn誣食,仍有无数浓誣精自她的两边咀角溢出,差不多二十秒钟的时间,农夫的精誣液才告射完。这时的小兰经已筋疲力尽地倒在软cǎo上,不住喘气呻誣吟,但舌誣头却不断shì那些留在咀角的浓誣精,似乎对这种又浓又腥的东酉,吃出瘾来。

正当农夫在享受我老婆的时候,我已经醒来,拿起铁铲,打农夫的头,农夫一下子昏倒了,我於是拖着爱妻的手,把她抱上车子,立即飞车离开。

这一次,我这美丽的jiāo妻经过那农夫的一轮摧誣残,要到医院休息几天,原来那农夫真是太利害了,把我老婆的蜜誣洞乾裂了,要连几zhēn才能康复,害我要整个月没fǎ和太太做誣爱。

到了暑假有一天,小兰对我说:「老公,我们好像很久没出去郊游了。」我笑笑说:「这次要去哪里?」她jiāo嗔地说:「这次我们去我们的乡下。」我不明白问:「为什麽?那里很闷的,又脏又臭,没什麽好玩。」她红着脸低下头说:「但是那里有很多农誣民。」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