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男性健康问题去医院看什么科

男性健康问题去医院看什么科  

发布时间:2020-07-28

婚後老婆久未怀髒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医院检髒查一下,并让我先去,说是男的简单。我答应了。那年我31岁。


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选择在中午的时候过去,人少一点。到了医院的泌niào科,只有一个女医生,三十出头,168左右,较丰髒满。穿一件短袖白大褂,隐隐约约可见白sè的胸髒罩和深sè的三角内髒裤。衣领较低,第一颗扣子水平高髒耸着。从衣服上的字样看,是个外地来的进髒修生。


进门後,我问:「只有你一人吗?有没有男医生?」


「没有,都去午休了。怕难为情?」很豪放的口气。


这麽一来,我倒忸怩了,忙说:「没有,没有。」


「那就坐下吧!」


我只好在她桌旁坐下。


「什麽问题?性髒病?」


「不是不是,是不能怀髒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问题。」


「那简单,」她翻开病历:「问你几个问题,别怕难为情。我是医生,也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小孩。」她的态度很好,尽量想驱除我的顾虑,我有点喜欢她了。心想,这个女人不错。


「性髒生髒活正常吗?」她问。


「什麽样的叫正常?」



「好吧,这麽问,能正常勃髒起吗?」


说实话,我以前是勃髒起很快的,可能结婚久了,老婆的身髒体对我刺髒激不够,近来,经常要老婆用手搞几下才硬。


「怎麽,又不好意思了?没事,尽量实说,好吗?」她看我犹豫,问了我一句,我只好把实情相告。


「哦,有多久了?」


「一年了吧!」


「结婚多久了?」


「一年半。」


「这麽快就对老婆没兴趣了?」她开玩笑的说。


「没有啦!这样算是病吗?」


「不算,很多人都这样,最後能勃髒起,那不算阳痿,不过你的性要qiú可能不强烈。老婆没意见啊?」她在和我唠家常。


「可能有吧,有时候。」


「一周有几次?」


「不一定,大概一个月三、四次。」


「还算正常,一直这样吗?」


「结婚以前比较多,几乎每天,有时一天最多会有六次。」我有点放松了,语气也放肆了点。


「这麽厉害?」她有点不相信。


「我说的是最多的一次了。」


「嗯,现在勃髒起硬吗?」她扭髒动了一下髒身髒体。


「比以前差,要进去来几下才会硬一些。」我彻底放松了。


「时间长吗?」


「不停的话,十分钟左右。」


「射髒精强烈吗?」


「我老婆在上面把我套出来会强烈一些。」


「你喜欢这个姿髒势?这不容易怀髒孕,後入式会好一些。」


「我也喜欢。顺便问一下,女人喜欢後入式吗?」我趁机调髒戏。


「是吧!」她hán糊地回答,「你的性髒生髒活基本正常,做个精髒液检髒查吧!」说完,她俯下髒身,拿出一个白sè的瓶子。这时候,我通髒过衣领看见了她的里面,比较大,小弟髒弟似乎有点惷动。

02.jpg

「到隔壁房间去,nòng在里面。」她把瓶子递给我,指了指一道髒门。


「干什麽?」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把精髒液射髒到里面,用手髒yín的方fǎ,别告诉我不会。」


「哦,会的,不过……」


「不过什麽?」


「没什麽,在这个地方,大白天可能比较困难。」我说。


「放心吧,没人的,有困难再说。」


我心想,这是什麽意思?当时也没想下去,就进了屋。其实,里面很小,有一张医院检髒查用的床和一些不知名的检髒查用髒具。我放下瓶子,拉开裤子拉链,拿出小弟髒弟。它很软,很小,龟髒头被包髒皮包住。我开始撸动它,没什麽反应。



这时,听到门外的医生发出了一点响声,我突然觉得,这女的这麽开朗,又丰髒满,做髒爱应该不错的。想到这里,小弟髒弟有了动静,过一会儿,就大了。我闭上眼,想着医生,手使劲地来回撸动……


忽然,我想起了刚才她说的话:「有困难再说。」难道有困难她可以帮助?我决定试一下。我放开阴髒茎,让它软髒了下来,坐在检髒查台上休息。看了一下表,进来已经有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我故意把检髒查台nòng得很响,好让她听到。又过了五、六分钟,我放好小弟髒弟,但不拉拉链,开门走了出去。


「好了吗?」她问,脸有点红。


「没有,出不来。」


「怎麽会呢?那麽久了。」


「我也不知道,我很用髒力了,它就是不射髒精,皮都有点红了。」我故意tūntūn吐吐的说,显得有些害羞。


「好吧,我来帮你一下吧!」她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心里一阵激动,真的会帮我啊?口里却结结巴巴的说:「这……这……」


「进去吧!」她关上了大门,让我进入里间。


「楞着干吗?」她一边说,一边看了我的裆髒部一眼。我应了声,掏出阴髒茎,「不行,得把裤子拖髒下来。」说完,她转身去拿了一瓶东西和一个保险套。


她让我两髒tuǐ分开躺下,撕髒开保险套戴在她的右手食指上,打开瓶子,从里面倒了点液髒体出来。


「这是什麽?」


「石蜡油。躺好吧!」她走过来,用左手把阴髒囊拨上去,然後右手食指往我的钢髒门里伸:「别紧张,放松。」我努力放松,她伸了进去,大概有1厘米深。我平生第一次被人擦钢髒门,又是个丰髒满的年轻女性,感觉有种非常舒服的异样感觉,就叫了一声。


「痛吗?一会儿就好。」她手指继续进入,约有4-5厘米,然後用左手握住我的阴髒茎。这时候由於兴髒奋,阴髒茎已经胀髒得很大了。


「很硬嘛!」她说:「只是包髒皮长了点。」她试着往下翻开了包髒皮,鲜红的龟髒头就全在外面了。接着,她的右手轻轻的在钢髒门里动了起来。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男同髒性恋存在的性生理基础,其快髒感极其强烈,非常舒服,决不亚於擦髒入阴髒道。我又叫了一声。


「难受吗?」她问。


「不是,太舒服了。」我直接应了声。


「这叫前列腺按髒摩,很多人故意会来要qiú做。」


我突然感觉有些忍不住,阴髒茎跳了一下,「如果要出来了,你讲一下。」她说。


「好的。」一会儿後,「嗯……我想要来了。」我说,她放开我的阴髒茎,拿过空瓶对着我的龟髒头,右手继续按髒摩着前列腺,同时说:「自己动一下吧!」我用右手使劲撸髒着阴髒茎,她眼睛盯着,看我手髒yín,这种感觉真的太刺髒激了!



突然,精髒液以超过我以往任何一次的力度强烈地烹了出来,在她的手上也留下了一点,并且,阴髒茎连续跳动了十几下。这一刻,我觉得我像神仙。


「好了。」她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起身,说了声谢谢。她问:「谢什麽?」我说:「这是我这辈子最愉快的一次射髒精。」


(二)


「你三天後来取报告。」


「我还想找你看,你什麽时候在?」由於太过美好的经历,使得我想和她搞好关系。


「一周後吧,那天我值班。」


看得出,她对我没有反感。何况,她是一个外地人,应该会愿意在这个城市交个朋友的。我所处的阶层也不错,我充满了自信。


一周後,我在同一时间又到了医院。到诊室门口一看,她正在看病,是一个男病人。


我打了个招呼:「你好,医生。」


「哎,你等一会吧!」她认出是我。


我在旁边坐下,看着他们。


一会儿工夫,病人说了声谢谢後就走了。我过去说:「我来拿报告。」


她翻出一张报告,看了一下,说:「是你的问题了,你的精髒子活力不足。」


「有什麽办fǎ吗?」


「比较困难,主要看运气了。同时注意保养一下髒身髒体,调整一下节奏。」


「调整什麽节奏?」


「性髒生髒活的频率。你以为是什麽?」她笑着回答:「尽量少一点,同时选择在你爱人最容易怀髒孕的时候进行,注意一下髒体髒位。」


「什麽样的体髒位比较好?」


「还是後入吧!完了以後让你爱人再多跪一会。」她又有点脸红,我喜欢。


「好的,谢谢医生,我以後再来看你。」


「不行了,我一个月後就要回去了。」


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她来自一个县医院,一个月後进髒修就结束了。我决定抓紧时间:「今髒晚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为什麽?」


「你帮了我,况且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吧!这样,我2点下班,要不我们去喝髒茶吧!」她比较shuǎng髒快,同时提了个建议。


「好的,那2点30分我在春天茶室门口等你好吗?」约好以後,我就起身先走了。


2点,我到了茶室,这个时间段人比较少。我挑了个僻静的包房,要了壶wū龙。2点25分,下楼去接她,刚好,她到了,穿一件白底细huā的无袖长裙,很有味道。


寒暄一番後上楼坐定。这个包间不大,约可容纳四人,凳子是火车椅式的,有沙发垫,我和她面对面坐下,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以拉近距离,在此就不赘言。



半个小时後,我们已经很融洽了,几乎无话不说。她是一个大方的人,生了一双丹凤眼,这种眼睛的人容易搞。


「你来了一年,只回去过一次,你老公没意见吗?」我开始试探。


「有啊!他来过很多次,他有车,反正路也不远。」


「他来干吗呢?」


「你说能干吗?」


「他要qiú强烈吗?」


「可以说,非常强烈,每次一到就要来一下,到晚上还要有。」她笑着说,脸上写着幸福。


「那你呢?」


「我还好,比较被动,但容易被他激起兴趣。」


「你不在,他怎麽办?找其他女人?」我问。


「应该不会,他很老实,不像你那麽会说。他会自己解决。」


「你是说手髒yín?」我故意选择这样的用语。


「是的,他会告诉我,我也知道他有这个爱好,我在家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


「我也喜欢。很怪,男人都这样。不过,上次你给我检髒查的时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我觉得我有时候比较变髒态。」


「为什麽这麽说?」她问。


「我喜欢手髒yín,还喜欢当着其他女人的面前手髒yín,也喜欢女人帮我手髒yín。我觉得有人看着我,我很兴髒奋。」我一边说,一边将一只手放在裆髒部揉了几下。


「你不会又想了吧?」


「是的,你介意吗?」我边说边拿出了阴髒茎,它已经胀髒大了。


「在这里你也敢啊?」她看着我套髒nòng自己的阴髒茎,以颇有兴趣的口气说。


「没事,服髒务员不会来的,这家店的老板酿与我很熟。」我使劲地套髒nòng着,「你来帮我好吗?像上次一样。」说着我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勃髒起的阴髒茎对着她的脸。


她盯着我的阴髒茎:「其实,你的挺大的。不过像上次那样可不行,只能搞前面。」说完,她用说握住我的阴髒茎。很烫的手,很舒服。


她翻下我的包髒皮,职业性地检髒查着,很认真。「不错,挺乾净的,不过有一点味道。」说完,她用餐巾纸蘸了点茶水,仔细地清理着我的龟髒头。完了以後又用鼻子闻了闻,对我说:「你坐下吧,我来nòng。」


我在她身边坐下,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前,问:「可以吗?」她点了点头。我从领口处伸了进去,mā髒的,真大!真软!rǔ髒头很硬、很大。我使劲地cuō髒揉髒着,全身有幸福感。她的手wēn柔地帮我手髒yín着,我们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把手伸到了她髒的髒下髒面,感觉她的大髒tuǐ髒根髒部已经湿髒了。「等一会。」她用手挡了我一下,接着,她除下了内髒裤放在一边,站起身,拿了块湿máo巾擦自己的阴髒部,「我刚解过小髒便。」她解释道。



我趁机撩髒起她的裙子看她:「真的不错!」她的屁髒股很大,很翘;阴髒máo较多且密,有些硬;小阴髒唇薄薄的,从阴髒máo中露髒出一大半;肚子上没有huā纹,也不松髒弛,稍有些鼓。


「我是不是很胖?」


「不,很好,我喜欢女人有些肉髒感的。」


她坐了下来,手握我的阴髒茎:「其实,我喜欢给男人手髒yín。」


「你自己有手髒yín吗?」


「有时。」


「用工具吗?」


「大部份情况下不用。但有一阵我有点疯狂,试过很多东西。大学时候,不懂事,乱来的。我喜欢性髒爱,大学时几乎天天和男朋友做髒爱。」


我听了很激动,两个手指擦髒进了她的阴髒道,使劲抽髒擦,她liú了很多水。她的阴髒道弹髒性很好,一个手指和两个手指的感觉差不多。


「我喜欢你nòng我。」她的头趴在我的阴髒茎旁,低声说道。


我来了兴趣,这是一个敢於尝试的女人。我放开她,让她躺下,分开她的双髒tuǐ,tiǎn髒了一下她的阴髒部,她抖了一下。「试试杯子怎麽样?」说完,我拿起一个小茶杯,在她湿髒润的阴髒道中缓慢地塞了进去。她的阴髒道收缩着,很是好看。


「我坐到你身上来吧!」她要qiú着。她背对着我,用手扶着我的阴髒茎,缓缓的坐了下来。屁髒股真的很大,又白,我的阴髒茎更硬了。


她上下不断地套髒nòng,我在後面欣赏她的大屁髒股。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服髒务员问道:「要加水吗?」我把门拉开一条缝,说:「不要。」


「有什麽需要你可以按铃。」服髒务员显然看到了什麽,立即走开了。


曝光的风险刺髒激了我们,我们两人像畜髒生一样搞着。她liú了很多yín髒水,滑滑的,我用手指沾了一点,tǒng向她的屁髒眼,慢慢地伸了进去。


「舒服吗?」我问。


「很刺髒激。」


鼓励之下,我伸进了大部份的手指,并动了起来,她快乐地呻咛着。服髒务员又走了过来:「你们轻声点。」


这是一家不错的茶市,晚上有小髒姐。我一转念,趁机拉开了房门,让服髒务员彻底看清楚我们:「对不起,我要两块湿巾,再加点水。」服髒务员红着脸走了。过了一会,老板酿走了过来,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手里拿着我要的东西,说:「你们轻声点,楼下都听到了。」


我来过这里几次,她帮我拉过皮条,很熟。「她是我朋友,没关系的。」我指指女医生说。


「你好福气,你的女朋友很性髒感。」老板酿笑眯眯的说,看着我们做髒爱。


过了十分钟左右,龟髒头开始感到酥髒酥髒麻麻的,「我要射髒了!」我嚷着。


「等一下。」她把屁髒股挪开,让阴髒茎从bī里拖出来,然後用手来套撸我的阴髒茎,我也把手伸进了她的阴髒道。「你们可真会搞。」老板酿看着我们手髒yín。


「我要高髒潮了……」女医生有些狂乱髒了,她放开我的阴髒茎,站在我面前用手使劲地cuō自己的阴髒蒂,随後叫了一声,全身痉髒挛,倒在了我的身上。我使劲地套髒动着基髒巴,也在两个女人的注视下烹了出来。


(三)


茶室的经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这个女人是个真正的女人,她本体愿望强烈,喜欢尝试,兴趣来的时候什麽都可以。我nòng不清她还有什麽令我感兴趣、使我热xuè沸腾的内容。人在正常的生活以外有一些令人激动的事,是一种幸福。好sè,是我生活的原动力;尝鲜令我始终热爱生活,在正常的性髒生髒活以外加入一些稍微有点变髒态的内容,总能让我心神荡漾。


我要把握好剩下的一个月。


不久,我接到她的电髒话,让我请她吃晚饭。我想,我懂她的意思。


晚饭地点选择在一个火锅店。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坐好了,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女人。


「你好。」我故作姿态的打着招呼。


「嗨!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老家的好朋友,阿楚,阿环,下午刚到,我请她们一起来吃饭,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你们好!」


「我们不好,没你好。」阿楚说完咯咯大笑,笑声暧昧。


我仔细地打量她们俩。阿楚,约1米68的样子,圆脸,皮肤白髒皙、胸髒部丰髒满、面容较好,和善;阿环,身材苗条,长相可以用美丽来形容,令人一看就喜欢,好像不爱说话。总之,是两个尤物。


「你们是好朋友,好到什麽程度啊?」我问。


「李朝的事,我们都知道,我们的事李朝也都知道,你说好到什麽程度?」阿楚笑眯眯的应道。女医生叫李朝。


「真的吗?」我问李朝。她说:「是的,都知道了。」居然还加了个了字。我有点不好意思,「你别不好意思。」阿楚安慰我。


「嗨!我碰到了三个豪放女。来,敬三位一杯。」


「酒我喝了,但我可不是什麽豪放女,她们俩是。」阿楚分辩着。


有女相傍,酒还是喝得很愉快的。到晚上9点左右,我们已经聊得像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了。


「我们走吧!」酒足饭饱後,我提议。


「好的,也差不多了。到我那儿去坐坐吧?」李朝邀请我,她自己租了个小套。


我说:「好的。那她们呢?」


「她们住我那儿。」我很开心,我喜欢和她们聊天。


到了李朝的住处,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我旁边是阿楚,阿楚边上是阿环,李朝单独坐一个单人沙发。


大家都有了点酒意,说话就容易了。


「嗳,你们说知道各人的全部,都有些什麽啊?」


「什麽都有,包括茶室的故事。」阿环笑着说。


「听说你很厉害的,是不是?」阿楚拍着我的肩膀说。


「没有啦!李朝,你说了什麽啊?」


「她们问我有什麽故事,我就都说了。」


「我要上厕所,嘘嘘。」阿环站起身,扭向厕所。我突然发现,她的身段极诱人,从比例上看,屁髒股大得惊人,同时又很翘。我不由自主的mō了一下基髒巴。


「喂,李朝,他看了看阿环的背影就有兴趣了!」阿楚在边上起哄。


「真的吗,想要?」李朝问。


「你把他带到房间里吧,他要憋坏的。」阿楚说。


「我要憋坏了,就强髒jiān你。」我趁机mō了一把阿楚的胸髒部。「李朝,我们进去,谗sǐ她们。」我起身去拉李朝。


「到哪里去?就在这里吧,我们好姐妹也可以看看。」阿环走了出来,边走边整理裙子。


我狐疑的看了看她们:「你们是不是同髒性恋啊?」


「哈哈哈……」她们笑作一团,互相看看了几眼。


「李朝,上啊!」阿楚叫着。说完,阿楚和阿环拉着李朝推到我的身上,我赶紧抱住,嘴里说道:「你们别这样。」她们大笑。


「好了,开开玩笑的。」阿楚说:「热sǐ了,我去洗个澡。」


「你们坐会,我到我朋友那儿去一下,等下回来。」阿环说。


阿楚站起来走向卫生间,哼着小调,扭着屁髒股,同时还拖髒去了上衣,回过头朝我一笑,用一种故意髒yín髒荡的姿髒势和口气问我:「怎麽样?」


说实话,真的很好,但我却故意说:「没什麽啊,看不到东西,有种你把裤子拖了。」


「想看我屁髒股?没问题。」这个sāo髒货真的把裤子给拖了,我髒cāo,背对着我,屁髒股又大又圆,她哈哈一笑,也不转身,进了卫生间。


我半天没缓过劲来,问李朝:「她怎麽这样?」


「没什麽啦!你和我有过,她知道的,我们仨真的不避忌。你要喜欢,只要她愿意,你可以和她来的。」


我目瞪口dāi,情绪激动,伸手揽过李朝,去mō她的大胸。


「我把衣服拖了吧,反正在家里。」李朝站起身,在我面前拖衣服,一髒丝髒不髒挂。完了後,拿起衣服走向卧室:「我把它放好。」


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边走边问我:「喝水吗?」


「好的。」


她弯身取水,rǔ髒房低垂,肥髒tún高翘。


「你热的话,也拖了吧!」


我想着里面的阿楚,指了指卫生间。「没事,她见得多了。一会出来她肯定没穿,我们在家老喜欢光着身髒子,xí惯了,无jū无束的舒服。」她把水递给我,帮我解髒开衣扣,完了,把我的衣服也拿到里间。


我光着身髒体,阴髒茎勃髒起,看着她赤髒倮倮的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电视上正放着小甜甜的演唱会片断,这是我喜欢的歌星,我对着她打过很多次飞机。其实,意髒yín的感觉也很好。


我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阴髒茎上,抚髒nòng着。阿楚的脖子以下很像小甜甜,我心里想着她的屁髒股,手髒yín就有了点快乐。


後背感觉到有个柔髒软的物体,李朝在我身後抱住了我,同时用一只手来mō髒我的基基:「那麽大了。我在家倮髒体的时候,我老公也这样,他的比你还大呢!我经常有高髒潮,他对我真的很好。」


「那你还和我乱搞?」我有点酸。


「这是两码事,他知道也不会生气。我这一辈子会对他好,不会和他离髒婚,但我需要快乐。」她cuō髒着我的阴髒茎:「我老公的阴髒茎没包髒皮,硬的时候挺好看,特别是射髒精的时候,一跳一跳的,突然有东西烹髒出来,太有髒意思了,我经常让他当我的面射髒精,好在他也喜欢。」


「那你老公不是很惨?」


「不会啦!他是个工髒人,开车的,身髒体很棒;我是个大学髒生,长得也不错,你想,一个工髒人对着一个美丽的、有文化的女性性髒交射髒精,精神上的满足度有多大?我一发髒sāo,让他干什麽都可以,你说是不是?」


我没回答,反手去mō她的屁髒股,肥髒大得令人向往。我转过身,与她正面相对端详着她的一切。rǔ髒房肥髒大,有点下垂,但真髒实;腹部稍鼓;阴髒máo浓髒密,漆黑,大髒tuǐ圆髒润,整体皮肤白髒皙,一切的一切,充满了肉慾。


我是一个喜欢大屁髒股的人,我享受阴髒茎和柔髒软的肥髒tún接髒触摩擦的感觉。於是我转向她的背後,从後面抱住她,阴髒茎顶着tún髒沟,双手轻轻地抚髒mō她的rǔ髒房和阴髒部。我用手拨着阴髒máo,慢慢地滑髒向她的阴髒道口,有点潮髒湿,没liú水,我用两根手指轻轻的伸了进去,缓慢的搅动着,她哼了一声,我的手指感觉到了湿髒滑。她转过头来wěn我,我们接着wěn,她的阴髒道更湿髒了。


「我们坐下吧?」她建议。


「好的。」


我先坐了下去,她还是背对我,分开了两髒tuǐ,扶着我的阴髒茎,对了对位置,慢慢地沉下了她的屁髒股。阴髒道已经湿髒润了,进去比较顺畅,她把屁髒股上下左右动了几下,以便让阴髒茎处於一个合适的位置,最後,完全坐下。


「我喜欢让男人的阴髒茎擦着的感觉,这样坐着聊天、看电视都很好,有多方面的享受。」


「我也喜欢。」


她扭了几下屁髒股,让我感觉到一些冲动。


「男人的东西在我里面,我觉得充实。」


我没说什麽,心里愉快。


「你可以看着小甜甜,我来动,想像是在和她做髒爱。」她上下套髒动起来。


那一会,我真的以为是小甜甜的大屁髒股在套我的阴髒茎,而我手中niē着的是小甜甜的豪髒rǔ。我有点想射,赶紧在她的rǔ髒房上使了使劲。


她停了下来:「刺髒激吗?休息一会儿吧!」真的很善解人意。


「好的。」我也不想太早射髒出。


我们就这麽擦着聊天,不时地她动一下屁髒股,我niē一下她的rǔ髒房和阴髒蒂,大家都乐在其中。


「吱」的一声,「热sǐ了,」阿楚从卫生间湿髒漉髒漉地冲了出来,手拿浴巾,擦着身髒子。「外面好舒服。」她边说,边擦着rǔ髒房走向我们。「你们倒真的很享受啊!」看见我们擦着的样子,她不以为然的说了句,站在了我俩的面前,弯了弯膝盖,擦着阴髒部的水。


李朝站了起来,拍了一下她的屁髒股:「那我去受苦吧!」走向卫生间。


我的阴髒茎完全bào髒露在阿楚的眼前,「不错嘛!」阿楚在我身边坐下,用手niē了一下我的阴髒茎:「挺硬的,还没射吧?李朝走了,自己搞定吧!」说完大笑,rǔ髒房乱颤。


我轻髒抚阴髒茎,侧身相望。这婆酿有点年纪了,约36左右吧,脸上笑起来有明显的皱纹,rǔ髒房巨大,下垂也明显,从身髒体全面看,非常成熟。问题是,这具成熟的女髒体,却勾起我强烈的慾望。


「看什麽?想髒cāo髒我?我可没什麽兴趣。」


「你不喜欢做髒爱?」我有点吃不准。


「这要看心情的。你以为我当着你的面光着身髒体就是要做髒爱啊?」她用浴巾继续擦着头发,rǔ髒房晃来晃去。


「怎麽样才会有兴趣呢?」我mō髒着自己的阴髒茎问道,电视上的布兰妮正在踢tuǐ、扭髒tún。我加快了动作。


「你好无聊哦!当我的面手髒yín。」


「第一,我喜欢;第二,你身上肉多,性髒感;第三,你看着,我刺髒激。」我简明扼要的回答。


「变髒态!」


「不是变髒态,这是另一种感觉。不信你试试当我的面手髒yín有什麽感觉?」我挑髒逗着。


「你以为我没试过?看好了。」她放下浴巾,将一只tuǐ搁在沙发上,往阴髒道里伸进了两个手指,快速的动了起来:「怎麽样?看着过瘾吗?」


「不错。」我也加快了频率,精髒液呼之欲出。


「开门!」门外传来了阿环的叫髒声。


「你去开。」阿楚说道。


我拿起她的浴巾挡着下髒身,走过去开门。


阿环翩然而入,「有没有搞错?都这样了,你还挡什麽挡!」她拉掉了我的浴巾:「阿楚,你怎麽没有点新意?还是喜欢当着别人的面自髒mō。」


他髒mā髒的,原来是她引髒诱我。


「我喜欢,刚巧,他也喜欢,我们就一起切磋罗!」她毫无停息的意思,神情专注,双眼liú离。


「要来了?」阿环问她。


「别吵。快了。」


「喔……」一声长叫,阿楚倒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喘着气,手指还放在阴髒道里。


「真是羡慕你,经常可以自己达到高髒潮。」阿环拿出一支冰gùntiǎn髒着。


「怎麽了?这麽吵!阿环,你回来了?」李朝光着身走了出来。


「苟男女在手髒yín呢!阿楚又高髒潮了。」


我实在有点忍不住,拉过李朝说:「来一下吧!」就去擦髒她的阴髒道。


「别这样,你用阿楚的吧,我刚洗乾净。阿楚,帮个忙吧!」她把我推向阿楚。


「无所谓,来吧,借你用一下。」


阿楚的姿髒势没变,阴髒部大张着,我跪在沙发前,轻易的就进去了。我使劲地动着,她的阴髒道有些松,但却很滑髒shuǎng,我觉得很愉快。


李朝和阿环笑着看我乱动,阿环隔着裤子在mō自己的阴髒部,李朝在我屁髒股上推了几下:「加油!」随即坐到阿楚的身边,去mō她的rǔ髒房。


我使劲地抽髒动着,快要射的时候说了声:「来了。」这时,阿环叫道:「慢点!」随即把我从阿楚的身髒体里拉出来,用手握住我的阴髒茎:「我来,我来。」她用手使劲地套髒nòng着我的阴髒茎,并把龟髒头对准阿楚的胸髒部:「射在她身上。」


终於,在阿环的小手下,我临界了,我将手伸进阿环的裤子,niē住阿环的屁髒股、mō髒着她的阴髒máo,同时将手指伸进阿环的阴髒道一阵乱chuō,阴髒茎在阿环的手上跳了几跳,对着三人射髒了出来。


「好多啊!」阿环满脸兴髒奋,手不停地套髒动着。


我精疲力竭,倒在阿楚的肥体上,脑子里想着:『被女人强髒jiān真好。』


「阿环,你nòng得我一身都是,我没力气了,帮我洗洗。」


「好的。」阿环拖着裤子应了声。我把头枕在李朝的rǔ髒房上欣赏着。


(四)


***********************************


首先感谢各位的捧场,使我有激髒情继续写下去,希望喜欢;第二,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以便故事情节更加完善;第三,zhēn对有些朋友的怀疑,本人qianjin在此再次申明,此系列绝对是我的原创,现第一时间发表在海岸线,如各位在其它论坛看见,可以根据时间来判断真伪,如不是我的签髒名,就是盗版,他一定比海岸迟。


用下髒半髒身思考,其实也很辛苦,请各位多多少少对我的不完善处给予宽容。***********************************


李朝的肚子很柔髒软,射髒精以後我侧身躺在上面,她的双髒rǔ刚好悬搭在我的脸上,感觉很香髒艳和舒适。她刚洗完澡,身上有一股香味,我脸的下方刚好是她的阴髒máo,蓬蓬松松,不时撩着我的脸颊,让我充份感受女性倮髒体的质感和诱髒惑。射髒精以後的阴髒茎是弱小的,斜歪着,有气无力,李朝wēn柔地niē髒揉髒着它,满脸爱恋。


「你的东西很好玩,大小相差那麽多,大概有五倍吧?」她用手指比划了一下。软髒了的阴髒茎,包髒皮显得特别长,她俯下髒身髒体,仔细的把包髒皮翻了下来:「龟髒头很红啊,痛吗?」她用食指轻轻的碰着niào髒道口,又用另外一只手niē着龟髒头,使得niào髒道口张髒开:「很nèn,很好看,和我老公的不一样。」


「你经常这样看这东西吗?」我问。


「是啊!我是医生嘛!」


「那和你老公的有什麽不同?」


「我老公没有包髒皮,他的龟髒头是黑的;而你的很红,像小孩的一样。」


「哪个比较好?」我mō髒着她的阴髒唇问。她的阴髒唇有些大,我拉扯着。


「都好。」她扭了扭屁髒股:「他的阴髒茎很黑,软的时候也很大,不过硬髒起来也长不了多少,比你的硬一些。他擦髒我的时候可以不用手帮忙的,可以腾出手来mō髒我其它地方,只是有时侯会把我的阴髒唇带到阴髒道里去,那就会有点痛。」她一边说,一边mō,我的小弟髒弟有了点反应。


「那我的岂不是不太好?」


「没有啦!包髒皮长的阴髒茎,任何时候擦髒进来都可以很好的工作,又不会痛。你要知道,女的在没擦髒入之前并不是总会湿的,这样就不太滑,这时有了包髒皮做滑垫就会很舒服。所以做髒爱时阴髒茎有包髒皮对女的还是好的,只不过要洗乾净。」她的手轻轻地niē着我的睾髒丸,阴髒茎有些硬了。


「你要把我nòng硬吗?」我在她的阴髒道里伸进两个手指搅拌着。


「你吃得消吗?」她笑道。


「你要想的话,我就吃得消。」我试图伸进三根手指,但有点困难。


「那我帮你tiǎntiǎn,你玩我的下面,我喜欢你伸进去的同时再nòng我的阴髒蒂,钢髒门也可以。」她在指导我,同时把我的头放在沙发上,用69的姿髒势一只脚放在地上髒翘着大屁髒股趴在我身上,她的嘴hán髒住了我的阴髒茎,手mō髒着我的钢髒门边缘。


这给人的刺髒激很强烈,我感觉阴髒茎在她的嘴里明显膨髒胀了,龟髒头有点痛。她从嘴里拿出阴髒茎,翻下包髒皮,用舌髒头尖tiǎn髒着niào髒道口和冠状沟,痛感减轻了些,取代的是快髒感。她嘴里轻轻的哼着。


由於hán髒着阴髒茎的缘故,她髒的髒下髒面明显湿髒了许多,我再次试图伸进三个手指,很顺利地进去了,手指边缘感觉到了阴髒道的紧张,这女人的阴髒道弹髒性真的很好。我拉开了一点距离,欣赏着她翘髒起的大tún,像个满月,雪白,极漂亮。我忍不住去wěn她的肥髒tún,触感柔髒软而有弹髒性。


这时,她用一只手mō了一下自己的钢髒门,我明白她的意思,将头靠近,伸出舌髒头去髒tiǎn。她的钢髒门很紧,菊髒huā状,乾净无味。当我的舌髒头触及的时候,她的钢髒门迅速地收缩了几下。我拍了一下她的屁髒股,使劲地tiǎn髒了几下,她叫了,阴髒道里水liú成溪。


「来擦髒我吧!」她从我身上爬下,躺在地上,举起双髒tuǐ等待着。这个姿髒势很是yín髒荡,我没有马上上去,而是在一边欣赏。


「快点!」她催我。


「慢慢来,让我看看。」她的阴髒máo已经湿髒透了,黏在一起,整个bī散发着春意。这是一个sāo髒髒bī,我心里想着,顺手拿过一个可乐瓶,将小头塞了进去。


「什麽东西?我要你的X。」她叫了一声,讲着cū口。


「先试试这个可以吗?」我wēn柔地问她:「我想玩一下你的bī。」


「好吧!」她有些无奈。


我用可乐瓶小头抽髒擦了几下,拿出来换了另一头,问:「瓶底进得去吗?」


「你试试吧,应该可以,只是小心点。」


我用手分开阴髒道口,旋转着可乐瓶,慢慢地,它真的进去了。


「感觉怎麽样?」


「很涨,有点太硬了,不过还可以。」


「以前你试过吗?」


「没有,阿楚给我放过一个橘子,那比较软一点。」她回答。


「你和阿楚居然玩这个!」


「谁在说我?」这时阿楚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还是倮髒体的,双髒rǔ晃来晃去。「你们又开始啦,你身髒体不错哦!」她走到我跟前,拉过我的头,在她的阴髒máo上摩擦了几下。


「一起来吗?」我问。


「你玩你的可乐瓶吧!李朝喜欢的,我看电视。」她坐在我边上两髒tuǐ大开,阴髒máo浓髒密的阴髒部很是肥厚。


「哇!又来了。」阿环也倮髒着身髒体走了出来。她的身髒体和容貌我最喜欢了,身材匀称,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肥肉,阴髒máo稀少,隐隐可见略微有点外翻的大阴髒唇。我一见她的倮髒体,顿时就极兴髒奋,拿出李朝bī里的可乐瓶就趴了上去,李朝赶紧用手将我的阴髒茎塞髒进了她的bī里,扭起了身髒体,我上下快速的抽髒动着。


「阿环,来,坐我边上,我们看电视。」阿楚招呼着阿环。阿环坐了下来,两髒tuǐ盘着。


我和李朝在她们前面运髒动着,不时调换着姿髒势。


「你们俩别乱动好吗?影响我们看电视。」阿楚叫道。


「那就看我们好了。」李朝嘴里乱哼,yín髒荡的说着。


「有什麽好看的,还不如自髒mō呢!阿环,你来mō髒我好不好?」阿楚拉过阿环的手放在自己的阴髒部。


「我们自己mō自己吧!」阿环眼睛盯着我和李朝的交汇处,抽回了手,放在自己的阴髒部揉了起来。


「还好姐妹呢,自己mō就自己mō。」阿楚将两只脚都放到沙发上,半蹲着,眼睛看着自己的阴髒部,用手分开阴髒唇研究了起来:「我的bī怎麽这麽黑啊?」


「你玩太多了。」阿环搭着腔:「成天自己搞自己。」


「真的,阿环,我现在不知怎麽回事,就喜欢手髒yín,上星期曰我在家搞了四次,老公回来cāo了我一次後,在他面前我又自髒mō了一次,完了後,看看阴髒蒂都红了。李朝,你是医生,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


李朝翻过身髒体坐在我身上,上下套髒动,一边也拿出一只手自髒mō自己的阴髒蒂:「应该没病的,你是到了这个年纪了。上次你给我nòng了以後,最近我也喜欢边做髒爱边手髒yín,特别舒服。」李朝使劲地扭着屁髒股,揉髒着阴髒蒂。


「那就好。」阿楚说着,拿起了李朝用过的可乐瓶往bī里塞。


「你怎麽什麽都往里塞啊,不难过啊?」阿环停止了自髒mō说道。


「你没试过不懂的。」阿楚应着,可乐瓶的底部已塞髒进了有两厘米。


阿环侧身看着阿楚的阴髒部:口子大张阴髒道口紧绷,「你不痛啊?真变髒态。」


「人各有志,阿环别管她了。」李朝喘着气说:「阿环,好舒服哦!阿环,哦……哦……」


「你叫我髒干嘛?你叫你底下的呀!」阿环站了起来扭着身髒体走向厨房:「我去拿冰棒。」她的背影阿娜多髒姿,屁髒股的扭髒动幅度故意大了很多,配上柳腰的摆髒动,我突然有点忍不住的感觉,赶紧髒抓了一下李朝的肥屁髒股。李朝停止了扭髒动屁髒股,但继续cuō髒着自己的阴髒蒂问我:「怎麽样,忍不住了吗?我不动,我不动。」


「换个姿髒势吧,我歇会。」


「好的。」李朝从我阴髒茎上退出,拔髒出时,带出了淋漓的yín髒水。


我坐回到沙发上,让李朝背对我坐了上来,mō她髒的髒nǎi。


李朝继续mō她的阴髒蒂,「你别动,忍一会儿,我自己来。」她用mō阴髒蒂的手指慢慢地伸进自己的阴髒道,指腹朝上,mō索着。我的阴髒茎在这种情况下很紧。


「哦……哦……我要来了……」李朝大概手指触到了G点,极其兴髒奋,随着「啊」的一声,我的阴髒茎感觉到她的阴髒道剧烈收缩,她大髒tuǐ紧绷,全身僵硬。


「李朝来高髒潮了,你快擦髒她!」阿楚乱叫,bī里的可乐瓶加快了抽髒送频率。


「不行了……」李朝瘫倒在我身上。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她高髒潮的样子,虽然她有手髒yín,但却也有我的功劳。我感到有些满足。


「搞定啦?」阿环走了过来,阴髒máo在我面前飘动。「你还没射啊?第二次是要长时间一点。你来吧,喜欢我摆什麽姿髒势?要不我把你nòng出来?」李朝问我。


「你跪着吧!」我的阴髒茎感觉到她的阴髒道已经松了下来,跪着会紧一点。


我在李朝的後面努力着,阿环站着看我们,阴髒máo还在我的眼前飘着;阿楚的大黑bī随着可乐瓶耸髒动,空气中弥漫着阴髒道的味道,眼前的香髒艳无fǎ尽述。我感觉充满了活力,阴髒茎似乎比平时硬了许多也cū髒长了许多,性髒交的美好滋味在这时得到了充份的体现。


阿环对我是有xī引力的,我喜欢看女人的屁髒股。我对阿环说:「阿环,你能不能转过身髒体,让我看你的屁髒股?」


「我的屁髒股好看吗?要不要看我的小bībī?」她曲膝用手扳了下髒阴髒部,红红的在我眼前一闪,我的阴髒茎紧动了几下。


「你自髒mō髒我看好吗?」我要qiú。


「我又不是阿楚,自髒mō狂。我不要,要不你来nòng我吧!看你们搞了半天,我也有些兴动了。」她建议。


「可以吗?」我问李朝。


「去吧,反正我也xiè过一次了,我歇会。」李朝不在意的说。


我拔了出来,走向阿环,抱起她的一条tuǐ站着就往里擦。


「等等,先洗一下,都是李朝的东西。」她拖着我走向卫生间,我只有强忍着跟了进去。


她打开莲蓬头,试了一下水wēn,就拿过来对着我的弟髒弟冲了起来,一边还用手帮我cuō洗着。我抱着她的脖子,mō髒着她的阴髒户,心里感叹着人生。


阿环是美丽的,这种美丽使得我被李朝和阿楚所激起的肉慾减少了很多。就好比瞟髒技,你对一个基的满意程度大体是因为她的肉髒体,比如rǔ髒房和屁髒股,这没错,但你决不会喜欢上她。而阿环给我的感觉是我可能会爱上她,这令我有人的感觉。


阿环在用肥皂洗我的阴髒茎,我mō髒着她的身髒体,想把手放进她的阴髒道,但又怕冒犯了她。


「你的东西很硬,很大,比我以前nòng过的都强。」阿环的话把我拉了回来。


「你有很多男朋友吗?」


「没有啦!除了老公外,只有三个。」


「李朝说她老公的比我大,我还以为我的算小的呢!」


「她老公的是很大,也很黑。」


「你见过?」我有点惊诧。


「见过,有一次在她家,还有阿楚。但我没试,阿楚试了,後来还老说要再试。」


「李朝可够放髒荡的。」


「其实李朝人挺好的,她老公没什麽文化,我有点看不起,所以没兴趣。李朝对她老公还真的不错,她只是生完小孩後性慾有些强,我们仨在一起的时候,她老和阿楚互相玩,还要我在边上看。」


「你们经常三个人和男的玩吗?」


「怎麽可能啦?就一次,还是和李朝的老公,我都不算参加者。她老公当时特别想上我,我可没兴趣。不过我在旁边看着,她老公显得特别勇猛,把阿楚都nòng洒了。」说完她忍不住笑了。


我心里很开心,这意味着她愿意和我性髒交,至少是接受了我。我揽过她的头和她接髒wěn,她脖子僵硬了一下,接受了,闭着眼睛,很陶醉。


「你来tiǎntiǎn髒我好吗?我从没试过。就在这里吧!」

05.jpg

「好的。」我怎麽可能说不好的呢?


她把我冲乾净,用手不停地玩着:「我喜欢玩这个,还喜欢看它射髒出来。这点李朝和我一样,上次她让她老公在我们三个面前手髒yín呢!」她又红了红脸。


「你把tuǐ分开。」我把她抱上洗脸台,分开她的tuǐ,看了起来。她的阴髒户特别nèn,阴髒唇是粉红sè的,我忍不住先qīn了一次。「你没生过小孩?」我问。


「没有,做髒爱也不多。我老公不行的,奇怪的是我也没很大兴趣。你是个例外,可能是被她们俩激发的。哦……哦……」


我把舌髒头伸进了她的阴髒道,尽管舌髒头很酸,但我还是努力地搅动着,因为她的「哦」声说明了她的喜欢。我又去髒tiǎn她的阴髒蒂,每一次都令她一激灵。这是个敏髒感的女人。


「你进来吧!」她mō髒着我的头说。


我抬起头,只见她双眼迷离、面颊粉红,非常的可爱。我擦了进去,随即抱起了她,下髒身使劲。


「我们出去吧?」


「随你。」


我擦着她的bī,抱着她走了出去,厅里的女人欢呼了一声:「阿环,终於被我们看见你做了。」我相信,阿环在里面和我说了真话。


我将阿环放在沙发上,将她的双髒tuǐ搁在我肩上,带着对阿环的爱怜,对着她粉红的私髒处奋进。身边的两个女人搂髒抱着,互相的手在对方的阴髒道里抽髒擦……


这一夜,我精疲力尽。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