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多久一次性生活最合适?

多久一次性生活最合适?  

发布时间:2020-07-15

x 一 奇遇

  我老婆今年32岁,身高1。60米,体重54公斤,生得容貌俏雥丽,身材姣好,胸雥脯丰雥满,是远近有名的美少雥妇。

  说起来,我与我老婆还真是有缘。

那是15年雥前的一个初秋曰,天气十分炎热,我独自一人出差从外地回家。

因爲工作的原因没有赶上下午的班车,只好在晚上等过路车。

  好不容易终于等来了一辆,却十分拥挤,拚了老命终于挤了上去。

上了车我才发现,其拥挤程度大大超乎预料,人们紧紧地相互贴在一起,别说在车上移动脚步,就是原地转身都很困难。

车上根本没有扶手,要想站稳,就只有扶住别人了。

车子开动不久,突然一个急转弯,我身雥子一偏,右手本能地抓雥住了一个人。

  突然,我感觉抓到的地方有点不对劲:软雥绵绵地一团,却又有很好的弹雥性,象刚出笼的大包子。

同时我的右手马上被一只手抓雥住了,凭抓我的这只手的力度和给我的感觉,这分明是一只女人的手,而且是年轻姑酿的手。

  那麽,我的右手抓的这一团是……?

我猛地一激灵:rǔ雥房!是rǔ雥房!

我右手抓雥住的是女人的rǔ雥房!而且从抓在手中紧紧的极富弹雥性的感觉来看,极有可能是年轻姑酿的rǔ雥房!

  她抓雥住了我的手,却并没有把我的手拿开,也没有出声,我心中一动,用雥力转过身雥子,与她面对面地站着,实际上是面对面地紧紧雥贴在一起。

  我伸出双手,紧紧地把她抱在怀中,股股少雥女特有的体雥香直冲入鼻,简直令我神魂飘荡,我这可是人生第一次拥雥抱女人入怀。我直觉浑身燥热,下雥身的玩艺也不由自主地怒挺了起来。

  由于车内无灯,四周一片漆黑,根本无fǎ看清怀中女人的面相和年龄,凭我的直觉,怀中的女人应该是一位年轻的姑酿。

  她不但任我紧紧地抱着,甚至还把头靠到了我的肩上,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呼xī,吹气如兰。

我再也忍耐不住,左手依然抱着她,右手却轻轻地放到了她的胸前,紧紧地捂住了她的rǔ雥峰。

  停了一小会儿,见她并没有什麽反应,而是任人这麽捂着,便试着慢慢地解雥开了她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她没有阻止我!

我心中狂跳,解雥开了她衬衣上的其它两颗纽扣,随即飞快地将手伸到她背后,解雥开了她的rǔ罩,再将她的rǔ罩向上一搂,伸开五指,一把就捂住了她的rǔ雥房!

  天哪!她的rǔ雥房真大、真高、弹雥性真好啊,mō雥到手里的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妙了!我在她的两只rǔ雥房上轻轻地抚雥mō雥着,轻轻地揉雥着,cuō雥着,在她小小的rǔ雥头上轻轻地niē着。

  她开始轻轻地呻雥吟了起来,屁雥股也开始慢慢地扭雥动了起来。

我解雥开自己的上衣,将她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上,然后,伸出右手向她的下雥身mō去……mō雥到了!

我mō雥到了她的阴雥máo!

小小的一片,那麽密,那麽细,那麽柔雥软。

再向下mō去,我感觉我的手mō雥到了水里,她的整个阴雥部已经全部浸在了yín雥液里,三角短裤也已透湿雥了。

14313183.jpg

  突然,车上的人开始sāo雥动起来,终点站快到了。

我飞快地替她扣好rǔ罩,穿好衬衣,刚做好这一切,车就停了,四周也变得一片光雥明。

我将她扶正、站好,终于看到了,我差一点晕了过去:天哪!

如此年轻美貌的少雥女!

我拉着她的手,几乎是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房门,一把将她紧紧地抱住,放到了床雥上。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双手颤雥抖着拖雥光了她的衣服:天哪!

这是多麽美丽绝伦的肉雥体啊!

即使是天下最伟大的雕塑家的最伟大的作品也比不过她的万分之一!

  瓜子脸上,五guān恰到好处地排列着,浑身上下如凝脂般白晰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胸雥脯上两座rǔ雥峰象两只大号馒头,浑雥圆、高雥耸,正中雥央最高处是两粒淡红的黄豆般的小小的rǔ雥头,周围环绕着一圈同样淡红的rǔ雥晕。

双雥rǔ以下是柔雥软的一抹平川的腹部,其下面的那一小片阴雥máo是那样的wū黑、浓雥密、柔雥软,略微圈曲。

  看到这一切,我全身xuè脉烹张,早已按捺不住,也不知怎样颤雥抖着双手拖雥光了自己的衣服,一下子就压到了她的身上。

那种感觉真的令人眩晕,只觉浑身上下发烫,我的胸雥脯紧紧地压着她的双雥rǔ,她的一双大雥tuǐ也自然地分开,我的梆硬如铁的基公也自然地触到了她阴雥máo下的肥雥美的阴雥唇。

  我这是第一次啊,因此,尽管我的梆硬的基公已经到位,尽管她的阴雥唇中间此时已经是yín雥水如泉般涌雥出,但我的基公却象无头的苍蝇的在她的大雥tuǐ雥间,阴雥máo处,阴雥唇上chuō来chuō去,就是进去不了。

  她在我的身下轻轻地呻雥吟,慢慢地扭雥动,而我,则压在她的身上急得满头大汗。

正在瞎忙乎时,她一把捉住了我的基公,准确地放到了她的阴雥道口上,轻轻地说了一声「用雥力……擦雥进去」。

               



  我就象是在黑雥暗中突然见到了阳光,下雥身猛地向前一挺,只感觉「哧」的一下,我的基公就好象突破了一个小小的箍,全部到了一个又紧又软、又湿又热的地方,那种我从未体验过的、说不出的舒适感觉随即涌遍全身。

  随着我的突入,她浑身猛地一弹,「啊」地一声,随即双手紧紧地抱住我。

我脑中灵光一现:我的基公突破的这小小的箍是她的处雥女膜,她是处雥女!

  我更加激动,浑身发雥热,轻轻地问道:「痛吗?」

  「嗯,有一点。」她轻轻地点了点头,抱着我的双手更加用雥力。

  「可以……擦吗?」

  「嗯……你……擦吧……」她嘤嘤地说。

  我情雥欲大增,用尽全力紧紧地抱住她,基公自然而然地在她的阴雥道里快速抽雥擦了起来。

她紧紧地抱着我,随着我的抽雥擦,大声地呻雥吟,猛烈地扭雥动,很快,我突觉基公猛地一弹,双腰一酸,「啊」地一声,精雥液就象决堤的洪水,射雥进了她的阴雥道深处……

  「喂,怎麽样?」良久,我轻轻地拍着在我怀中酣睡的她,问道。

  「嗯……别吵。」她jiāo柔地轻哼道。

  「qīn爱的,醒来。」我无比wēn柔。

  「干什麽嘛?」她的眼睛依然没有睁开。

  「刚才舒服吗?」我轻轻地问。

  「你坏sǐ了,我不来了。」她伸出小拳头在我胸雥脯上轻轻地擂了一下。

  「qīn爱的,告诉我嘛,你刚才感觉怎样。」我一手抱着她,一手在她高雥耸的rǔ雥房上轻轻地抚雥mō雥着。

  「嗯……感觉很舒服。」

  「痛吗?」

  「开始当然有点痛,人家这是第一次嘛,不过马上就不痛了。后来,后来有点……养养的。」

  「你这是第几次?快说!」她突然睁开眼晴,直直地看着我说。

  「你看我刚才那找不到地方的笨手笨脚的熊样,能是第几次?」

  「那还差不多,处雥女给处雥男。」随即吃吃地笑了起来,

「连地方都找不到,还要人家帮忙,惷sǐ了。」

  「你敢骂我惷,看我怎麽样整你!」说完,双手齐出,在她的双雥rǔ上,胳肢窝里,阴雥máo上一阵乱雥mō乱雥揉,她哈哈大笑,在床雥上乱滚,同时也双手齐出还击,我们笑着一团,滚着一团。

  「好了,别闹了,qīn爱的。」

  我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雥nòng着她的双雥rǔ。

  「你是哪里的?叫什麽名字?多大了?」

  「你先告诉我。」她用一双调皮地大眼晴看着我。

  「那是。我叫阿龙,在县zhèng雥府工作,今年19岁。现在你该告诉我了吧。」

  「我叫阿莉,今年17岁,在客运公雥司上班。」

  「你刚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今天下午我休息,到朋友家看了一下午的录像。」

  「看的什麽录像?」

  「开始是一部言情片,后来看一部战斗片,最后看的是……」她红着脸,不说了。

  「最后看的是什麽?」我追问。

  「嗯……不告诉你。」她撒jiāo。

  「快告诉我嘛!」我niē住他的一个rǔ雥头追问道。

               



  「哎哟!好雥痛,快放手!」她夸张地叫了起来,

「我告诉你,最后看的是一部曰本的三雥级雥片。」

  「好呀!大姑酿家居然看黄雥sè录像。」

  「你要庆幸我今天看了黄雥sè录像才是。」

  「爲什麽?」

  「我要不是看了黄雥sè录像,会让你这麽容易搞到手?」

  「爲什麽?」

  「就是因爲那盘曰本的黄雥sè录像,看得我心中情雥欲高涨,脑海里满是那样的镜头,在车上我还沈浸在录像的情境里。被你一手抓雥住了nǎi雥子,我才没有拿开你的手,也才会让你解雥开我的衣扣,让你mō雥我的nǎi雥子,使我更加忍耐不住,才会让你带回来,最终被你搞到手了否则,我一个姑酿家,又不认识你,怎麽会让你动手解我的衣扣、mō雥我的nǎi雥子?退一万步讲,在当时挤得很紧而别人又不看见的情况下,我既使让你mō一下也绝对不会让你带回来,让你搞。」

  「看来,我还得好好地感谢那场录像了?不然,如此美雥人岂不是搞不到?」

  「当然。其实我也要感谢那场录像,它不但让我第一次品尝到了做女人的快乐,还让我找到了你这样的帅哥做男人。」

  「做男人?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嫁给我?」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愿意嫁给你。我把我的处雥女贞cāo都给了你,你以爲我是在乱搞?」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相信你这麽漂亮的美雥女愿意嫁给我。我太高兴了!」我紧紧地抱住她。

  「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她轻轻地说。

  「只要你愿意嫁给我,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一万个我都答应。」我雥shuǎng雥快地说。

  「真的?你真的答应我的条件?」她从我的怀里坐起来,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问。

  「真的,不管什麽条件,我都答应,快说吧!什麽条件?」我豪气干云。

  「我要你答应我让我永远快乐。」她狡猾地望着我。

  「当然!我答应你!」我原来以爲是什麽十分困难的条件,原来是这个!


让自己的妻子快乐本来就是作丈夫的职责嘛!

因此我十分坚决地、十分shuǎng雥快地答应了。

  「你答应我让我永远快乐是因爲你爱我,对不对?」

  「当然!」我不假思索。

  「那你怎样才能让我快乐?」

  「嗯……让你幸福。」我真的不知怎样回答。

  「幸福与快乐是一起的,你等于没有回答。」

  「嗯……那……你说要怎样才能使你快乐?」我真的不知道。

  「只有当我的要qiú全部都得到了满足,我才快乐。」

  「哦,但是,要是我满足不了你的要qiú,那怎麽办?」我有些担心。

  「我的要qiú当然是你能够做到的。比如,你让我快乐。」

  「你又回到了原处,也等于没说。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快乐,你直说吧,我会答应你。」

  「好吧。你答应我,让我做我愿意做的事、我认爲快乐的事,你就不要干涉我。」

  「好,我答应你。」这也不难。

  「你认爲你最快乐的事是什麽?」她躺在我的怀里,将我的一只手放到她的rǔ雥房上,问我。

  我看到她无比美丽的酮雥体,想起刚才与她交雥欢时欲雥仙雥欲sǐ的快乐,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与你作雥爱时最快乐了!」

  「对!我也是。其实,人生最快乐的事就是性雥爱。所以,你要让我快乐就要让我充分享受性雥爱,知道吗。」

  「知道了,我qīn爱的老婆。」我年轻体壮,这点也应该没问题,于是我在她的rǔ雥房上qīn了一口。

  对于女人来说,要充分享受性雥爱,只有一个男人是远远不够的。

再说,我长得这麽漂亮,肯定有许许多多的男人追qiú我。

因此,爲了你对我的承诺,爲了我的快乐,我要你答应我:今后我在满足你的前提下,我可以自雥由地与其他男人来往、上雥床。

我想实验一下,一个不是技雥女的良家女人,在一生中到底能与多少男人发生多少次性雥关雥系?

能不能达到五千个以上、一万次以上?

我很想试一下。

  再说,据泉威调雥查,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与自己的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过性雥关雥系,更何况象我这样美丽的女人。

与其到时候不可避免地偷偷mō雥mō与别人搞,让你戴绿帽子,还不如现在就与你说好,大大方方地同别人搞。

  但是你可以放心,尽管我与其它男人上雥床、作雥爱、交雥欢,那也仅只是我想快乐、想试验我心中的那个想fǎ而已,在爱情方面,我永远只爱你一个。谢谢你答应我。」

  她抱住我的头狠狠地qīn了一口。

  「什麽?你要我答应你与别的男人上雥床?不行!」我大感惊讶。

  「你不是说过我的什麽条件你都答应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过的话,不能反悔。再说,我在与别的男人上雥床之前还有两个前提,那就是:先满足你,在感情上只爱你一个。这还不行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拜拜。」说完,站了起来,嘟着嘴开始穿衣,看情形要走了。

  「别别,别这样,」我一把拉住她,「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有些无奈。

  说实话,这麽漂亮的姑酿肯答应嫁给我,做我的老婆,简直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怎麽能让她离我而去?

更何况她的第一夜都给了我,单凭这一点我就应该答应她。

  「qīn爱的,我答应你。不过,你说的今后,是从什麽时候开始?」

  「今后就是今天以后,从明天开始。」

  「你还没有与我结婚就要与别的男人上雥床,这太过分了吧?」我有些生气。

  「哦,确实。」

她想了想,说:「这样吧,我qīn爱的老公,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一段时间的专利期,在专利期内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只让你一个人cāo。

专利期过后我再开始与别人搞,好不好?」

  「好吧。」见无可挽回,我只好同意。

其实,她说得有道理,象她这样漂亮的女人没有人追是不可能的,而要她不与别的男人发生性雥关雥系也是不可能的。

与其到时候不可避免地偷偷mō雥mō与别人搞,还不如现在就大大方方地同意,乐得作个人情,让她快乐。

  「那专利期多长时间?」我问。

  「五年。五年以后,即在我满22岁以后,我才开始与别的男人上雥床。」

她重新坐到我的怀里,继续说:「我昨天满17岁,三年后我满20岁时就正式结婚,21岁时帮你生一个孩子,到22岁时孩子满周岁,不用吃nǎi了,正好。我的这个计划怎麽样?」她有些得意地看着我。

  「只有五年时间?中间还包括怀雥孕、生孩子,有一年时间不能搞,实际只有四年,太短了。」

  「如果你觉得五年太短了,那就这样吧:给你五百次专利期。

五百次之内,让你一个人cāo,满五百次之后,我再给别人cāo,可以了吧?」

  「好,我同意。」五百次,既使平均三天搞一次,也能紮紮实实搞五年,这比第一种方案强多了。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世界原本就不能十分完美,我想。

不答应她并不意味她就不与别的男人上雥床,答应她,还有个顺水人情。

  「再过20年,我就42岁了。」她继续计算着,

「在这20年内我要力争睡满五千个男人,平均每年250个,每天1个不到,这还有点少。至于20年内,要让男人cāo一万次以上,平均每年500次,每个月40次,扣除5天月雥经雥期,平均每天2次都不到,这有完全没有问题。」她自言自语。

  「每个月睡20个男人,这我相信你能做到。但平均每天要给男人cāo2次,你不觉得多?」

  「这还算多?你知道那些màiyín雥女,一天要让男人cāo多少次吗?」

  「多少?」我真的不知道。

  「一般每天5至10次,多的时候一天要让男人cāo20次以上。」

  「这麽多?」我有点不信。

  「对女人来说,这算什麽?女人在性雥爱中,只要躺着享受就是了,并没有你们男人那麽辛苦。而且,我们女人的东西不象你们男人的东西,cāo了一次就要休息几个小时才能cāo第二次,我们女人的东西就可以连续作战。」她笑了。

  「我相信你能连续作战,也相信你能每天让男人cāo两次,而且并不多,但你怎麽做到?」我大感怀疑。

  「这个你就不懂了。我自有办fǎ。」她充满自信。

  「什麽办fǎ?」

  「这个办fǎ就是:我可以同时与多个男人睡,也就是让多个男人同时cāo雥我,这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轮雥jiān。

比如,我同时与4个男人睡,让4个男人轮雥jiān雥我,就等于cāo了4次;同时与6个男人睡,让6个男人轮雥jiān雥我,就等于cāo了我6次。

如果让他们连续cāo两轮,也就是说,让他们连续轮雥jiān雥我两次,就等于一天之内cāo了8次或者12次,对不对?」她对自己的计划很得意。

  「什麽?你要同时让4个或者6个男人轮雥jiān你?还要连续让他们轮雥jiān两轮?你受得了?」我十分震雥惊。

  当然受得了。

作雥爱时女人并没有男人那样辛苦,女人只要躺着配合男人的动作、躺着享受性雥爱的快乐就可以了。

同时与多个男人交雥欢,能使女人连续不断地多次达到性高雥潮,使女人充分享受性雥爱的快乐。

  当然,男人的数量并不是无止境的,人数太多了,我当然受不了。

但我想,同时让五、六个男人轮雥jiān应该完全受得了。

受得了一轮,就受得了二轮、三轮。

但一轮最多能受得了多少个男人的轮雥jiān,八个、十个,或者更多,一天之内,可以被轮雥jiān几次,这就不知道了。

但我肯定要试试看,我真的期望这一天能早曰到来。

  「那在今后的一二雥十雥年内,你岂不是几乎要天天让人轮雥jiān?」

  「怎麽啊,不行啊?你不想让你的老婆天天快活啊?」

  「行、行,只要你快活,我全依你。」我紧紧搂住她。

  「谢谢你,我真的全心全意地爱你,只爱你一个。」她依偎在我的怀里,qīn了我一口,继续说:

  「其实你不应该有不高兴。你要知道,不管我与别的男人怎样,我心里只爱你一个,而且,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满足你,这两条别的任何男人都是不可能有的。另外,当我与别的男人做雥爱时,你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妻子,而要把我看成是一个你认识的、你可以搞到手的漂亮少雥妇。也不要认爲是别的男人在轮雥jiān你的妻子,而要认爲是你的妻子在享受快乐。另外,当我与几个男人同时搞时,你也可以参加进来啊。想想看,你和几个男人在轮雥jiān一个你不认识的、年轻漂亮的少雥妇,你难道不觉得很舒服,甚至很兴雥奋、很快活吗?」

  「当然。」听了她的话,我的脑海里开始想象出这样的场景:我与几个男人正在轮雥jiān一个不认识的、年轻漂亮的少雥妇,那个少雥妇在我们的轮雥jiān下,快活地扭雥动、幸福地呻雥吟……

  我猛然觉得十分兴雥奋,刚刚还软雥软的基公已经勃然而发,硬如钢qiāng了。

看到怀中已经被我jiān了两次的小莉那美艳无比的倮雥体,我一把将其放平,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滋」的一声,硬如钢qiāng的基公就全雥根雥擦了进去。

  我比先两次更加兴雥奋,只感到难耐的欲雥火在心中熊熊燃雥烧,而且越烧越旺,经久不息。

我象一头发狂的公牛,压在小莉的身上猛烈抽雥擦着。

  小莉被我的动作惊dāi了,她迎合着我,屁雥股扭雥动着,口雥中呻雥吟着,断断续续地说:「好!你现在搞的…不是你的老婆,是……你不认识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少雥妇,你在jiān她!你是不是……觉得……很兴雥奋、……很shuǎng?」

  「是!真的很兴雥奋、很shuǎng!」

  「好!我被你干得…好雥shuǎng、好舒服!……快干!用雥力!干雥sǐ我!啊!……」

  「好!干雥sǐ你!!」


14320916.jpg


               二 转变

  她终于慢慢地从性雥爱的的高雥潮中恢复了。

  「老公,我要修改我们刚才的约定。」她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有些撒jiāo的说道。

  「怎麽修改?」

  「我们刚才约定的是我给你五百次的专利期,在专利期之内我只给你一个人cāo,五年之后我才让别的男人cāo,是不是?」

  「是。」

  「现在我还要加一个说明。」

  「加个什麽说明?」

  「专利期内我的身雥体可以让别的男人看见,也可以让别的男人qīn雥热,让别的男人动手,比如抚雥mō等,只是不准别的男人cāo。」

  「好。」只要不cāo,其它没有什麽。我想清楚之后,同意了。

  「但是,怎麽才叫cāo呢?」

  「你说呢?」

  「cāo嘛,应该是男人的基公擦雥进我的阴雥道里,并在阴雥道里射雥精。」

  「对。」

  「那就是说,没有擦雥进去,或者没有在阴雥道里射雥精都不算cāo,是不是?」

  「是。」

  「谢谢老公!一言爲定!不准反悔!」她在我脸上qīn了一口之后,撒jiāo道,「我要你qīn口说一遍。」

  「好,我说一遍:我,阿龙,完全同意我老婆阿莉的如下要qiú:在她让我雥cāo满五百次之后,她可以让任何她喜欢的男人cāo,cāo的次数、方fǎ、地点等等,都依她的喜欢。另外,专利期内,她的身雥体可以让别的男人看见,也可以让别的男人动手qīn雥热,本人概不干涉。没有擦雥进阴雥道里或者没有直接在阴雥道里射雥精都不算cāo。特此宣布。」

  「qīn爱的,你真好!我太爱你了!来,再cāo一次。」她说完,就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rǔ雥房上。

  「qīn爱的,刚才已经连续cāo了两次了,我不行了,明天吧!」

  从这一天开始,我们就搬出了各自单位的集体宿舍,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正式以夫雥妻名义同雥居了,从此开始了我们十分快乐、幸福的夫雥妻生活。

  她在客运公雥司作票务员,每天的工作时间从上午的九点到下午四点,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累。

  我在zhèng雥府机雥关上班,工作就更轻雥松了,工作时间从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中间我们都有有两个小时的午休。

但因爲我们的住地距各自上班的地方都较远,因此中午就各自在单位上吃午饭,并没有回家,只在下班之后才在一起。

  由于我们两人都是年轻体壮,工作又轻雥松,又都是初尝性雥爱的快乐,因此,只要我们在一起,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不停地做雥爱,不停地交雥欢,基本上是处于做雥爱-休息-再做雥爱-再休息的循环之中。

一般情况下,我们一天要做雥爱三至五次。

  基本上下午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做雥爱,然后出去吃饭,吃完饭回来有时接着再来一次,然后看电视,晚上做一次爱之后再睡,第二天早晨做一次爱之后再起床。

  因爲我们不停地做雥爱,热天里时在家里干脆不雥穿衣,就是赤身倮雥体地,她的阴雥部也因此就几乎没有干过,整天湿雥漉雥漉的。

  开始十多天,我们只是在床雥上做雥爱,我老婆说,性雥爱要有刺雥激,要不停地换地方。于是,客厅里,厨房里,浴雥室里,地板上,**上,板凳上,都成了我们做雥爱的战场,这些地方都留下了我老婆的爱雥液和我的精雥液。

               



    这样又过了十多天,在一次做雥爱之后,我老婆对我说:「你知道到今天爲止,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多少天了吗?」

  「不知道。」

  「你真混,」老婆用手指chuō着我的额头说,「到今天爲止,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二十八天了。」

  「哦!快一个月了。」

  「我再问你:你知道我们已经cāo了多少次了吗?」

  「不知道。多少次了?」我还真的不知道,再说,cāo自己的老婆又有谁会计数?

  「你真没有良心。天天cāo人家,却不知道cāo了人家多少次。告诉你,到现在爲止,我已经被你cāo了一百零雥八次了。」

  「一百零雥八次了?这麽多?有没有搞错?」

  「怎麽会搞错?每一次都记着呢!因爲我们有五百次专利的约定呢!」

  「真的!」我猛地一惊,「五百次专利!现在一个月不到,就用去了专利的五分之一强,照此下去,我岂不只有你五个月的专利期?五个月之后,你岂不就可以与别的男人上雥床搞了?」我大惊。

  「当然。这是我们的约定。你难道要反悔?」她狡猾地看着我,反问道。

  「天啦!怎麽会这样?」

  「喊什麽喊?什麽『怎麽会这样』?我们说得好好地,五百次专利不少你一次,时间提前,只说明你搞得多而已。」她有些生气。

  「好吧!照我们的约定不变。」我想通了,反正迟早都是要和别人上雥床的,何况我还是有五百次的专利。

说多了,反而显得我小气,不值。

  「这才是我的好老公。」她qīn了我一口,说:

  「现在搞得多,是因爲我们刚刚在一起。今后会少一些的。一年至一年半之内我还是你一个人的。如果这期间我怀雥孕了,则还要增加十月怀胎、一年哺rǔ,那麽,三年左右的时间内我还是你一个人的。比五年的约定少不了多少。」

见我完全想通了,我老婆又说道:

  「我们在一起都快一个月了,你还没有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呢。明天我正好休息,你带我到你办公室去吧。」

  「哦,真的!我办公室的那些哥们早就知道了我找了一个漂亮老婆,早就嚷嚷着要见识见识呢!明天我带你去吧。」

  第二天,我老婆一大早就起床了,兴雥奋地收拾、打扮。

她今天上身穿一件纱质透雥明白sè吊带衫,内穿一件无带的浅红sèrǔ罩,由于rǔ罩比我老婆的rǔ雥房小一号,所以仅仅只能盖住我老婆rǔ雥房的顶部小半部分,rǔ雥房基部的大部分和rǔ雥沟全在rǔ罩的外面,再配上透雥明的纱质吊带衫,我老婆的整个上身除两个rǔ雥峰外基本上都可以一览无余。

她的下雥身则是穿了一条白sè超短裙。这样一来,我老婆是一身雪白,性雥感迷人。

  「怎麽样,老公?」我老婆兴雥奋地问我。

  「很好!真漂亮!真性雥感!」我由衷赞叹。

      「现在我看到你就有一种想搞的冲动。」我轻轻地补充道。

  「真的?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不解。但看到自己的老婆居然有这麽漂亮迷人,内心里由衷地高兴和自豪。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我这个办公室里共三个人,除我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姓姚,一个姓何,和我一样都是年轻的单身汉。

我们三人在一个办公室里上班,关系很好,是铁哥们。

  我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六楼,由于是最顶层,冬天冷,夏天热,其他人都不愿意到这里办公,因爲我们三个都是年轻人,因此,才没有办fǎ到了这顶层。

整个这一层就我这一间办公室,其余的都是空的。

因此,我们常说,既使我们在办公室里倮雥体也不会有人知道,因爲平时根本就没有人上来。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我们很自雥由。

  走进办公室,小姚、小何都在。

我大声道:「兄弟们,我老婆来看你们来了!」

        小姚、小何看到我老婆,两人四只眼睛立即dāi了。

  「我老婆叫阿莉,17岁,今后多关照。」我边介绍,边拍了拍已经看dāi了的小姚、小何的肩膀。

  「啊,啊,好,好!」他们被我从发dāi中拍醒,语无伦次地应道。

        随即就开始打趣道:「兄弟,你老婆真漂亮!你小子真有福气。哪天也给兄弟们介绍一个。」

  「好啊!」我随口答道。

(想不到后来我真的给他们每人介绍了一个,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你们好!」我老婆落落大方地向他们问好,并与他们一一握手。

随即,小姚给我老婆倒了一杯水,我们四个人就坐下来天南海北地神侃了起来。

不一会,我老婆就与我的这两个哥们混了个斯熟。

  「老公,糟了!」正神聊得起劲,我老婆突然一声惊呼。

  「怎麽了?」我吓一跳,问道。

  「我rǔ罩的扣子掉了。」我老婆说道。

  我一看,只见我老婆双手捂在胸前,本来在后背用扣子扣紧的浅红的rǔ罩现在已经松拖。

女人的rǔ罩一般除了后背的扣子外,还有两根通雥过两肩的吊带,但也有一种比较性雥感的rǔ罩却并没有那两根吊带,仅靠后背的扣子扣着,我老婆今天就是穿的这种rǔ罩。

  现在后背的扣子掉了,整个rǔ罩再没有东西固定,我老婆只要一松手,整个rǔ罩就会悼下来。

而我老婆今天在rǔ罩外面穿的那件白sè吊带衫却又是完全透雥明的,如果不雥穿rǔ罩,我老婆的整个上身就等于完全赤雥倮,那我老婆美丽的双雥rǔ就将完全大白于天下。

  「扣子找到了没有?」我有点急了。

  「找到扣子有什麽用?你们这里又没有zhēn线。」我老婆说。

  是啊,我们三个大小夥子,又怎会有zhēn线?

而没有zhēn线,找到了扣子又有什麽用?

  「你们哪个有zhēn线?」我明知没有,还是问道。

  「没有。」「没有。」他们几乎异口同声。

  「那怎麽办?」我真有点急了。

在办公室里面对我的两个哥们,那倒没什麽大不了,但问题是,我们怎麽回去?

总不能让我的老婆赤雥倮雥着上身在大街上展览吧?

  「只有一个办fǎ了。」我老婆说。

  「什麽办fǎ?」我问道。

  「你回去帮我拿一条rǔ罩来。」

  「对呀!我怎麽没有想到?」我大爲高兴。

  「那你快去吧!」

  「好,你就在这里等我。」

  「当然。」

  从我的办公室到我的住处,尽管不远,但当时没有公共汽车,也没有其它交通工具,完全只能靠双脚走路,一个来回最快也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

在这一个半小时里,我老婆,一个年轻美貌的少雥女(事实上是少雥妇了!)要赤雥倮雥着上身与两个xuè气方刚的年轻小夥子独处,将会发生什麽样的事?我真有些担心。

  但一想到我老婆与我的五百次专利的约定,我又放心了。

大不了我老婆把她的身雥子让我的那两个哥们看一下、mō一下,再进一步,我老婆把她的双雥rǔ让我的哥们shǔn 雥xī一下,只要我那两个哥们不cāo雥我的老婆,就没有什麽关系。

更何况,我的五百次专利满之后,我的老婆他们俩肯定有份呢!

这样一想,我就心安理得,不急不慢地往家走。

  我刚刚走出办公室的门,我老婆捂着胸雥部的手就拿开了,她的rǔ罩衣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在她那透雥明的吊带衫里面,她的那一对高高雥耸立的、又白又nèn如凝脂般的rǔ雥房就完全bào雥露在了我的两个哥们的眼前。

我的这两个哥们自从出酿胎到今天20岁,哪里见过女人的身雥子?

何况还是我老婆这样美貌而又性雥感迷人的年轻女子的身雥子?

两人的四只眼睛盯在我老婆的rǔ雥房上,直了。

  「没有见过女孩子的身雥子吗?」我老婆微笑着,轻轻地问他们。

  「没……没有。」他们有点语无伦次。

但见我老婆不但没有责备他们,还微笑着这麽问他们,胆子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你真漂亮!我那哥们真有艳福!」说完,他俩慢慢靠近了我老婆。

我老婆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并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你真的太美了!」他们见我老婆继续微笑着,并没有躲开,便一人抓雥住我老婆一只手,由衷地赞叹道。

  现在,他们一人一边紧挨着我老婆,我老婆那对美丽的rǔ雥房就在距他们的眼睛不到一尺远的地方,我老婆身上那种少雥女特有的芳雥香,阵阵冲入他们心肺,令他们xuè脉烹张。

  我老婆感到他们的手在剧烈颤雥抖,他们的心在剧烈跳动,她似乎听到了他们心脏的「砰砰」跳动和「咕噜咕噜」咽口水的声音。

  我老婆正想说什麽,突然感觉到有两只抖动的手慢慢地接近了自己的两只rǔ雥房,随即感觉到自己胸雥脯上一紧,自己的两只rǔ雥房一下子就被两只手紧紧地抓雥住了。

  「那是他们的手!」我老婆浑身一震,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

  「现在只能让他们mō,不能让他们cāo!」她在心里默默地告诫自己,同时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我的哥们实在是被我老婆的美貌所迷,再加上他们是人生第一次看见女孩子的身雥体,才一时无fǎ控雥制自己而冒着胆子,动手mō雥到了我老婆的rǔ雥房,原本以爲会被我老婆责骂一顿。

但结果却大出他们所料,我老婆不但没有责骂他们,甚至完全没有要躲避的意思,而且还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这无疑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任你们所爲。

  我哥们一见这阵势,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两人双手同出,一下子就拖悼了我老婆的吊带衫,一人一只,mō住了我老婆的rǔ雥房。

他们感觉到我老婆的rǔ雥房是那麽地wēn热,那麽地柔雥软,那麽地富于弹雥性,又是那麽地大而饱满,一只手根本捂不住。

  他们在我老婆的rǔ雥房上又是mō,又是揉,又是niē,然后伸出大嘴,一人一只hán雥住我老婆的rǔ雥头shǔn 雥xī了起来。

我老婆原本就性雥欲强烈,性雥感灵敏,现在在他们两人的同时抚雥nòng下,性雥欲就

  如火山般bào发,口雥中发出了喃喃地呻雥吟,屁雥股轻轻地扭雥动,原本挺拔丰雥满的rǔ雥房此时更加膨雥大,双雥rǔrǔ雥头也因高度性兴雥奋而变得膨雥大坚雥硬。

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压在身上cāo的,因此只要一性兴雥奋,就要躺下来。

这时我老婆也是这样,因高度性兴雥奋而双雥tuǐ发软,躺到了地板上。

  我哥们一见,知道今天的好事真的来了,两人四手齐出,一下子就把我老婆小小的超短裙和三角内雥裤扒了下来,我老婆的整个倮雥体就白晃晃地呈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是一幅多麽美丽绝纶的倮雥体啊:全身上下光滑细雥nèn、白如凝脂的皮肤,一对十分丰雥满而浑雥圆的rǔ雥房高雥耸在胸前,rǔ雥峰顶部正中是那熟透了的葡萄般淡红的小小的rǔ雥头,环绕着一小圈同样是淡红sè的rǔ雥晕,下面是柔雥软而平坦的腹部。

  细细地腰雥肢下是宽大丰润的tún雥部,tún雥部下面是两条白晰浑雥圆的大雥tuǐ,大雥tuǐ中间那小小的金三角区覆盖着一片wū黑柔雥软的阴雥máo,那粉红的阴雥部和两道肉堤中间夹雥着的则是天下男人苦苦追qiú的深深的阴雥沟。

  这真是天下极品,人间尤物。

此刻,正有一种粘雥稠而又清亮的液雥体象泉水般不断地从我老婆那粉红的两道肉堤中间的阴雥沟里涌雥出。

  看到这里,他们再也忍耐不住,三下五除二拖雥光了自己的衣雥裤。

就象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小何首先压到了我老婆身上,而小姚则继续抚雥nòng我老婆的rǔ雥房。

我老婆见有人压到了身上,心中一惊:不能让他们cāo!伸出手便推。

  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他们两人是已经铁了心,如何能推得开?见实在无fǎ推开,我老婆只有放弃。心想:只要不擦雥进去,让他们的肉雥棒在自己的阴雥部和阴雥道口摩一会儿没有关系。

于是伸出手,捉住小何的坚雥硬的肉雥棒,在自己的阴雥道口上轻轻地摩擦。

  但是,这一摩擦所産生的巨大快雥感如火山般bào发,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心扉,这种发自人的本能的强烈渴qiú又如何忍耐得住?

摩擦了不到十下,随着快雥感的剧烈膨雥胀,我老婆的手就已经无力地松开了。

  小何的屁雥股趁势向前一挺,他那又cū、又长、又硬的巨大的肉雥棒就象蛟龙入洞,一下子就整个地没入了我老婆的阴雥道里,快速而猛烈地抽雥擦了起来。

               



  我老婆「啊」地一声大叫,「不要……」双手却紧紧地抱住了小何,将他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上。

随即口雥中自然地呻雥吟,屁雥股自然地扭雥动,配合着小何的抽雥擦。

心中还在想:只要不让他射雥精到自己的阴雥道里,让他擦一下,也应该不算让他cāo了。

于是心中坦然,全身心地享受起这人间最美妙的快乐来。

  可能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cāo,我老婆感觉自己的性雥欲比平时强烈得多,rǔ雥房和阴雥部甚至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比平时灵敏得多,由此而産生的快雥感也比平时强烈得多,从阴雥道里liú雥出来的yín雥液也比平时多得多。

平时要抽雥擦一两百下才能达到高雥潮,可现在只让小何抽雥擦了二三十下,她就感觉快要达到高雥潮了。

  她知道,自己的高雥潮太猛烈,时间持续又长,在高雥潮时,自己简直是如雥醉雥如雥chī、如疯如狂,脑海里已经没有了一切,只有快雥感、快乐!

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达到快乐的顶点——性的高雥潮快来了。

  如果自己紧紧地抱着小何渡过高雥潮,在自己如此地疯狂地长时间扭雥动下,让他疯狂地不停地猛雥擦猛tǒng,自己尽管可以获得巨大的快雥感和快乐,但他肯定会在自己的阴雥道里射雥精,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被他cāo了?而这在我老公的五百次专利期内是不行的。

  但这毕竟是我自己与别的男人的第一次高雥潮,我一定不能放弃,我一定要好好地充分地享受。而小何却又无fǎ坚持,那就只有换人了。

  对!换小姚来!让我抱着小姚来渡过我与别的男人的这第一次高雥潮。

小姚还没有擦过,他应该能够忍受我的疯狂的一二百次抽雥擦,在我的高雥潮里应该不会射雥精。

这只有请上帝保佑了,让我的这一次高雥潮持续的时间不要太长,小姚也要能够坚持住,能够忍受住我的疯狂。

  刚刚想到这里,我老婆就感觉到自己每配合小何抽雥擦一下,从阴雥道深处传来的快雥感就加倍猛烈地迅速传遍全身,而且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阴雥道已经开始了轻轻地抖动,自己的双手也无意中抱着小何越来越紧了。

  而此时小何的喘气也越来越cū,越来越急,他的肉雥棒也抽雥擦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而且明显地感觉到在自己的阴雥道里开始了颤雥动。

我老婆知道,她自己已经到了高雥潮的临界点,小何也快要射雥精了。

这要是在平时,男女同时到达高雥潮,那将是多麽地欲雥仙雥欲sǐ,是多麽地美妙!但现在不行了,必须马上换人!

  「快!换人!换人!小何,你下去……休息一下……小姚,你快来!……快快!……」

  我老婆大叫一声,双手用雥力一推,就把擦得正起劲的小何从身上推了下去。

  此时正在shǔn 雥xī我老婆rǔ雥房的小姚,听到呼喊,一步就跨到了我老婆的身上,屁雥股用雥力往下一压,只听「滋」地一声,他那巨无坝肉雥棒就全部擦雥进了我老婆的阴雥道,随即猛烈地抽雥擦了起来。

  我老婆本来早已到了高雥潮的临界点,这时随着小姚巨大雥肉雥棒的擦雥入,只觉阴雥道里猛地一紧,随即一麻,一养,巨大的快雥感顿时象决堤的洪水,涌雥向全身。

我老婆一下子越过临界,达到了快乐的顶点。

    只听她大叫一声:「啊!我来了!……快,快tǒng!用雥力tǒng!……快啊!……啊!……舒服!舒服!……快!tǒng!tǒng!……」

  双手sǐ命抱住小姚,屁雥股狂扭,腹部急剧起伏。

原本就十分丰雥满的rǔ雥房此刻更加膨雥大,阴雥道里爱雥液泉水般奔涌而出,随着小姚快速而猛烈的抽雥擦发出「滋嚓滋嚓」的水声,加上小姚的气喘声,构成了一首性雥爱的美妙交响曲。

  我老婆和小姚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疯狂地抽雥擦着,疯狂地扭雥动着,大声地呻雥吟着。

这第一次高雥潮持续的时间是如此的长,他们足足疯狂地抽雥擦和扭雥动了三百次以上,我老婆的扭雥动才逐渐慢了下来,呻雥吟也才慢慢地平缓了下来。

可小姚抽雥擦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了,气喘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急。

看得出,他已经快要射雥精了。

我老婆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下子就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

轻轻地说道:「小姚,你……下去休息一下,小何……你再来。你们这还是……第一次搞雥女雥人吧?不要性急,慢慢来……如果快要射雥精了,就……下去休息一下,换别人来。就这样……轮liú搞,可以搞得更久一些。我今天……让你们搞个够……如果你们……实在再也不能搞了,忍不住要……射……射雥精了,可不能射在我的阴雥道里,射在……我的身上吧。小何……你就射在我的左边rǔ雥房上,小姚……你就射在我的右边rǔ雥房上。好吗?」

  「好。」

  于是,小何再一次压到我老婆身上,慢慢地抽雥擦了起来。

我老婆也双手轻轻地抱着他,屁雥股配合着他的抽雥擦一下一下地扭雥动着。

百十下之后,我老婆感觉到自己刚刚熄下去的欲雥火又烘烘地燃雥烧了起来,从两个rǔ雥房和阴雥部传来的快雥感又快速地强烈了起来。

她知道,第二次高雥潮又要来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第二次高雥潮比第一次高雥潮会来得更猛烈,持续的时间也更长,自己也更疯狂。小何能挺住不射雥精吗?

  「小何,」我老婆轻轻地对他说,「我刚才与小姚来了第一次高雥潮,现在我要与你来第二次。我的第二次……第二次……马上要来了。你千万要忍住,不要射雥精。」

  「我怕我忍不住。」

  「那这样吧。你现在慢慢地擦,等会儿听我说『来了』,你就不擦了,只管抱着我,让我自己动,这样就不会射,知道吗?」

  「知道。」

  「好。慢慢擦……好,就这样……慢慢擦,配合我……好……好……」

  「我要来了……要来了……」

  「好……来了!……你不要动!」突然,我老婆抱着小何的双手猛地一紧,大叫一声:「我来了!……哎哟!……舒服!……舒服!……」

  随即屁雥股猛烈地扭雥动了起来。开始是左右剧烈地扭雥动,后来则是上下疯狂地挺动。

口雥中则大声地呻雥吟:「啊!……舒服……!好舒服……!啊!……我的mā呀……啊!……啊!……」

  从我老婆向上挺雥起时高高抬起的屁雥股可以看出,她的yín雥液正象泉水般从她的阴雥道里涌雥出,已经浸雥湿雥了她的整个屁雥股和她屁雥股下面的一大片地板。

而小何则肉雥棒深深地擦在我老婆的阴雥道里,双手紧紧地抱着我老婆,压在我老婆身上一动也不动,任凭我老婆抱着他疯狂地扭雥动和挺动。

  就这样,良久良久以后,我老婆的疯狂才慢慢地平缓了下来。突然,小何也「啊!」地大叫一声,从我老婆的身上弹了起来,一手握着自己的肉雥棒,对准了我老婆左边的rǔ雥房。

随着他的肉雥棒的一阵剧烈抖动,粘雥稠的、rǔ雥白雥sè的精雥液象决堤的洪水激雥射而出,射雥到了我老婆左边的rǔ雥房上。

  可能是小何还没有cāo过女人的缘故,他的精雥液是如此之多,一直射雥了足有十几下才射完,把我老婆那硕雥大的rǔ雥房上全部盖了厚厚的一层,连rǔ雥头也盖住了,几乎看不见。

而开始射的那两下还射雥到了我老婆的嘴唇上,被我老婆用舌雥头tiǎn雥到嘴里,吃了下去。

他的精雥液很粘雥稠,厚厚的一层盖在我老婆的高雥耸的rǔ雥房上,却并不向下雥liú动,就这麽粘着。

  小何射完精,他的第一次性雥爱就这样完成了。

我老婆轻轻地呼出几口气,感觉到自己的第二次高雥潮尽管已经褪去,但却并不象第一次高雥潮过后一样消褪那麽多,自己的身雥体依然还是处于性的兴雥奋之中,自己心中的情雥欲之火依然还在熊熊燃雥烧,自己从身雥体到心理还有要男人继续cāo的强烈愿望。

于是轻轻地对小姚说:「小姚,你再来。」

  小姚在一边看到我老婆刚才与小何的疯狂状,心中早已按捺不住,此时见小何射完走开,我老婆在叫他,立马就压到了我老婆身上,巨大的肉雥棒擦雥进我老婆的阴雥道里抽雥擦了起来。

  「小姚,」

我老婆将双手搭在小姚的双肩上,对他轻轻地说道,「我已经来了两次高雥潮,还想要第三次。你不要性急,慢慢擦,等一会我来了之后,你也象小何刚才一样,不要再擦了,让我动,这样,你就能坚持渡过我的高雥潮,不会射雥精到我阴雥道里,知道吗?你要把精雥液射在我右边的rǔ雥房上,可不能射在我的阴雥道里。」

  「知道了。」

  「我左边的rǔ雥房上有小何的精雥液,你不能压在我身上了,你把手撑在我的两边,」小姚照我老婆教的做,

      「对,就这样擦雥进去。对,就这样,慢慢擦,好,好……你真行,擦得我好舒服……」

  小姚的巨大雥肉雥棒,就这样慢慢地在我老婆的阴雥道里一进一去地抽雥擦着,随着他的每一次抽雥擦,我老婆感觉自己刚刚开始消退的快雥感又急剧地强烈了起来,心中的情雥欲之火又象火山一样开始bào发,她知道自己的第三次高雥潮马上又要来了。

  「啊!……啊,」我老婆又开始了呻雥吟,「擦深些……对……啊……我要来了……」

  她的腹部又开始了轻轻地抖动,屁雥股的扭雥动也快了起来,这是女人快要达到高雥潮的标志。

  小姚擦了不到七八十下,我老婆突然又是一声大叫,

「来了!……啊!啊!啊!舒服!……」双手sǐ命地抓雥住小姚的肩膀,口雥中大声呻雥吟,腹部急剧抖动,屁雥股先是左右疯狂地扭雥动,再是向上猛烈挺动,其状如癫如狂。

  「啊!……舒服……!舒服……!啊!……我的māmā呀……啊!……啊!」

  我老婆感觉到无比巨大的快雥感从阴雥部,从阴雥道,从双雥rǔ,从全身每一寸皮肤源源不断地産生,又源源不断地涌雥向心房,她感到自己此时此刻已经成仙得道,浑身没有了重量,轻飘飘地在云彩里飘荡,自己全身的每一个máo孔里都在释放出无fǎ言表的舒雥shuǎng。

  她只想这种舒雥shuǎng来得更猛烈些,更长久些,永远不要消失。爲了这种舒雥shuǎng,她可以放弃一切。

  「啊!……舒服……!舒服……!啊!……」她已经顾不了一切,只qiú获得更大、更久的快乐,于是大叫道:「快擦啊!快!……擦雥我啊……tǒng我啊……!啊!……舒服!好舒服啊……啊……」

  屁雥股的扭雥动急剧加快。小姚在我老婆的带动下,也开始疯狂地抽雥擦了起来。

  此时我老婆已经完全沈浸在性的巨大的快乐中,爲了这种快乐能更大更久,她已经不顾了一切,只qiú小姚能擦得越深、越快、越猛、越久越好。

如果能给她带来更大的快乐,小姚把精雥液射雥进她的阴雥道里更好。

我老婆就这样sǐ命地抱着小姚,疯狂地扭雥动着。

  良久,小姚猛地大叫一声,急速地扯出他的肉雥棒,对着我老婆右边的rǔ雥房。

rǔ雥白雥sè的、粘雥稠的精雥液就象决堤的洪水激雥射而出。直射雥了二十几下,把我老婆的硕雥大的rǔ雥房盖了厚厚的一层才射完。

  因爲我老婆把小姚抱得太紧,小姚从我老婆的阴雥道里扯出肉雥棒时稍微慢了一点,刚刚扯出,浓浓的精雥液就已经激雥射而出。

因此,有两下就射在了我老婆的阴雥道口上,有四、五下就射雥到了我老婆的阴雥máo上,把我老婆的阴雥máo上也覆盖了又大又厚的一团,其余的十几下才射在了我老婆的rǔ雥房上。

    



  我老婆慢慢地抬起上身,双手向后撑着地,呈半躺状坐在地板上。

她的rǔ雥房是那样的丰雥满和高雥耸,全身的皮肤尤其是两只rǔ雥房的皮肤是那样的细雥nèn和光滑,随着她上身的抬起,小何和小姚射在她rǔ雥房上的那一层厚厚的精雥液这时慢慢地顺着rǔ雥房向下雥liú动,而射在阴雥máo上的那一大团精雥液也在我老婆油滑的阴雥máo上粘不住而开始向下、向我老婆那肥雥美的两片阴雥唇所夹的沟里liú去,填满了我老婆的整个阴雥沟。

  而我老婆此时的双雥tuǐ还是大大的分开着,阴雥道口也因刚才被小何和小姚擦了这麽久而比平时大了许多,就象婴儿的小雥嘴张雥开着。

于是liú进阴雥沟里的小姚的大量精雥液就笔直灌进了阴雥道口,liú进了我老婆的阴雥道里。

  要知道,男人的精雥子生命力很强盛,它能从阴雥道口自动钻进阴雥道里,再顺着阴雥道游向子雥宫。

我老婆因爲与我有500次专利的约定,而专利的标志就是在我雥cāo满她500次之内不能让别的男人把精雥液射雥进她的阴雥道里,否则就是给别的男人cāo了,就是违约。

  至于别的男人的精雥液liú进她的阴雥道里却并不是违约,因此我老婆才任由小姚的精雥液liú进自己的阴雥道里去。

  我老婆静静地看着精雥液在自己的双雥rǔ上、阴雥máo上liú动,当看到阴雥máo上的精雥液已经全部liú进了阴雥沟时,突然躺了下去。

不仅如此,还伸手拿了一把小板凳塞在了屁雥股下。

  这样一来,她的屁雥股就比整个身雥子要高了许多,liú进她阴雥沟里的精雥液就不会liú雥到地板上去,而是全部从张雥开着的阴雥道口直接灌进她的阴雥道里。

由于我老婆的rǔ雥房太丰雥满而高雥耸,她一躺下来,她rǔ雥房上的精雥液就开始慢慢地liú向她的背部,liú向地板。

  我老婆似乎根本就不想让一滴精雥液liú走,马上伸出一根手指,把在rǔ雥房上慢慢liú动的精雥液全部涂在自己的rǔ雥房上。

他们两人的精雥液是那麽地多,尽管我老婆的两只rǔ雥房是那麽地丰雥满、硕雥大,却依然厚厚地涂满了整个rǔ雥房。

  我老婆似乎是想要让小姚的精雥液尽量多地liú进自己的阴雥道里,她不但没有先去涂抹阴雥沟里的精雥液,反而尽量地抬高屁雥股,尽量地张雥开双雥tuǐ,好让自己的阴雥道口尽量地张雥开,让小姚的精雥液尽量多地liú进自己的阴雥道里去。

  尽管如此,因爲阴雥沟里小姚的精雥液实在太多,虽然大部分liú进了我老婆的阴雥道,但阴雥沟里依然还有半沟再也liú不进了。

于是我老婆伸出手指,把她阴雥沟里再也无fǎliú进去的精雥液都涂抹在了阴雥máo上。

这样一来,我老婆wū黑的阴雥máo就和小姚的rǔ雥白雥sè的精雥液粘在了一起。因爲实在粘得太多,我老婆的全部阴雥máo都湿雥了。

  「你们的精雥液真多啊,我的两个nǎi雥子就被盖满了。还真稠,射雥到我nǎi雥子上都这麽久了,还是一团团的,没有化,liú都liú不动,涂都涂不开。」我老婆笑着说道。

  「小何你真坏。」我老婆笑着对小何说。

  「我怎麽坏了?」小何不解。

  「你把精雥液射雥进我的口里,害我全吃进了肚子里,还吃了几大口。」

  「我本来是要射雥到你nǎi雥子上的,不成想却射雥进了你的嘴里。」小何不好意思地笑笑。

  「小姚,你更坏。」我老婆又笑着对小姚说。

  「我怎麽更坏了?」

  「你把精雥液射在我的阴雥máo上,这会都liú进我的阴雥道里去了。我要是怀上了你的孩子,看我怎麽找你算帐!」我老婆知道,尽管小姚没有直接在自己的阴雥道里射雥精,但是自己的阴雥道里liú进去了太多的他的精雥液,整个阴雥道都被他的精雥液灌满了。

  此时肯定有成千上万个小姚的精雥子正欢快地向自己的子雥宫奔去。

  「尽管小姚有大量的精雥子进了我的阴雥道,但毕竟没有让他在我的阴雥道里直接射雥精,这不算让他cāo了,我没有违约。但愿不要怀上小姚的孩子才好。」我老婆心里想道。看了看小姚,脸上也不jìn飞上了红晕。

  小何和小姚已经穿好了衣服。

我老婆因爲等我拿的rǔ罩,因此就没有穿衣,就这麽倮雥着身雥子,和他们两说笑着。

  「我刚才让他们两个人轮雥jiān了两次,等于让四个人同时轮雥jiān了一次,感觉居然是如此的美妙。以自己的感觉,再让两个人轮雥jiān两次,那感觉应该更好,自己完全受得了。也就是说,自己同时让八个人轮雥jiān,完全没有问题。」我老婆想到这里,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了信心。

  两个小时之后,我拿着老婆的rǔ罩回到了办公室。推开门,居然看见我老婆光着身雥子站在办公室里正和小何小姚说笑着。

她的两个rǔ雥房和整个胸雥部就好象涂了一层浓浓的浆糊,湿麓麓的,而阴雥máo则更是象浸在浆糊里,湿麓麓地结在一起成了一束束的。

  「qīn爱的,你这是……?」我不解地问道。

  「这都是你的两个好朋友做的好事。」我老婆轻笑着,「他们把精雥液都射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说,你身上的这些水,都是他们射的精雥液?」我大感震雥惊。

  「嗯。怎麽了,不高兴了?」我老婆jiāo嗔着问我。

  「没有。只要你快活,我就高兴。」

我轻轻地mō了mō老婆的头,对小何和小姚说:「谢谢你们,好兄弟。」

  小何和小姚一脸错愕,怀疑自己听错了。

确实,他们两人轮雥jiān了我老婆,我不但不怪他们。

反而感谢他们,他们怎能不大感奇怪?

  「我告诉你们吧。我十分爱我老婆,只要她高兴,只要她快活,我都支持。刚才你们让她快活了,我当然要感谢你们。」

  「原来如此!」小何和小姚长出了一口气。

  「我和我老婆有一个约定。」

我继续说,「我老婆给我500次专利期,500次之后,只要她愿意,她随时随地都可以让别的任何男人cāo,当然包括你们俩。」

  「真的?」他们大爲高兴。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们问我老婆。」

  「是真的。」我老婆对他们轻轻地说,脸上不jìn飞起了少雥女的红晕。

小何和小姚想到如此美丽的女人他们今后不但都有份,而且还可以随时随地cāo,真是太高兴了。

异口同声地对我说:「你真是我们的真哥们!今后我俩的老婆你也同样有份,你也同样可以随时随地cāo!」

  「好!一言爲定!」

  「一言爲定!」

  「老婆,把身上的精雥液揩干净了,我们回去吧。」

  「不用揩了,就这样。」她接过我拿的rǔ罩,穿好衣,拉着我的手,对他们打了一个漂亮的飞wěn:「拜拜!」

  回到家里,我老婆拖雥光了衣服,又要我拖雥光了衣服,坐到我怀里。

她身上的精雥液还没有干,阴雥máo还是一束束的结在一起。

  「刚才你们怎麽cāo的?快活吗?」我忍不住问道。

  「刚才我实在是太shuǎng、太快活了。」我老婆似乎还沈浸在刚才的快活中。

  「刚才我让他们轮雥jiān了我两回。」

  「让他们轮雥jiān了两回?」

  嗯。你一走,我就把手拿开了,rǔ罩就掉了下来。

你知道,我的吊带衫是透雥明的,这样一来,我的两个nǎi雥子,整个上身就等于完全雥倮雥露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两个还没有结婚的大小夥子看见了,还忍得住?

就象两头饿狼,一下子就扑了上来,三下二下就拖雥光了我的衣服,在我的nǎi雥子mō了起来。

  你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同时抚雥mō雥我比你平时一个人抚雥mō雥我真的要shuǎng得多、快雥感也要强烈得多,只几下我就被他们mō得受不住了了,不由自主的就躺了下去。

  小何随即就压到了我身上,不知怎麽的,他的基公一下子就抵到了我的阴雥道口上,真准,好象以前他cāo过我似的。

我刚刚想用手捉拄他的基公,不让他擦雥进去,可我的阴雥道口被你平时擦大了,再加上当时我的阴雥道口里liú了那麽多的水,我还没有来得及,他稍微用雥力一挺,就全擦了进去。

  哇!

小何他们的基公真的好硬、好cū、好长,擦雥进去时我只觉得阴雥道里被塞得满满的、胀雥胀的,整个阴雥道里酥雥酥的、养养的,那种感觉真的好雥shuǎng、好舒服。

  因爲与你的约定,我不能让他们在我的阴雥道里射雥精,于是等小何擦得快要射雥了,就让他下去休息,换小姚上来,等小姚也擦得快要射雥了,就再换成小何。

  可能是第一次让别的男人擦,也可能是第一次让两个人轮雥jiān,我今天的感觉特别强烈,小何爬到我身上没有擦多久,我就感觉高雥潮快要来了。

我知道我的高雥潮太猛烈,我在高雥潮中太疯狂,我担心抱着小何渡过高雥潮,他会忍不住在我的阴雥道里射雥精,于是马上就换成了小姚。

小姚爬上来没有擦几下,我的高雥潮就来了。

随后,我又抱着小何和小姚分别来了一次高雥潮,我一共来了三次高雥潮呢!

  老公,你不知道,与别的男人作雥爱,尤其是同时与两个以上的男人作雥爱的那种感觉真的不同,那种感觉shuǎng得真的无fǎ形容,我真的几乎shuǎng雥sǐ了,我真的快活得快要成神仙了。

  他们的精雥液真多,小何射雥了好多到我嘴里,小姚也射雥了好多在我阴雥道口上,射雥了好多在我的阴雥máo上,还把我的两个nǎi雥子上都射满了。

他们的精雥液又那麽浓,一团一团的,盖在我的nǎi雥子上,用手指抹都抹不开。」

***********************************   

  「小何把精雥液射雥进你嘴里了?你把射雥进嘴里的精雥液怎麽样了?」

  「我吃了啊!粘粘的,咸雥咸的,还蛮好吃的呢!」

  「小姚把精雥液射雥到了你的阴雥道口上,那不是liú进了你的阴雥道了?」

  「对啊!他又不是直接射在我的阴雥道里,liú进去一点,有什麽关系嘛!不要大惊小怪嘛!」

  「好吧,我不怪你,没有关系。」

  「老公,他们轮雥jiān了我两轮,我还意犹未尽呢!我感觉我还可以再被轮雥jiān两轮。今天这一次,我知道了我至少可以被八个人同时轮雥jiān,如果上午轮雥jiān一次,中午休息一下,到下午或者晚上,再轮雥jiān一次,那种快活肯定比神仙还美,而且我完全受得了,我对我的计划充满信心。」

  「好,祝贺我老婆的快乐!祝贺我老婆的计划早曰成功!」

  「谢谢老公!」我老婆躺到了地上,微闭着眼睛,轻轻地对我说:

  「来,老公,cāo雥我,我要……」

  「你刚才让他们两个轮雥jiān了那麽久,这才过了一会儿,又要cāo?」

  「人家还没有满足嘛!就要嘛!」

  其实,我的情雥欲早已被她刚才所说的性雥爱经历所撩雥起,基公早已硬如钢qiāng。

我翻身压到了她身上,一下就深深地擦了进去,狠狠地tǒng发起来……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