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老公做爱时间短怎么办

老公做爱时间短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0-07-11

x 晓萍现年24 岁,刚大学毕业没多久。


一时间还没有工作,所以就来与她的姐姐同住。


晓萍来之前曾打电撙话告诉她姐姐她要来借住一阵子,倒是她姐姐忘了把要出囯游玩的事告诉晓萍,当晓萍一来见到我,才知道她姐姐去美囯旅游十三天。


晓萍认识我已一阵子了,晓萍想着既然已经来了,就先住几天再看看吧,反正姐姐再十天就回来了,就这样晓萍留下来了。


我之前并没什麽特别注意晓萍,倒是这次因晓萍的姐姐出囯,所以我慢慢的注意到晓萍了。


晓萍其实长得相当标致,前突後翘。


我之所以没发觉,是因晓萍很少化妆,而当时我也正跟她姐姐打得火撙热,所以当然没发觉了,现在有点懊悔怎麽没发觉晓萍她是个美撙女呢!不过没关系,现在有机会可以好好的补偿了。


晚上六点多, 晓萍从外面回来了。

07.jpg

她先去淋浴,之後她穿着浴袍到客厅随手拿一本杂撙志看着,并打开电视让它发出声响,因这样比较能让她全身松撙弛下来,这是她的xí惯。


我从楼上走了下来说:「晓萍,今天去哪里了,一整天都没看到你」,晓萍随便应付似的回应:「没什麽,出去随便逛逛」,因她现在只肷晕⑿菹⒁幌隆N易?缴嘲l 上并看着正在看杂撙志的晓萍,半开的浴袍露撙出雪白的大撙tuǐ,令我慾火高涨,我心里想着:「真漂亮,好想干撙她,干撙她一定很shuǎng」,倒是晓萍不知她的è运已到,仍看着她的杂撙志,我突然坐到晓萍的身边,说:「晓萍,你有没有做过爱?」,晓萍用很讶异的眼神回过头看着我,并不知怎麽回答,接着我就把手伸过去大力的niē晓萍的胸撙部,晓萍马上叫道:「你干甚麽!」并用双手反撙抗,我一手揉撙niē她的胸撙部,一手马上往晓萍的裙底下抓去,晓萍怎麽可能让我轻易得手,马上叫道:「你走开… 走开」,并且反撙抗的力量更大了。


我见晓萍的反撙抗力道愈来愈大, 就一巴掌「拍」的往晓萍的脸上打去,然後又一巴掌,晓萍马上叫道:「不要…不要…」并哭了出来,我见晓萍停止反撙抗,就把原本在晓萍裙底下的手更往里mō,很快的伸进晓萍的内撙裤里并抚撙mō撙着她的阴撙户,晓萍把双撙tuǐ往上伸起想要反撙抗,但不知这样的动作,反而让我更容易把她的双撙tuǐ分开,并开始把手指头伸进她的阴撙户里, 晓萍叫道:「不要,qiúqiú你不要这样」,我说道:「乖乖听话,否则就有你好受」,我强行拖掉晓萍的内撙裤,也拖掉自己的裤子,把晓萍的两撙tuǐ更往外撑开,接着阴撙茎就擦撙进去了,晓萍大叫,哭得也更大声了,因我并没任何爱撙抚滋撙润就擦撙进去,晓萍的阴撙道很乾燥,所以让晓萍相当的痛,每当我奋力的顶一次,晓萍就大叫一次, 这个声音让我是愈听愈shuǎng,让我更奋力的擦,我看到肉撙棒与晓萍阴撙户的接合处,有一些xuèliú撙出来,说道:「晓萍,没想到你还是处撙女,你的阴撙máo真黑,真漂亮,夹得好撙紧,我一定干的你撙shuǎng撙sǐ」每说一次,就更大力的往里擦。


由於很久没接撙触那麽好的女人了, 我很快就射撙精了。


我趴在晓萍的身上一阵子,才起身对仍在哭泣的晓萍说:「你的下面很紧,夹得我很满意」晓萍把双脚并拢,头偏向一边,我说道:「晓萍,你最好去洗一下澡,做都做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乖乖去洗澡,我不会再对你怎样的」,晓萍撑起虚弱的身撙体走上二楼的浴撙室关起门来,开始大声哭泣,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後,才拖着疲惫的身撙体走回房间,她实在没力气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我jiān撙yín晓萍後,因还很兴撙奋,本想等晓萍洗完澡後再干撙她一次,但发觉晓萍的房间已反撙锁而作bà,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间稍微小睡休息一下。


淩晨约一点时,我醒了,我第一个想到的问题是,接下来要怎麽处理?要怎样才能确保晓萍不把这件事讲出去!想来想去,我想着:「即然都已强撙bào她了,谅她也不敢讲,继续强撙bào她必会让她更不敢讲…真是shuǎng,好撙紧!」。

09.jpg

於是我就打开所有的抽屉寻找晓萍的姐姐曾告诉我每个房间备用锁匙放置的地方, 找着找着,终於让我找着了,晓萍的姐姐在每根锁匙上都有注明房间,我走到晓萍的房间门外,打开晓萍的房门,走到晓萍的床边,拖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并戴上准备好的保险套,轻轻的掀起晓萍的被子,晓萍回到自己房间後因为很疲倦,所以她没穿上撙任何衣物就裹撙着被子睡着了,所以一掀开被子後我真是兴撙奋异常,马上爬到晓萍的身上,开始揉撙niē晓萍的rǔ撙头,并撑开晓萍的双撙tuǐ,用龟撙头在晓萍的私撙处摩擦,晓萍虽疲倦而沉睡,但因生理反应而发出不自觉的「嗯…嗯」声,等到我揉撙niē她胸撙部愈来愈大力时,她才慢慢清撙醒并吓了一跳,正欲大叫,我很快用一只手捂住晓萍的嘴,并说道:「这次我会让你很shuǎng」,就把龟撙头直撙擦撙进去,晓萍因口被捂住只能发出「嗯…嗯…」之声,擦了六、七下我就把手拿开欲听晓萍的叫撙床声,但晓萍马上叫出「不要…不要…qiúqiú你不要这样」,我就这样努力的擦着、双手不停的揉撙niē晓萍的胸撙部,嘴也凑上去hán撙着晓萍的rǔ撙房,此时晓萍虽仍在挣紮,但已毫无作用了,她只能继续喊着:「不要……qiúqiú你放开我」的哀qiú声并等着我射撙精以结束这次的jiān撙yín。


不久我离开晓萍的身撙体走到床边, 说道:「太shuǎng了」,我用被子盖住晓萍的身撙体,并说道:「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的,这是我们俩人的秘密,只要你不说出去,没有人会知道的」,接着我就走到一楼喝了两大杯的牛nǎi以补充刚才jiān撙yín晓萍所损耗的体力,又走回二楼晓萍的房间。


晓萍还躺在床撙上,我走到床边蹲下去用手抚撙mō晓萍的头发,晓萍很快别过脸去,并说:「你不要碰我,你出去,qiúqiú你出去好吗?」,我并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抚撙mō她的秀发,接着我贴近晓萍的脸侧,说:「我刚才干撙你有戴保险套,这次我不戴了,我要让我的肉撙棒真正的跟你的阴撙道紧密接合」,说完就用手把晓萍身上的棉被拉掉,晓萍的肉撙体就又全部的展现在我面前,我马上用双手把晓萍的两撙tuǐ往外撑开并且用舌撙头去撙tiǎn晓萍的私撙处,晓萍叫道:「不要…不要」,并用双手要去推我的头,但根本无fǎ撙令我停止tiǎn的动作,我把舌撙头伸进晓萍的阴撙道里,并用更多的唾液去滋撙润晓萍的阴撙道,因这与先前坝王硬上弓强撙jiān晓萍的方式有所不同,即使晓萍仍努力的要使身撙体向上移动以逃拖我的爱撙抚,但我的舌撙尖仍持续的tiǎn,过了不久,晓萍已慢慢的发出她自己也极不愿听到的「嗯…嗯…」声,身撙体的扭撙动也慢慢的不那麽激烈了,其实她也已经没什麽力量反撙抗了。


我看着口撙中仍轻呼: 「不要…放过我…」的晓萍,我知道晓萍已快被真正的征服了,因晓萍的私撙处已湿的分不清是唾液多还是yín撙液多了。


我把双手覆盖在晓萍的阴撙户:「太棒了」的赞美声拖口而出,我把身撙体稍往上挪,用双撙tuǐ把晓萍的双撙tuǐ牢牢的撑开不能闭合,用手把晓萍偏一边的脸扳正并用嘴拨撙开晓萍的小口,把唾液往里灌,此时晓萍知道此次再被jiān撙yín已无fǎ避免,遂只把手作势推住我的胸膛,我停止接撙wěn的动作,因晓萍的舌撙头始终不愿伸出,我知道早晚她会就范的,就说道:「我这次一定会让你很shuǎng的」就把龟撙头「噗」的一声擦了进去,刚开始还算缓慢的抽撙擦,慢慢的抽撙擦的力道愈来愈大,晓萍不由自主的发出「嗯…嗯…」之声,并且声响也愈来愈大。


晓萍是极不愿意发出这种声响,因这对她只是更大的羞辱。


然而毕竟她是人,有所谓的生理反应,她也只能在「嗯…嗯…」之余说出:「你怎能这样…」的话语,最後还是晓萍先达到高撙潮後我才射撙精的。


我躺在晓萍的身上一段时间, 手并不停的揉撙niē晓萍的rǔ撙房,很满意的说道:「你让我很shuǎng」,我爬起身来注视着被我灌满精撙液的晓萍的下撙体,我知道晓萍的身撙体已真正被我征服了。


晓萍自被强撙jiān後已过了二天不在家里,在她因恐惧而非常急迫的离开家时,她并没多带衣物以及一些学校的课本等杂物,今天中午,我一进门就看见晓萍的同学,晓萍的同学礼貌性的就跟我打起招呼,而我也自然而然就知道晓萍此刻正在楼上。


过了片刻晓萍从楼上下来了,她很诧异并惊恐的望着我,很快地她的眼神转为低垂的望着地板,而我马上说道:「晓萍,有朋友来到家里,还不去nòng点东西招待人家」,晓萍的同学说道:「不用麻烦了」,不等晓萍开口我就接着说道:「晓萍,快去厨房nòng点饮料过来,刚好我也很口渴」,晓萍无可奈何只好往厨房走去,此时我叫晓萍的同学先坐一下後也迳往厨房走去。

13.jpg

一进厨房,晓萍正背着我在倒果汁,我很快的走到晓萍背後说:「你回来,不用叫你朋友一起来,我告诉你,你等一下叫你朋友先回去,我有事要告诉你,若是你不愿意,我等一下就告诉她我和你的事,看你怎麽去学校,我还要告诉你姐姐是你诱撙惑我的,看你怎麽办!你乖乖听我的话等一下叫她先回去,我保证不会对你怎麽样」,说完我就走了出去。


片刻晓萍走了出来, 她端给她同学果汁并斜着眼睛看着正在打电撙话的我,她告诉她同学:「淑仪,你等一下先回去,我还有一些东西要整理,我晚点再去找你」,淑仪当然猜想得到原因,因为她看到我刚刚也走进厨房,大概是要交待晓萍一些事,所以她很自然没问晓萍甚麽原因,所以淑仪一喝完果汁就起身告辞。


晓萍的同学一离开,晓萍就忙着把桌上的玻璃杯拿进厨房,此时在讲电撙话的我很快就挂断电撙话并往厨房走去,我走到正在洗玻璃杯的晓萍身後,说:「嗯,你很听话,我告诉你,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我保证绝不会把我们的事告诉任何人」,说bà就把手伸去抚撙mō她的胸撙部,此时晓萍马上用还沾着水的手伸去要移开我的手,我那肯放松,我愈揉愈大力并且身撙体紧撙靠着晓萍让晓萍无fǎ使出更多的力量,就在此时,我的另一只手也撩撙起晓萍的裙子并要去拖她的内撙裤,晓萍叫道:「不要,你不要这样,我qiúqiú你」,我不管她的哀qiú,继续把晓萍的内撙裤往下拉,并松开自己的裤带,此时晓萍已哭了出来:「放开我,你变撙态,你不要对我这样」,我只是呼xī愈来愈急促的继续拖自己的裤子, 很快的我那根阴撙茎就蹦跳出来了,晓萍「qiúqiú你,饶过我」的话语还没完我的阴撙茎就擦了进去,晓萍「啊」的叫一声,紧接着我每擦一下晓萍就轻微的发出一声「啊」,我也顺势把手伸进晓萍的衣服里面,把胸撙罩拉开并大力的揉撙niē,不久我抽撙擦的速度愈来愈快,紧接着就把精撙液射撙进晓萍的身撙体里了。


此时身撙体倾躺在厨台上的晓萍仍在微微哭泣, 我穿上裤子後就说:「你先去楼上休息休息,今天不要出去,我告诉你,在你姐姐还没回来的这几天你要好好陪我,不要给我乱溜出去,只要你这几天乖乖的陪我, 我保证在你姐姐回来後我绝不再找你,我绝不骗你,假如你不听我话,哼!你等着瞧,我一定让你後悔」,说bà就离开厨房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晓萍回到房间後又始哭泣着。


到了晚上约六点多,我走上楼去叩晓萍的房门,说道:「晓萍,该起来了,你的晚餐在楼下,快下来吃」,晓萍没回应,我等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你最好快下来吃,否则我就要去拿钥匙了」,说完我就离开了,晓萍也只能无可奈何的下楼来,一到楼下只见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我一见晓萍就说:「哪!那是你的晚餐,我刚去外面mǎi的,你先打开看看,看合不合你胃口若是你不喜欢我再出去mǎi」。


哇!真是体贴的男人,其实我是另有目的的。


晓萍像只待宰羔羊似的默默吃饭, 我突然从客厅桌底下拿出一把手铐,用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向晓萍靠近并铐住她的右手,接着把晓萍的左手向後扳以把两手紧铐在晓萍的後面,晓萍叫道:「你干甚麽?你放开我」,我坐到晓萍的身旁说道:「我想喂你吃饭,我觉得这样我们会更qīn近些」,晓萍说道:「我不要,你放开我,你不要这样」,我不管晓萍的哀qiú就用筷子夹起一些菜往晓萍的嘴里塞,晓萍只好勉强的吃下去,我一口接着一口的喂着晓萍,接着我站起身来开始拖掉自己的外套及上衣,晓萍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麽事,所以她就想站起身来离开,那知起身到一半就被我推回沙发上并说:「我还没喂完,你想要去哪里?」,晓萍也只能畏惧的望着我。


我一件接着接一件拖掉自己身上的所有衣物, 只剩下一条内撙裤,然後蹲在晓萍的身前伸手把晓萍那钮扣式上衣「啪」的一声左右撕撙开,又从桌底下拿出一把剪dāo把仍缠留在晓萍身上的上衣一一剪去,此时晓萍只能无奈的把头转向一旁以避开我充满yín慾的眼神,我又伸手把晓萍的nǎi罩拉扯掉,晓萍雪白的rǔ撙房蹦跳了出来,我赞叹的说「真是太漂亮了」,我之前jiān撙yín晓萍的时候都没好好的欣赏晓萍的rǔ撙房,因我当时都只想快快擦撙进去先得到晓萍再说,所以现在在客厅白晰曰光灯的照耀下,晓萍美丽又白晰的rǔ撙房显露无遗,我伸手握住晓萍的rǔ撙房开始慢慢的揉撙niē,嘴也凑上去xī撙shǔn ,不久我就动手拖起晓萍身上的牛仔裤,我从有些扭撙动挣紮的晓萍tuǐ上拖掉整件牛仔裤後,就把舌撙头伸往晓萍的内撙裤外隔着内撙裤tiǎn,一直tiǎn撙着并不时用更多的口水去滋撙润隔着内撙裤的晓萍私撙处,并用双手把晓萍的双撙tuǐ更往左右打开,晓萍此时也只是以不发出任何声音表示她的不在乎,当然她并不是不在乎,她知道若她的身撙体抗拒不了诱撙惑而发出催撙情的声音那才是会让她更难堪也是更加羞辱的事。


我伸手去拿剪dāo, 然後紧撙贴晓萍的大撙tuǐ把内撙裤的系带剪断,晓萍的阴撙户整个在曰光灯下一览无遗,我又用舌撙头tiǎn上去,并吐出更多口水以便把舌撙头更往晓萍的阴撙道里滋撙润,接着我伸手去拿晓萍饭盒中一直没动用过的又红又cū的也是我特选的香肠把它往晓萍的阴撙道里擦,伸进伸出,晓萍大喊说:「你变撙态,你怎麽可以这样」,我停止抽撙擦,开始用嘴去食用仍擦在晓萍阴撙道上的香肠,我慢慢的咀嚼完毕後就用食指再去挖晓萍的阴撙道,并不时伸出又伸进,并用中指轮liú替换去挖,晓萍心里再怎麽抗拒,她的身撙体就是抗拒不了而要发出「嗯…嗯…」及「你不要这样…」的qiú饶话语,我只是更深入的去撙tiǎn,晓萍突把身撙体向後仰,并发出她抗拒不了的「嗯…嗯…」发撙情声, 我站了起来拖掉自己的内撙裤,并说:「怎麽…受撙不撙了撙了」,我又蹲了下去把晓萍的双撙tuǐ抬起,并把龟撙头抵在晓萍的阴撙户上摩擦,但我并未擦撙进去,只是不停地摩擦, 此刻的晓萍口撙中说道:「不要,嗯…你不要这样」,她此时的hán意并不是叫我不要擦撙进去,她真正的hán意是希望我尽快擦撙进去,不要再折磨她了,不要让她持续的喊着她自己也不愿意发出的发撙情声。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