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哪里能买到催情药?

哪里能买到催情药?  

发布时间:2020-07-09

大学毕业後,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但我又不甘心回到家乡那个小县城,就在这个城市里漂着,靠在电脑公旜司里打工维生,huā了不多的钱在城郊租了一间房,每天就这麽不好不坏地混着。


一个人的生活那是相当无聊,加上打工的公旜司生意也不是太好,每天就是帮人装装电脑,上旜门修修电脑,晚上就回到我租的小屋里睡觉,时间一久,发现人也长胖了一些(本人上大学时可是标准身材),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人年纪轻轻就成了个中年男的体型可不好,於是我开始改变生活。


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在外面游荡一下,时间久了,就和周遭的邻居们混熟了,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我开始迷上了麻将,常去住处周遭的棋茶室打牌。

04.jpg

真搞不懂现下的中旜囯怎麽是这样了,全民皆赌,我所在的街区就开了七八家棋茶室,每家生意都挺好,男男女旜女一大堆围在里面聚精会神地cuō麻,那场面真叫一个壮观﹗而且一般爱打牌的人都有固定的场所,我常去的那家就基本上天天都是那些人在里面打,一来二去,我也成了常客,跟别的人也混得熟了。


常在一起打牌的有两个妇旜人,一个姓段,35岁左右,个子不算高,皮肤挺白,两只眼睛挺大挺有神,女人味十足,家里是开了家影旜碟出租店,是个天生的麻将狂,每天都让老公守店自己出来打牌,常跟我坐一张桌子,彼此都很熟,我就管她叫段姐,另一个姓汪,比段姐大两岁,个子挺高,有些丰旜满,就是皮肤黑一些,嗓门挺大,有些闯jiāng湖的味道,跟段姐好像是什麽铁姐妹,离旜婚跟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住在一起,也常来给段姐当牌搭子。


我那时才22岁,人又长得白净,牌品又好,挺受女人们的欢迎(这可不是吹的),段姐和汪姐就常拉着我一块打牌,有时候饿了还让我出去跑跑tuǐ给mǎi点吃的,一来二去,关系就好得无话不说了。


谁都知道,打牌的时候都要彼此说说话的,没有闷着脑袋一心打牌的,跟她们聊天中我发现这些结过婚的女人说话都挺放得开的。


有时候说的话让我心直跳,段姐有次开玩笑问我是不是童子基,我还真招架不住,脸都红了不知说什麽好,段姐和汪姐就咯咯地笑,然後,段姐就冲汪姐挤眉nòng眼地说︰「童子基可是大补啊,你不是空了好久了,把他给收了吧。」


汪姐就咯咯大笑说︰「我倒是想收,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段凤就问我愿意不,我似懂非懂,就半开玩笑地说︰「要收你们两一起收吧﹗」段姐和汪段就乐开了huā,段姐说︰「就你那身旜体,受得了吗?」


我觉得跟这些成熟旜女人聊天比在学校里跟女同学聊天要刺旜激得多了,很是兴旜奋,小弟旜弟都直了。


夏天的时候,这个城市很热,晚上睡不着觉,我就泡在棋茶室里,刚好这天晚上汪姐去给女儿开恳qīn会,我就和段姐还有另外两个人一起打牌,打到晚上11点时,那两个输了不少提出不打了,段姐赢了几百,心情挺好,就叫我一起去吃霄夜,我们来到河堤边,要了些烧烤和啤酒坐下来慢慢地吃,凉风吹着,人挺shuǎng。

07.jpg

聊天时,我问段姐,你每天都打到很晚才回家,你老公没意见吗,段姐笑着说,都老夫老妻了还有啥意见啊,然後她笑嘻嘻地盯着我说,就连正常的夫旜妻生活都要好久才过一次啊﹗


那时候我已经让她们调旜教得很放得开了,就笑着说,那你不是很惨啊﹗她说是啊,都快成尼姑了﹗我就说,尼姑还有hú萝卜呢,你有没?


段姐听了哈哈大笑,niē了一下我的手说︰「现下哪有hú萝卜,你给我找一根去﹗」我当时心跳得特别厉害,觉得要发生什麽,借着酒意大着胆子说︰「我身上就有一根,你要不?」


段姐就不说话了,四下看了看,见别的客人没有注意,小声问我︰「有安全的地方没?」


我激动得tuǐ都软旜了,忙说︰「有啊,就我租的房,我一个人住的,没有人打扰﹗」


段姐满脸风情地看着我,笑着说︰「你可要想好,我不是随便一下就能喂饱的喔﹗」


我说一次喂不饱那就两次三次,总会喂饱的。段姐只笑,不说话了,像在思考什麽,我急了,一个劲地催她,催了好久,她才端起啤酒一口喝下,说,走,去你那里。


走到我租房的楼下,段姐让我先上楼,因为她的影旜碟店就开在附近,这里的人好多都认识她。


我激动地上楼开了房门,冲到水笼头边掏出小弟旜弟来洗了洗,三分锺後段姐就推门进来了,然後轻轻地转身关好门,检旜查了一下,说︰「你的苟窝真乱。」


我说︰「有床就行了嘛。」


段姐一笑,大大方方地坐到床旜上,看着我。我一时倒有点不知所措了,只知道笑,段姐白了我一眼,说︰「你笑个屁,今天便宜你了,等会可要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来,先坐下陪我说说话。」


我就过去挨着她坐在床旜上,手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腰,很柔旜软。说了一会话,我就放松旜下来了,手开始在她的大旜tuǐ上乱旜mō,她的手也放在我的大旜tuǐ上,时不时地niē一下。


段姐那天穿的是裙子,裙下的大旜tuǐ有些汗,但是很白旜nèn,我就势把手伸了进去,里面是像纱一样的内旜裤,底部有些湿旜润,我隔着内旜裤mō了一阵,觉得不是很过瘾,手就直接伸了进去,好茂旜盛的máo啊,我在段姐耳边说了一句,段姐媚旜笑着掐了一下我的大旜tuǐ,顺势握住我的裤裆,在我耳边说「好大的基旜巴啊。」嘿嘿,其实我的基旜巴并不算大,也就是一般偏上吧。


我们就这样坐在床旜上相互mō旜着,没有声音,灯光昏暗,没多久段姐就受不了啦,开始解我的裤子,喘着cū气,像只发了情的母兽,掏出我的基旜巴来揉旜cuō旜着龟旜头,低声说,我受不了啦,你擦旜进来吧,快点嘛。


我想我还等什麽呢?一下把段姐压在床旜上,也来不及拖裙子了,直接一掀,一把就拖旜下她的内旜裤,嘿嘿,挺诱人,雪白的大旜tuǐ中间一团漆黑,空气中有股yín旜荡的味道,段姐自己快速拖旜下上衣,解旜开胸旜罩,躺在床旜上喘着气看着我,那意思很明显了。


我也不客气,几下拖旜去裤子,压到她身上,这妇旜人可真是sāo啊,自己就伸手抓旜住我的基旜巴往她下旜体凑,我顺势就顶了上去,水很多了,一下就擦了进去,毕竟是结婚多年的女人,性旜生旜活过得比较多,段姐的阴旜道不是很紧,但是水旜多挺wēn暖,擦旜进去也很舒服。段姐闭上眼长喘了一口气,说︰「好舒服﹗」


说实话,小弟在上大学那会也还是交过两个女朋友的,有过一定的性旜经旜验,但是在这种成熟旜妇旜人面前,只能算是新手了。


段姐一边摇晃着她那对又白又圆的大屁旜股主动套旜nòng着我的小弟旜弟,一边自己握住rǔ旜房,一付很享受的样子,我当然也不甘示弱了,也去mō她的rǔ旜房,一面也加紧了抽旜送,她的rǔ旜房不算大,但是很紧,一点也不松驰,不像是喂过孩子的。安静的房间里一下弥漫着肉旜体撞击的声响和段姐压抑的喘息声。


那次在做的过程中,段姐的手旜机突然响了,段姐拿过一看,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我有些慌,不敢动了,段姐却若无其事的做了手示,要我慢慢地继续擦,一边接了电旜话,很平静地跟她老公说话,原来是老公打电旜话问她多久回家,她朝我挤眉nòng眼一边用手mō旜着我的胸旜脯一边笑着说︰「今天手气不错,再过一会就回去,让她老公先睡。」


打完电旜话,段姐就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养sǐ人了,然後抱着我的屁旜股就疯了起来,一个劲地扭旜动她的屁旜股,像要把我xī干。


成熟旜女人果然厉害,没过多久,我就交qiāng了,段姐还有些意犹未尽,掏出我那发软的小弟旜弟揉旜cuō旜着,笑嘻嘻地说,你还算不错了,坚持了这麽久,比我老公强多了,然後,她媚旜笑着问我,还能再来一次麽?


晕,看来她是想让我精尽人王啊﹗


不过,那个晚上,我还是满足了她,在她离开的时候,我又拉着她做了第二回,这回足足做了有半小时,我累得满头大汗,段姐也是,一身的汗水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但是她很满意,我看得出来,因为後来她一个劲地抱着我叫「好老公,老基旜巴。」一付疯狂的样子。


就这样,我把段姐成功拿下(也许是她成功拿下我﹗汗),我们的关系一下就成牌友变成了炮旜友,在接下来的曰子里,我们经常找机会做旜爱,有时是在我租的小屋里,有时是段姐出钱开房(她觉得我那里条件不好,洗澡不方便),我觉得在外面开房是最shuǎng的,我们可以玩得很疯狂,一起洗澡,然後再相互口旜交,而且有空调,这在夏天可是件完美的事。

10.jpg

在这期间,我一直想把汪姐也nòng到手﹗嘿嘿,男人嘛,总是很tān心﹗听段姐说,汪姐也是个风旜liú人物,自从离旜婚後交了好几个男朋友,只是家里有女儿,不敢带男人回家,常在外面开房,说得我眼馋,脑子里常想像汪姐光屁旜股的样子,搞得段姐有些醋意(嘿嘿,这就是女人哇﹗)


8月份的一个晚上,那天我没去打牌,在一个客户家里修电脑,结果搞到晚上10点才nòng好,从客户家出来我去吃晚饭(打工就是这样,累啊),正在吃的时候,段姐打电旜话来,让我到xx宾馆去,顺便称个西瓜上去,然後告诉我她在哪个房间。一听jiā人有约,我几口吃完饭,坐了个车就去了,在宾馆楼下的水果店mǎi了个西瓜,兴冲冲就上了楼。


进了xxx号旜房间(房间号我忘了),我才发现,段姐和汪姐两个人dāi在房里,我一愣,一问才知道,段姐跟老公吵架了,不开心,不想回家,就拉着汪姐陪她到宾馆睡,两个女人聊了一下,心情好多了,胃口也有了,就想起我来了,哈哈﹗


我就坐下来陪她们一起吃西瓜,嘻嘻哈哈地开玩笑,一直玩到快12点了,段姐朝我挤眉nòng眼地说「这麽晚了,你也别走了,就睡这里吧﹗」我说,我不走那我睡那里啊?不可能叫我睡卫生间吧?汪姐在旁边笑着说,让你跟你段姐一起睡,要得不?段姐笑着说,我刚吵架,没那个心情,你跟你汪姐睡吧,让她嚐嚐童子基﹗


大学毕业後,一直没有找到工作,但我又不甘心回到家乡那个小县城,就在这个城市里漂着,靠在电脑公旜司里打工维生,huā了不多的钱在城郊租了一间房,每天就这麽不好不坏地混着。


一个人的生活那是相当无聊,加上打工的公旜司生意也不是太好,每天就是帮人装装电脑,上旜门修修电脑,晚上就回到我租的小屋里睡觉,时间一久,发现人也长胖了一些(本人上大学时可是标准身材),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人年纪轻轻就成了个中年男的体型可不好,於是我开始改变生活。


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在外面游荡一下,时间久了,就和周遭的邻居们混熟了,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我开始迷上了麻将,常去住处周遭的棋茶室打牌。


真搞不懂现下的中旜囯怎麽是这样了,全民皆赌,我所在的街区就开了七八家棋茶室,每家生意都挺好,男男女旜女一大堆围在里面聚精会神地cuō麻,那场面真叫一个壮观﹗而且一般爱打牌的人都有固定的场所,我常去的那家就基本上天天都是那些人在里面打,一来二去,我也成了常客,跟别的人也混得熟了。


常在一起打牌的有两个妇旜人,一个姓段,35岁左右,个子不算高,皮肤挺白,两只眼睛挺大挺有神,女人味十足,家里是开了家影旜碟出租店,是个天生的麻将狂,每天都让老公守店自己出来打牌,常跟我坐一张桌子,彼此都很熟,我就管她叫段姐,另一个姓汪,比段姐大两岁,个子挺高,有些丰旜满,就是皮肤黑一些,嗓门挺大,有些闯jiāng湖的味道,跟段姐好像是什麽铁姐妹,离旜婚跟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住在一起,也常来给段姐当牌搭子。


我那时才22岁,人又长得白净,牌品又好,挺受女人们的欢迎(这可不是吹的),段姐和汪姐就常拉着我一块打牌,有时候饿了还让我出去跑跑tuǐ给mǎi点吃的,一来二去,关系就好得无话不说了。


谁都知道,打牌的时候都要彼此说说话的,没有闷着脑袋一心打牌的,跟她们聊天中我发现这些结过婚的女人说话都挺放得开的。


有时候说的话让我心直跳,段姐有次开玩笑问我是不是童子基,我还真招架不住,脸都红了不知说什麽好,段姐和汪姐就咯咯地笑,然後,段姐就冲汪姐挤眉nòng眼地说︰「童子基可是大补啊,你不是空了好久了,把他给收了吧。」


汪姐就咯咯大笑说︰「我倒是想收,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段凤就问我愿意不,我似懂非懂,就半开玩笑地说︰「要收你们两一起收吧﹗」段姐和汪段就乐开了huā,段姐说︰「就你那身旜体,受得了吗?」


我觉得跟这些成熟旜女人聊天比在学校里跟女同学聊天要刺旜激得多了,很是兴旜奋,小弟旜弟都直了。


夏天的时候,这个城市很热,晚上睡不着觉,我就泡在棋茶室里,刚好这天晚上汪姐去给女儿开恳qīn会,我就和段姐还有另外两个人一起打牌,打到晚上11点时,那两个输了不少提出不打了,段姐赢了几百,心情挺好,就叫我一起去吃霄夜,我们来到河堤边,要了些烧烤和啤酒坐下来慢慢地吃,凉风吹着,人挺shuǎng。


聊天时,我问段姐,你每天都打到很晚才回家,你老公没意见吗,段姐笑着说,都老夫老妻了还有啥意见啊,然後她笑嘻嘻地盯着我说,就连正常的夫旜妻生活都要好久才过一次啊﹗


那时候我已经让她们调旜教得很放得开了,就笑着说,那你不是很惨啊﹗她说是啊,都快成尼姑了﹗我就说,尼姑还有hú萝卜呢,你有没?


段姐听了哈哈大笑,niē了一下我的手说︰「现下哪有hú萝卜,你给我找一根去﹗」我当时心跳得特别厉害,觉得要发生什麽,借着酒意大着胆子说︰「我身上就有一根,你要不?」


段姐就不说话了,四下看了看,见别的客人没有注意,小声问我︰「有安全的地方没?」


我激动得tuǐ都软旜了,忙说︰「有啊,就我租的房,我一个人住的,没有人打扰﹗」


段姐满脸风情地看着我,笑着说︰「你可要想好,我不是随便一下就能喂饱的喔﹗」


我说一次喂不饱那就两次三次,总会喂饱的。段姐只笑,不说话了,像在思考什麽,我急了,一个劲地催她,催了好久,她才端起啤酒一口喝下,说,走,去你那里。


走到我租房的楼下,段姐让我先上楼,因为她的影旜碟店就开在附近,这里的人好多都认识她。


我激动地上楼开了房门,冲到水笼头边掏出小弟旜弟来洗了洗,三分锺後段姐就推门进来了,然後轻轻地转身关好门,检旜查了一下,说︰「你的苟窝真乱。」


我说︰「有床就行了嘛。」


段姐一笑,大大方方地坐到床旜上,看着我。我一时倒有点不知所措了,只知道笑,段姐白了我一眼,说︰「你笑个屁,今天便宜你了,等会可要好好表现,别让我失望,来,先坐下陪我说说话。」


我就过去挨着她坐在床旜上,手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腰,很柔旜软。说了一会话,我就放松旜下来了,手开始在她的大旜tuǐ上乱旜mō,她的手也放在我的大旜tuǐ上,时不时地niē一下。


段姐那天穿的是裙子,裙下的大旜tuǐ有些汗,但是很白旜nèn,我就势把手伸了进去,里面是像纱一样的内旜裤,底部有些湿旜润,我隔着内旜裤mō了一阵,觉得不是很过瘾,手就直接伸了进去,好茂旜盛的máo啊,我在段姐耳边说了一句,段姐媚旜笑着掐了一下我的大旜tuǐ,顺势握住我的裤裆,在我耳边说「好大的基旜巴啊。」嘿嘿,其实我的基旜巴并不算大,也就是一般偏上吧。


我们就这样坐在床旜上相互mō旜着,没有声音,灯光昏暗,没多久段姐就受不了啦,开始解我的裤子,喘着cū气,像只发了情的母兽,掏出我的基旜巴来揉旜cuō旜着龟旜头,低声说,我受不了啦,你擦旜进来吧,快点嘛。


我想我还等什麽呢?一下把段姐压在床旜上,也来不及拖裙子了,直接一掀,一把就拖旜下她的内旜裤,嘿嘿,挺诱人,雪白的大旜tuǐ中间一团漆黑,空气中有股yín旜荡的味道,段姐自己快速拖旜下上衣,解旜开胸旜罩,躺在床旜上喘着气看着我,那意思很明显了。


我也不客气,几下拖旜去裤子,压到她身上,这妇旜人可真是sāo啊,自己就伸手抓旜住我的基旜巴往她下旜体凑,我顺势就顶了上去,水很多了,一下就擦了进去,毕竟是结婚多年的女人,性旜生旜活过得比较多,段姐的阴旜道不是很紧,但是水旜多挺wēn暖,擦旜进去也很舒服。段姐闭上眼长喘了一口气,说︰「好舒服﹗」


说实话,小弟在上大学那会也还是交过两个女朋友的,有过一定的性旜经旜验,但是在这种成熟旜妇旜人面前,只能算是新手了。


段姐一边摇晃着她那对又白又圆的大屁旜股主动套旜nòng着我的小弟旜弟,一边自己握住rǔ旜房,一付很享受的样子,我当然也不甘示弱了,也去mō她的rǔ旜房,一面也加紧了抽旜送,她的rǔ旜房不算大,但是很紧,一点也不松驰,不像是喂过孩子的。安静的房间里一下弥漫着肉旜体撞击的声响和段姐压抑的喘息声。


那次在做的过程中,段姐的手旜机突然响了,段姐拿过一看,原来是她老公打来的,我有些慌,不敢动了,段姐却若无其事的做了手示,要我慢慢地继续擦,一边接了电旜话,很平静地跟她老公说话,原来是老公打电旜话问她多久回家,她朝我挤眉nòng眼一边用手mō旜着我的胸旜脯一边笑着说︰「今天手气不错,再过一会就回去,让她老公先睡。」


打完电旜话,段姐就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养sǐ人了,然後抱着我的屁旜股就疯了起来,一个劲地扭旜动她的屁旜股,像要把我xī干。


成熟旜女人果然厉害,没过多久,我就交qiāng了,段姐还有些意犹未尽,掏出我那发软的小弟旜弟揉旜cuō旜着,笑嘻嘻地说,你还算不错了,坚持了这麽久,比我老公强多了,然後,她媚旜笑着问我,还能再来一次麽?


晕,看来她是想让我精尽人王啊﹗


不过,那个晚上,我还是满足了她,在她离开的时候,我又拉着她做了第二回,这回足足做了有半小时,我累得满头大汗,段姐也是,一身的汗水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但是她很满意,我看得出来,因为後来她一个劲地抱着我叫「好老公,老基旜巴。」一付疯狂的样子。


就这样,我把段姐成功拿下(也许是她成功拿下我﹗汗),我们的关系一下就成牌友变成了炮旜友,在接下来的曰子里,我们经常找机会做旜爱,有时是在我租的小屋里,有时是段姐出钱开房(她觉得我那里条件不好,洗澡不方便),我觉得在外面开房是最shuǎng的,我们可以玩得很疯狂,一起洗澡,然後再相互口旜交,而且有空调,这在夏天可是件完美的事。


在这期间,我一直想把汪姐也nòng到手﹗嘿嘿,男人嘛,总是很tān心﹗听段姐说,汪姐也是个风旜liú人物,自从离旜婚後交了好几个男朋友,只是家里有女儿,不敢带男人回家,常在外面开房,说得我眼馋,脑子里常想像汪姐光屁旜股的样子,搞得段姐有些醋意(嘿嘿,这就是女人哇﹗)


8月份的一个晚上,那天我没去打牌,在一个客户家里修电脑,结果搞到晚上10点才nòng好,从客户家出来我去吃晚饭(打工就是这样,累啊),正在吃的时候,段姐打电旜话来,让我到xx宾馆去,顺便称个西瓜上去,然後告诉我她在哪个房间。一听jiā人有约,我几口吃完饭,坐了个车就去了,在宾馆楼下的水果店mǎi了个西瓜,兴冲冲就上了楼。


进了xxx号旜房间(房间号我忘了),我才发现,段姐和汪姐两个人dāi在房里,我一愣,一问才知道,段姐跟老公吵架了,不开心,不想回家,就拉着汪姐陪她到宾馆睡,两个女人聊了一下,心情好多了,胃口也有了,就想起我来了,哈哈﹗


我就坐下来陪她们一起吃西瓜,嘻嘻哈哈地开玩笑,一直玩到快12点了,段姐朝我挤眉nòng眼地说「这麽晚了,你也别走了,就睡这里吧﹗」我说,我不走那我睡那里啊?不可能叫我睡卫生间吧?汪姐在旁边笑着说,让你跟你段姐一起睡,要得不?段姐笑着说,我刚吵架,没那个心情,你跟你汪姐睡吧,让她嚐嚐童子基﹗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