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激情文学:凡事想多了就能成真

激情文学:凡事想多了就能成真  

发布时间:2020-06-17

 美賟人沟村是闽南省西北部的一个偏远小山村,因为盛产美賟女而出名。原本安静的村子,这几天却非常热闹。因为这几天是采摘蜜桔的曰子,村外很早就来了大卡车,上賟门收卝购。

  林大宝担着两筐桔子,一步一晃朝村头yáng翠huā家走去。yáng翠huā是村里寡妇,每年收桔子的黑心张总是借住在她家。村里头早就有传言,说黑心张是yáng翠huā的姘头,两人早有一tuǐ。

  yáng翠huā的长相身段可真不赖,皮肤白卝皙,虽然三十好几了,但是看着就跟二十多岁的少卝妇没啥区别。特别是胸口沉甸甸的,就跟塞了两个大面馒头似的。村里的那些大老賟yé们,一提起yáng翠huā都是两眼放光的。林大宝一想到yáng翠huā被老sè鬼黑心张压在身下的情景,心里就酸溜溜的特别不是滋味。

QQ图片20200617065510.jpg

  yáng翠huā家就在村口,林大宝没两分钟就走到了。刚刚走进院子,林大宝就听到屋子里传来yáng翠huā紧张的声音:“张哥你别这样,院门还开着呢。”

  黑心张猴急的声音传来:“放心,这个时间没人来的!你从了我,明天我就带你去县里打一个金镯子。”

  接着就是一阵衣服被撕賟破的声音。

  林大宝顿时竖賟起了耳朵,小心翼翼地溜到了卧室窗户边上。透过窗户缝隙,林大宝看到yáng翠huā被黑心张压在沙发上。黑心张正在手忙脚乱地伸手去解yáng翠huā的内賟衣,可是越急越解不开。

  林大宝忍不住tūn了口口水。他看着黑心张笨手笨脚的样子,恨不得上前帮忙。林大宝几年賟前不小心撞见过yáng翠huā洗澡,她的身賟体至今深深烙印在林大宝脑海中。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林大宝就会联想到她。

  今天见到这种场景,林大宝心里觉得特别不舒服。黑心张这头老公租,占着有点钱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賟女人了。

  “张哥,我这几天身賟体不舒服。下次吧,下次我一定从了你!”

  yáng翠huā突然泥鳅似的从黑心张身下钻了出来,对他赔笑道。她随手拿了件衣服盖住胸口,修賟长的大卝tuǐ比例完美,就跟城里的模特似的。

  林大宝全身的xuè液都要沸腾了。这么多年过去了,yáng翠huā的身材真是一点儿都没变,甚至还更有女人味了。

  “不行!老卝子今天必须要上了你!这几年给你送了多少东西了,可是一次都没让我上手!”

  黑心张愤怒地吼了一声,一个箭步就抓到了yáng翠huā,然后把她重重地扔在床賟上。他拉住yáng翠huā的内賟衣猛拽。

  “你住手啊!我要叫人了!”

  yáng翠huā挣扎着大叫了起来。

  黑心张狰狞笑道:“你叫吧!你们美賟人沟村没男人,我看谁敢管我的事情!”

  林大宝在外面偷看,见到yáng翠huā脸上liú下两行清泪,顿时也熄miè了他心中的欲卝火。但是黑心张身材五大三cū,自己并不是对手。林大宝咬牙切齿想了想,马上退到院门口,扯开嗓子喊道:“翠huā嫂賟子,你在家吗?我来mài桔子了。”

  话音刚落,林大宝就注意到卧室里传来“咕咚”一声声音。好一会儿,黑心张才捂着wū青的额头走出门来。他面sè不善地瞥了眼林大宝,问道:“你来mài桔子?”

  “张叔,这些是我家的桔子,你看给个什么价?”

  林大宝将两筐桔子放在地上,客气地陪笑道。他余光扫到yáng翠huā还在卧室中,于是喊道:“翠huā婶子,我mā让你过去耍呢。”

  “好的,我马上去。”

  yáng翠huā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眼眶通红,对林大宝感激地笑了笑,快步离开家。

  张光賟明咬牙切齿地望着yáng翠huā离开的背影,随口道:“你们家的桔子个头太小,不收。”

  “这些桔子个个都有拳头大小。张叔你要不要再看看?”

  林大宝一听就急了,连忙从筐里拿出一个桔子递给张光賟明。这个桔子通体金黄,比拳头还大。掰賟开之后皮薄肉多,果汁饱满。

  张光賟明不耐烦地摆摆手:“再大我也不要。你爹不是有能耐吗,你让他从床賟上爬起来,自己mài去。”

  说着,张光賟明趾高气扬就转身进了屋子。

  张光賟明的话,就跟dāochuō心窝子似的。张光賟明摆明是在刻意zhēn对他们家。去年林大宝他爹林阿六,也做过几天水果生意,但是刚开张就被黑心张搅黄了。后来林阿六在县里出了车祸,至今瘫痪在床。林大宝从心里一直怀疑,那次车祸跟黑心张肯定拖不了干系。如果不是因为林阿六急等着钱mǎiyào,林大宝宁可多走几步路把桔子运到城里去mài。

  林大宝赔笑道:“张叔,我bà的yào吃完了。但是现在家里一点余钱都没有,要不你帮个忙把这些桔子收了吧。”

  黑心张回头è狠狠骂道:“没钱mǎiyào关我什么事!yé俩一个怂样,尽坏我的好事。真是晦气!”

  说着黑心张把门重重一关,不再搭理林大宝。

  林大宝无奈,只好担着桔子往回走去。刚刚走到村口,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宝。”

  林大宝回头一看,见到yáng翠huā孤零零在不远处的槐树下。月光拉长她的身影,显得十分落寞。林大宝心中顿生怜惜,连忙上前问道:“翠huā嫂賟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跟你说声谢谢。”

  yáng翠huā欲言又止。

  林大宝故作不解:“翠huā嫂賟子你为啥谢我?”

  yáng翠huā咬了咬嘴唇,幽幽道:“刚刚要不是你躲在窗外喊一声,我就被黑心张欺负了。”

  林大宝顿时脸就红了,没想到yáng翠huā刚刚早已发现自己躲在窗外偷看了。但是她刚刚为什么不叫呢,难道也对自己有賟意思?

  想到这里,林大宝顿时觉得下卝身火賟热起来。他偷眼瞄了眼yáng翠huā,发现她衬衫领口竟然敞开着。估计她是刚刚出门太急,所以急急忙忙没穿好。衬衫领口賟中如同磁铁般紧紧xī住了林大宝的目光。

  yáng翠huā见状,连忙一跺脚捂住胸口,嗔怪道:“大宝你眼睛往哪看呢。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林大宝只好收回目光,笑道:“翠huā嫂賟子,主要是怪你太迷人了。难怪刚刚黑心张也没忍住。”

  话一出口,yáng翠huā的脸sè就变了。她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对林大宝央qiú道:“大宝,今天的事情你千万别跟别人说好吗?其实我身賟子是清清賟白白的,没让黑心张占了便宜。”

  林大宝回想到之前yáng翠huā的反賟抗,就明白两人的关系并不像外面人传闻的那样有一tuǐ。不过林大宝还是不解问道:“村里人都说你俩不干净。翠huā嫂賟子你咋不把黑心张赶走?”

  yáng翠huā叹了口气:“我也知道黑心张没安好心。可是嫂賟子还欠着他一大笔钱呢,只能让他住家里。”

  林大宝这才明白过来。yáng翠huā丈夫几年賟前因病sǐ了,留给yáng翠huā一屁卝股的债。yáng翠huā现在孤零零的一个人,估计都被这些债压得喘不过气了。

  林大宝心中怜惜,虽然有心帮忙,可是自己家里也是穷得叮当响。其实不仅仅是林大宝家,美賟人沟村在闽南省都是有名的贫困村。从林大宝记事以来,村里几乎都没人盖过新房子。

  从地域位置来说,美賟人沟村地处闽南省西北,背靠賟山区,面朝大jiāng,条件非常好。听说二卝十卝年賟前,美賟人沟村是远近闻名的万元村。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二卝十卝年就迅速衰败了。

  更加xié门的是,这二卝十卝年来,美賟人沟村出生的小孩全部都是女婴,连一个男娃都没有。甚至连村里成年男人,都是病的病,跑的跑,没剩几个了。外村人经常在暗地里说美賟人沟村坏了风水,所以才会绝后。

  在农村,没有男人就没有劳动力,经济更加发展不起来。黑心张也就是仗着美賟人沟村没男人,所以才会这么嚣张。

  而林大宝,就是美賟人沟村出生的最后一个男婴。

  yáng翠huā看出了林大宝心中的窘迫,轻声笑道:“大宝你别想太多。你只要替嫂賟子保守秘密,嫂賟子就很开心了。”

  林大宝点点头:“等我以后赚了大钱,一定帮你好好教训黑心张。”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刚刚故意坏我好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教训我!”

  正在这时,两人身后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回头一看,黑心张从黑賟暗走出来,脸sè狰狞地盯着两人。

  他手里拿着一根gùn賟子,指着yáng翠huā骂道:“剑卝人!竟然敢耍老卝子!我给你两条路,一是马上还钱,二是让老卝子好好賟shuǎng一把!”

  “你做梦!”

  yáng翠huā望了眼旁边的林大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黑心张骂道。

  “剑卝人!”

  黑心张举起手中的gùn賟子,就朝yáng翠huā狠狠打去。

  “小心!”

  林大宝见状重重向黑心张撞去。没料到黑心张手中gùn賟子轨迹一变,竟然重重zá在林大宝的额头上。与此同时,他一脚踹在林大宝小腹上,林大宝整个人往后倒去,脑袋磕在村头那块石碑上。

  “嗡!”

  林大宝只觉得一道金光出现,接着昏倒不省人事。

  第二章“巫字,上横为天,下横为地。中间一竖,即为沟通賟天地。”

  “所谓巫,即为能够沟通賟天地之人。”

  “汝天生巫体,世间罕见。吾以穷极大阵困汝二卝十卝年,磨练心智。如今二卝十卝年已到,巫皇之体大成。”

  浑浑噩噩之中,一个声音进入了林大宝的脑海中。林大宝睁开眼睛,发现视线中尽是一片青蒙之sè。在正中间,隐约有一个人盘膝坐着。刚刚的声音就是这个人发出来的。

  林大宝鼓足勇气问道:“你是谁?这里哪里?”

  那人的声音飘忽不定地传来:“吾乃巫皇,困于巫界。你我即有缘,我传你巫皇传承。但是成就如何,全凭汝自身造化。”

  说着,那人一指点在林大宝的额头。林大宝顿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贯穿了自己额头。随后,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出了许多神奇的知识。占卜、巫术、巫医、风水、甚至是巫武。各种闻所未闻的知识,瞬间充满了林大宝的大脑。

  许久之后,这人才收回手指,大笑三声道:“记住,医一人之病者为小巫;医天下苍賟生者为大巫。巫术极致,可治百病,可医囯运,可通賟天地。你切勿浪费这一身机缘!”

  说着这人身賟体竟然逐渐虚化,从林大宝眼前消失不见。

  林大宝反应过来,连忙喊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吾在巫界,有缘即可再见。”

  “大宝,大宝你没事吧?”

  yáng翠huā焦急的声音传入林大宝的耳朵中。林大宝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yáng翠huā的怀中。林大宝的脑袋,刚好枕在yáng翠huā的大卝tuǐ上,眼皮一抬就能看到yáng翠huā巍峨的胸卝部。隔着衣服,林大宝甚至能够看到里面一抹雪白。

  一股女人独有的幽香飘入林大宝的鼻子里,让他下卝身顿时有了反应。

  “大宝,你终于醒了,吓sǐ嫂賟子了。”

  yáng翠huā松了一口气,重重拍拍胸賟脯道。

  随着yáng翠huā的动作,她巍峨的胸卝部如同欢拖的大白兔,上下抖动起来。林大宝不jìn呻卝吟了一声:“翠huā嫂賟子你好胸啊。”

  “我怎么凶了?”

  yáng翠huā一头雾水。

  林大宝指着yáng翠huā的胸卝部,sè迷迷地笑道:“就跟两个白面馒头似的,能不胸吗?”

  yáng翠huā狡黠一笑:“好看吗?”

  林大宝忙不迭地点头:“好看好看!要是能再看仔细点就更好了!”

  “哼!就知道你个小liú氓也是个huā賟心大萝卜。”

  yáng翠huā在林大宝大卝tuǐ上狠狠掐了一把,酸溜溜嗔怪道:“村里这么多大姑酿小媳妇整天围着你转,还不够吗?”

  林大宝心里顿时大呼冤枉。林大宝是美賟人沟村近二卝十卝年来唯一的男人,因此特别受村里那些小媳妇大姑酿的欢迎,没事就让林大宝帮忙干点活啥的。没想到这竟然成了自己huā賟心大萝卜的象征。

  “黑心张呢?”

  林大宝从地上一跃而起,扭头问道。

  “他看到你晕倒,就开车往城里跑了。”

  “哼!算他逃得快!”

  林大宝愤愤骂了一句,然后对yáng翠huā叮嘱道:“翠huā嫂賟子你先回去吧。要是黑心张回来找你麻烦,你马上来通知我。”

  yáng翠huā点点头,转身离开。林大宝一个人在黑賟暗中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村外走去。刚刚得到的巫皇传承中提到,自己这二卝十卝年之所以会如此穷困,是因为巫皇布置了一个穷极大阵来磨练自己的意志。现在二卝十卝年期满,是该破掉大阵的时候了。

  村外有条汶jiāng,用一座石桥连着。巫皇风水中提到“liú水主财”,意思就是说一个地方的财运强不强,取决于此处的河川走势。就比如说huá夏囯最富饶的jiāng浙一带,位于长jiāng出海口,风水中称为“蛟龙入海”,必定财运飞黄腾达。huá夏囯中部的武昌,位于三jiāng交汇处,属于“三龙拱珠”的风水格jú,因此也能够成为一方重镇。

  美賟人沟村穷困了二卝十卝年,肯定是在河中被动了手脚。

  林大宝如同鱼儿一般在河中穿梭,突然注意到河底埋着一个青sè的陶罐,隐隐之中跟林大宝有所感应。林大宝连忙游过去,从淤泥中将陶罐挖了出来。上岸打开之后,林大宝发现陶罐中装着一个木头小人,压在一块龟壳上面。

  龟壳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破去木人,大阵即破。龙甲通灵,望善用之。”

  木头小人的四肢和头部,分别刻着“穷、病、孤、衰、残“五个字。林大宝一看顿时就怒了。怪不得美賟人沟村这二卝十卝年来又穷又倒霉,村里的不生男婴也就bà了,就连男人们身賟体也越来越差。别说赚卝钱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就比如说自己老bà,好端端的出门做生意,竟然也会遇到车祸。

  原来就是这个小人搞的鬼。

  林大宝抓起这个小人,一把火就在河边烧了。随后,林大宝拿起了那块龟甲。纸条上说,这块龟甲叫做”龙甲“,是配合巫皇传承使用的。

  “回去再好好研究。”

  林大宝转身刚要离开,突然见到不远处的树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现在虽然是晚上,但是林大宝的视力比常人高出了很多,一眼就看出那竟然是一个蜂巢!

  有蜂巢就有蜂蜜,甚至是蜂王浆。现在野生蜂蜜,市面上可以mài到200块钱一斤!野生蜂王浆更贵,要300一斤。但是野生蜂巢很难找,所以村里人一年到头也碰不到几个!

  没想到村外不远的树上竟然就有这么大一只!看来果然是破掉了穷极大阵以后,自己要开始转运了!

  林大宝乐得嘴巴都要咧歪了。他二话不说,拖賟下外套蒙住头,就跟猴子似的爬上了树。用賟力一摇,蜂巢应声落地,里面的蜜蜂嗡嗡嗡向林大宝追来。林大宝早有打算,直接从树上跳进了河水中。

  足足十分钟后,林大宝才小心翼翼从河中爬了出来。愤怒的蜜蜂已经飞走了,地上扔着一个水桶大小的蜂巢。

  “这下赚卝翻了。”

  林大宝开心地将蜂巢扛回了家里。这么大一个蜂巢,里面至少有十多斤蜂蜜,至少能mài2000块钱。价賟格更贵的野生蜂王浆,里面也有五斤多,起码值1500块钱。

  算下来,一个晚上的收入就有3500块钱了!

  村里人见到林大宝扛着一个蜂巢往家走,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有几个小媳妇更是肆无忌惮地对林大宝开玩笑道:“大宝啊,你送我一斤蜂王浆,我让你qīn一下怎样?”

  “大宝,听说蜂王浆丰胸的哦。你要不要来看看嫂賟子需不需要?”

  “就你那飞机场,早就没救了。大宝啊,你看嫂賟子我的大不大?”

  又一个年轻媳妇在门口朝林大宝招手,还故意挺了挺巍峨的胸卝部。

  一路上,林大宝被调賟戏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没办fǎ,谁让自己是村里最年轻的单身汉呢。不过林大宝也知道,大家只是开玩笑而已。村里人性格都很淳朴,喜欢开玩笑。

  林大宝走进自家院子,就听到屋里传来嚷嚷声:“这钱你们要是再不还,我就chāi了你们的房子!”

  第三章林大宝听到声音连忙冲进了房间。房间里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瘦得跟猴子似的,大晚上还戴着一副墨镜。他见到林大宝进门,略微惊讶道:“你竟然没受伤?”

  “孙善财,你来干什么!”

  林大宝盯着他问道。孙善财是村里的混混,常年跟着黑心张混饭吃。黑心张前脚刚跑,孙善财就找上賟门来了。不用说,肯定是两人商量好的。

  孙善财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得意道:“我是来要债的。你们欠我的两千块钱,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还。”

  “还你妹!再不滚,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苟tuǐ!”

  林大宝cāo卝起墙角的扁担骂道。孙善财一看,马上一溜烟窜出了院子。他站在院子门口,指着林大宝骂道:“那两千块钱是你们签字画押的。要是三天内不还钱,我去fǎ賟院告你们!”

  说着,孙善财趾高气扬地跑了。

  母qīn张卝兰卝芳坐在床头唉声叹气:“孙善财这个挨千dāo的,这是要讹我们钱啊。”

  去年父qīn林阿六出车祸住院,张兰huā到处借钱。孙善财欺负张卝兰卝芳不识字,骗她写了一张2000块钱的借条。而后,孙善财就经常拿着这张借条来讨钱。

  “都怪我没用。”

  林阿六艰难地从床賟上坐起来,自责道。他牵动了伤口,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林大宝连忙上前扶住林阿六,劝道:“bà,你别多想。孙善财他本来就不是好人,我迟早要收拾他。”

  “他跟黑心张是一伙的,咱们惹不起的。对了,桔子mài掉了吗?”

  张兰huā转头问道。

  林大宝摇摇头:“黑心张说不收我们家的桔子。”

  张兰huā担忧道:“那可咋办啊。你bà的yào明天就吃完了。”

  林大宝连忙把蜂巢抱进了屋子,笑道:“这是我刚刚nòng的,明天一早就拿到镇上去mài。到时候就有钱mǎiyào了。”

  说着,林大宝从蜂巢中捞出一些蜂王浆,泡成水后让他们尝尝味道。蜂王浆是滋补jiā品,对身賟体好处很大。两人各自喝了一杯,就坚持不再喝了。

  “给我们喝是糟蹋了。还是多留点,明天去mài点钱吧。”

  张兰huā叮嘱道。

  林大宝闻言,只好收起了蜂巢。他望着躺在床賟上,脸sè虚弱的林阿六,突然心神一动,开口道:“bà,我帮你推拿一下吧?”

  “你会推拿?”

  两人都投来怀疑的眼神。

  林大宝连忙解释道:“我最近一直在看按賟摩推拿的书,多少会一点。书上说了,bà这种情况属于经脉滞阻,导致精xuè运行不畅。用推拿是可以很好缓解症状的。”

  林大宝刚刚发现,巫皇传承中竟然也有推拿按賟摩的知识。不过如果林大宝当然不能说实话,只能hú编一个理由糊nòng一下。

  “好!我就让你试试吧!大宝要是能自学成才,掌握一门技术,以后生活就有保賟障了。”

  林阿六点头同意了。

  “都怪bàmā没用。别人家孩子这个年纪都在念大学,大宝只能自学推拿。”

  张兰huā賟心疼地看着林大宝,眼眶又红了。

  林大宝从厨房卝中端来热水,先将林阿六全身擦賟拭了一遍。林大宝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精妙的人賟体xué位经脉图片,随后一大段口诀也慢慢浮现。

  “浮为心肺,沉为肾肝。四时百病,不可不审。”

  林大宝心中默念巫皇传承中的推拿口诀,双手在林阿六背部推拿起来。随着林大宝的动作,原本脸sè苍白的林阿六,竟然渐渐红卝润,呼xī也变得平缓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林阿六竟然在床賟上沉沉睡去了!

  “果然有用!”

  林大宝大喜。林阿六自从瘫痪之后,身賟体每天都在疼痛折磨,几乎从未熟睡过。没想到这次才按賟摩了几分钟,就能够睡着了。

  林大宝按賟摩好之后,轻轻退出房间。他心中打定主意,一定只好父qīn的病!

  第二天一大早,林大宝就带着蜂巢往县城赶去。

  美賟人沟村距离县城有三十多公里山路,每天只有早晚两趟小巴车。林大宝在车站等了没一会儿,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竟然是yáng翠huā。

  yáng翠huā见到林大宝也在等车,也快步上前惊喜道:“大宝,你也去城里?”

  林大宝拍拍手里的蜂巢,笑道:“昨晚捡了个好东西,今天去mài了。”

  yáng翠huā看到林大宝手里提着的蜂巢,也露賟出羡慕的表情。野生蜂蜜和野生蜂王浆,在县城里能mài不少钱呢。像林大宝手中这只蜂巢,少说也能mài上3000块钱。这在农村里,可是一大笔收入了。

  只是现在野生的东西都不好找。虽然美賟人沟村地处深山,也不常见。

  “后来黑心张没回来找你麻烦吧?”

  林大宝关切问道。

  yáng翠huā闻言脸一红,点点头:“没有。不过他有我家钥匙,我准备把门锁换了。”

  yáng翠huā声音越说越低,脸红了一片。她今天穿着一件V领的白底素huā紧身连衣裙,两条笔直修賟长的大卝tuǐ从连衣裙下摆伸出来,就跟象牙雕琢的一样。

  林大宝想到昨晚见到yáng翠huā身賟体的场景,xuè液都沸腾起来。他忍不住笑道:“翠huā嫂賟子穿成这样,别人还以为你跟我约会呢。”

  yáng翠huā如水般柔情的眼睛蓦然一亮,马上又黯淡下去:“你怎么会找我这种残huā败柳约会呢。”

  “谁说你是残huā败柳了!翠huā嫂賟子你从小都是我的女神呢。”

  林大宝哈哈一笑。

  没一会儿,小巴车终于摇摇晃晃地从远处开来。两人上车之后,发现就剩后排两个位置了。小巴车位置本来就小,两人坐下后,几乎紧紧賟贴在了一起。yáng翠huā都快压着林大宝的手臂了。

  林大宝只好卝紧紧缩着身賟子,才让自己不会碰到yáng翠huā的敏卝感卝部卝位。

  “砰!”

  小巴车在崎岖的山路中颠簸了一下,林大宝不留神往旁边倒去。他连忙手往旁边一撑,没想到入手处竟然是一片高賟耸的柔賟软地带。yáng翠huā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嗔怪着望向林大宝。

  林大宝一脸尴尬解释道:“车子颠簸,我不是故意的。”

  “哼!小liú氓!”

  yáng翠huā羞红的脸宛如熟透了的红苹果,让林大宝差点忍不住上前咬伤一口。

  车子摇摇晃晃,就跟摇篮一样让人忍不住沉沉欲睡。渐渐的,yáng翠huā的身賟体渐渐往林大宝靠过来。林大宝感觉到yáng翠huā的小脑袋搁在自己胸口上,沉沉睡去。

  她的身賟体,就宛如一只考拉,几乎整个都挂在了林大宝身上。高賟耸丰卝满的团子,挤賟压着林大宝的手臂,酥卝酥卝麻麻地十分舒服。

  林大宝小心翼翼地往外抽手,没想到yáng翠huā嘤咛了一声,反而把林大宝抱得更紧了。

  四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在终点站邻水县停下了。

  第四章“下车了下车了!”

  司机停下车子,回头喊道。熟睡中的yáng翠huā一惊,顿时从熟睡中醒来。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牢牢抱着林大宝,就跟情賟侣一样。

  一股迷醉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钻入她的鼻子里,让yáng翠huā脑海一阵晕眩。她马上松开手,低下红彤彤的脸庞:“你怎么不叫醒我?”

  林大宝从yáng翠huā胸口收回视线,笑了笑:“你昨晚没休息好,能在车上好好睡一觉也不错。”

  两人走出车站,yáng翠huā好奇问道:“你准备去哪里mài蜂巢?”

  林大宝想了想:“就去yào店吧,顺便给我bàmǎi点yào。”

  “那我先去摆摊,晚点一起回去。”

  说着,yáng翠huā拎着背篓先离开了。

  林大宝转身,径直来到一家叫归賟真堂的yào店。林阿六曰常吃的yào,都是在这里mǎi的。据说这家店的老板是一名单身美賟女,不过林大宝从未见过。

  “你好,欢迎光临。”

  一进门,里面就传来销卝shòu周建客气的招呼声。他抬起头,发现来人是林大宝,顿时脸sè就沉了下来:“你还敢来?上次的yào钱还没结清呢!”

  林大宝摇头一笑,把蜂巢放在柜台上:“你们yào店收卝购野生蜂蜜吗?”

  周建随意瞥了眼蜂巢,马上不屑道:“这是人工养殖的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农村人经常用掺了糖水的人工蜂蜜骗人。”

  “这真的是野生蜂蜜,我昨天晚上才从树上nòng下来的。”

  林大宝耐心解释道。说着,他拿出一个小勺子,挖了一小块蜂蜜递给周建,让他尝一尝。

  蜂蜜通体金黄,散发着醇厚的香气,就跟液賟体黄金一样。入口之后,甜味瞬间释放,顺着xuè液渗透入了全身的máo孔之中。

  周建几乎顿时就判断出来,这不仅是野生蜂蜜,而且是最顶级的“液金”级。所谓“液金”,就是指蜂蜜通体金黄,如同liú动的黄金。这种蜂蜜不仅口感上jiā,而且yào用价值极高,市面上价賟格至少300块钱一斤。

  周建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漫不经心道:“是不是假蜂蜜,难道还能骗得过我的眼睛?看在是熟人的份上,这些蜂蜜100元一斤我收了。”

  听到价賟格,林大宝不jìn皱了皱眉头。100元一斤,是市面上最普通的人工蜂蜜价賟格。周建是内行,难道还判断不出这些是野生蜂蜜?

  林大宝连忙解释道:“人工蜂蜜是不能拉丝的,你要不要再看看?”

  说着,林大宝用勺子轻沾蜂蜜,往上一提。顿时,勺子在蜂蜜上拉出了一根30多公分的金丝。这根金丝虽然十分纤细,但是韧性却很足,完全没有断掉。

  “哼!现在人工技术这么发达,做出拉丝效果有什么大不了的。100块一斤,你爱mài不mài。别耽误我做生意。”

  周建不听林大宝的解释,故意不耐烦道。

  林大宝顿时明白过来,周建是故意在找茬,想要低卝价收卝购。事到如今,林大宝也不愿意纠缠,拿起蜂巢就往外走去。只要是野生蜂蜜,根本不愁mài,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sǐ。

  周建一看,连忙从柜台里出来,挡在林大宝面前:“你去哪?”

  “既然你不相信这是野生蜂蜜,我只能去别家了。”

  周建露賟出些许慌张的神情。他假装为难道:“别说我不照顾你。150块钱一斤,这已经是最高的友情价了。”

  “不mài!”

  林大宝拔tuǐ就走。

  “哼!想走,先把钱还了再说!”

  周建依旧挡在林大宝身前,“你还欠我们yào店800块钱。还不上的话,就用蜂蜜抵债!”

  林大宝的脸sè逐渐转冷。他总算明白过来,周建根本就是想要坝占这些蜂蜜。他如果用100元一斤的价賟格收下蜂蜜,倒手至少能赚2000,几乎等于一个月的工賟资了。

  怪不得他会眼红。

  林大宝正sè道:“等我mài了这些蜂蜜,马上就会还钱的。”

  “哼!要么现在还钱,要么把蜂蜜留下!”

  周建虎视眈眈地盯着林大宝手中的蜂蜜,反手就把yào店的门关上了。

  林大宝见状,心中顿时也冒出了火气。他将蜂巢重重搁在柜台上,毫不客气道:“你还想硬抢不成?”

  林大宝一米七卝五的个子,由于常年干活,身上全是健硕的肌肉。他大声吼了一声,让周建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周建目光躲闪,掏出手賟机威胁道:“乡巴佬,敢在我们城市里撒野!信不信我叫人打断你的tuǐ,让你爬回去!”

  “你试试!”

  “吵什么!”

  正在这时,yào店二楼响起了一声清冷的喝声。林大宝回头一看,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从二楼款款而下。她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水墨旗袍,头发随意挽成一个发髻。乍一看,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美賟人。

  见到这个美賟女出现,周建顿时吓了一跳。他连忙上前,犹豫道:“梅姐你怎么在这里?一点小纠纷而已,已经没事了。”

  苏卝梅目光转向林大宝:“发生什么事了?”

  林大宝正要回答,见到周建在背后不停做qiú饶手势,看样子应该是要让自己帮他隐瞒这件事情。林大宝呵呵一笑,对苏卝梅解释道:“刚刚yào店伙计让我把这只野生蜂巢以100一斤的价賟格mài给他。如果不mài的话,就要让我爬回村子。”

  苏卝梅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她转向周建,清冷问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周建的额头上冒出了细汗,tūntūn吐吐解释道:“梅姐你别听他hú说。最近yào店里有很多农村人用假蜂蜜冒充野生蜂蜜,所以我就多问了两句。”

  林大宝恍然大悟:“这么说,你刚刚说打断我的tuǐ,也是多问了两句?”

  苏卝梅望着周建难堪的脸sè,顿时明白了大半。她从钱包中掏出几张人賟民币扔在柜台上,淡淡道:“如果不是我今天刚好在这里,还不知道你会背着我欺诈顾客。从今天开始,你不用上班了。”

  “梅姐,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次吧!”

  周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急声qiú饶道。

  “知道错了就滚!”

  苏卝梅语气清淡,但是却有一种不容抗拒的震慑力。

  周建见状,只好抓起钱离开yào店。临出门的时候,他怨恨地盯着林大宝,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苏卝梅目光转向柜台上的蜂巢,微微点头道:“确实是野生蜂巢,而且还是液金级别的。你是要分开mài,还是整个出卝shòu?”

  林大宝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分开mài,就是按照蜂蜜300一斤,蜂王浆450一斤,蜂巢50一斤的价賟格出卝shòu。如果整个打包出卝shòu,价賟格是6000元。”

  苏卝梅耐心解释道。

  林大宝心中盘算了一下。如果分开销卝shòu的话,10斤蜂蜜大概可以mài到3000左右。蜂王浆数量不多,估计在2000元左右。蜂巢更便宜,估计500左右。看来苏卝梅的价賟格确实很公賟道。

  林大宝选择了打包出卝shòu。很快,6000块钱到手。mō賟着口袋中崭新的人賟民币,林大宝心中那叫一个激动。没想到穷极大阵刚刚解除,马上就赚到了这么多钱。看来巫皇传承说的没错,自己果然是要否极泰来了。

  “这是我的名片。下次如果还有野生yào材,你直接联賟系我。”

  苏卝梅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林大宝。名片上印着一支梅huā,简单写着“苏卝梅”两个字。

  林大宝xī了xī鼻子,一股淡淡的梅huā幽香传到鼻子中。

  第五章林大宝从yào店中mǎi了yào,付完钱后转身离开。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突然从旁边的商店中走出来一个人,正好跟林大宝撞了个满怀。

  顿时,一股女人幽香迎面扑进了林大宝怀中。

  “对不起对不起。”

  对方从林大宝怀中钻出来,忙不迭地跟林大宝道歉。林大宝一看,原来是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她手里拿着手賟机,估计是在打电賟话的时候没有看路。

  她身穿一件白sèV领修身衬衫,下卝身是一条包tún短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林大宝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没想到自己难得进城一趟,竟然接连遇到两个大美賟女。

  看来得到巫皇传承之后,不仅好运来了,就连桃huā运也接踵而至。

  “没事。”

  林大宝笑了笑。

  女子也抱歉地笑笑,快步往路边一辆红sè宝马车走去。正在这时,林大宝感觉到口袋中那块龟甲微微发烫。掏出来一看,林大宝看到龟甲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四道歪歪扭扭的纹路。与此同时,林大宝的脑海中浮现出两行字:“劫shā金纹散乱冲,又多成败又多凶。”

  林大宝这才想起来,巫皇传承提到过,龟甲是巫皇传承中的圣物,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从这两句偈语看,这女人恐怕会遇到麻烦。

  林大宝连忙叫住她:“等等。”

  桨秀娜一边回头,一边对着电賟话说道:“不行!你这批桔子的品质太差。我们水果店主打精品,宁可错过这波桔子行情,也不能收卝购这种桔子。不说了,我现在还有事。”

  说着,桨秀娜挂断电賟话,对林大宝狐疑道:“你有什么事吗?”

  林大宝没有回答,而是直直地盯着桨秀娜的脸庞看,一边看还一边摇头。

  “神賟经病!”

  桨秀娜见林大宝迟迟不说话,以为他是耍liú氓的混混。她顿时柳叶眉微蹙,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林大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小跑两步挡在桨秀娜的身前,问道:“你是不是去谈生意?”

  桨秀娜一脸戒备地望着林大宝:“关你什么事?”

  林大宝继续追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生意是不是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很有可能会损失一大笔钱。”

  桨秀娜顿时大吃一惊,拖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她经营的水果超市,最近确实出了一些问题。现在本来是桔子上市的时间,但是由于今年雨水太多,导致桔子的产量和品质都很低。而那些批发商也乘机抬价,把价賟格抬高了整整一倍。

  如果桨秀娜踏空这波桔子行情,会损失一大笔定金!

  “我不仅知道这些,而且我还知道你生意之所以出现问题,跟水有很大的关系。”

  林大宝继续侃侃而谈。

  “你是谁,是不是在暗中调賟查我!”

  桨秀娜连忙往后退了两步,一脸jǐng惕地盯着林大宝:“你是不是那个人派来的?”

  林大宝摇摇头:“我不是别人派来的,而且之前也不认识你。我之所以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你把这些事情都写在脸上了。”

  “什么意思?”

  桨秀娜一头雾水,掏出化妆镜看了看。

  “虽然你化了妆,但是脸上的气sè却不一致,说明遇到了烦心事。脸上皮肤保养得很好,可是眼角却出现了几缕交错细纹。这种细纹被称为是劫金纹,是生意失败、破财的象征。另外你手中带着红丝带,说明今年应该是你的本命年。今年是猴年,忌水。正所谓猴子水中捞月一场空,所以我才断定你的生意失败跟水有很大的关系。”

  林大宝侃侃而谈道。他心中也万分惊愕,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无形中学会了这么多面相风水知识。

  桨秀娜将信将疑地看着林大宝,片刻之后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是算命的?我差点被你骗了。”

  林大宝正sè摇摇头:“我是从你的面相中判断出来这些的,并不是骗你。你要是不信就算了。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如果你去谈生意的话,最好不要去水边,而要去山中。因为猴子忌水,但是喜欢山林。这样才会有賟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我就多谢你了。”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坝文学] 回賟复数字69, 继续阅读高卝潮不断!

  桨秀娜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转身上车。车子发动之后,她鬼使神差摇下车窗,对远去的林大宝喊道:“你住在哪里?”

  “秀水镇美賟人沟村。”

  林大宝的声音远远传来。

  “真是有趣的人。”

  桨秀娜微微笑了笑,宝马车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消失在街头。

  林大宝径直去了菜市场,准备找摆摊mǎi菜的yáng翠huā一起回去。刚刚走到菜市场门口,就看到不远处围了一圈人。人群中有嬉笑声,隐约还有yáng翠huā焦急的声音传来。

  林大宝连忙上前推开人群。一个顶着一头黄máo的混混,站在yáng翠huā面前,吊儿郎当賟道:“我这套衣服是名牌!现在nòng成这样,就赔500块钱行了!”

  “这就是hú磊,他叔叔是菜市场管理处的。”

  “我上次也被他讹了500块钱!”

  “哼!这个shā千dāo的又在欺负人了!”

  “……”

  人群中的议论,让林大宝很快就nòng明白了事情原委。hú磊仗着自己叔叔是菜市场管理处的人,时不时过来敲竹杠。没想到他这次,竟然盯上了摆摊mài菜的yáng翠huā。

  yáng翠huā都快急哭了,辩解道:“你衣服明明是自己nòng脏的,为啥我要赔。”

  hú磊得意洋洋地望向众人:“你说不是你nòng脏的,你问问有谁看到了?”

  yáng翠huā一脸哀qiú环顾四周。可是大家都惧怕hú磊,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她气得浑身发賟抖,声音颤賟抖道:“不是我nòng脏的,而且我没钱。”

  “有钱赔钱,没钱就肉偿。”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坝文学] 回賟复数字69, 继续阅读高卝潮不断!hú磊上下打量了一番yáng翠huā,sè迷迷地大笑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本来就是冲着yáng翠huā来的。菜市场中难得遇到yáng翠huā这样的大美賟女,当然不能放过。而且hú磊心里清楚,在菜市场摆摊的人基本都是农村来的穷人。她们没钱没背景,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

  yáng翠huā手足无措的模样,更是激起了hú磊心中的原始欲卝望。他猖狂地大笑了一声,伸手朝yáng翠huā胸口抓去。

  正在这时,一只手斜伸出来,如同钳子一样扣住了hú磊的手腕。接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说你衣服是她nòng脏的,有谁看到了?”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