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单身女性经常泡吧危害重大,不注意久会失身

单身女性经常泡吧危害重大,不注意久会失身  

发布时间:2020-06-15

林月欣与张珠珠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两人一起念大学,连分配工作都在一起。都在一家囯企里任部门经理。两人下九点班后结伴回家。


  路上张珠珠拉开话匣子:「月欣,我老公不在家,一个人住的害怕,你陪我嘛。」


  「不行,整晚不回家,我老公会说的。」


  听到好朋友拒绝,张珠珠黯然埋怨着:「还一起长大的姐妹,见姐妹困难都不帮忙,什么姐妹情深,我看呀是重sè轻友。」老朋友生气了,林月欣连忙解释:「珠珠……别这样啦!我也想陪你的,可是……」

QQ图片20200615150628.jpg

  「怕老公生气?」


  「不是这,是整晚晚不回家,毅成会担心sǐ的。」张珠珠听后笑道:「担心?我看是怕你偷人吧?」林月欣见珠珠说的那么露骨,俏鷹脸一红道:「才不是,人家年纪一大把了,怎么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嘻嘻,做鷹爱还叫无聊啊!那你和成哥晚上不做鷹爱?」看来这妮子越说越离谱了,林月欣连忙搬出老公鷹道:「不和你说了,我打个电鷹话,如果毅成答应我陪你,今天就去你家住。」说完就拿起手鷹机拨号。


  刚拨通张珠珠就把手鷹机抢走,闪到一边热情和月欣丈夫说话,热情洋溢的对话完毕,张珠珠才把电鷹话交给了林月欣。


  「老婆,既然有事你就去吧,我支持你!」说完就挂了,这一挂nòng的林月欣满头大雾。平时把自己看的铁紧的丈夫,竟然会同意自己在外留宿。


  看到张珠珠坏坏的笑意,知道就是这家伙nòng的鬼:「sǐ八婆,你和我老公说些什么,竟然会答应我和你……」


  张珠珠知趣的一面跑着一面扮鬼脸笑道:「月欣怎么满口cū话,简直像个泼鷹妇,哎哟……嘻嘻嘻。」


  就这样林月欣被骗到好友家,二人清洗了一身污垢后,裹鷹着máo巾来到客厅。


  「月欣,我带你去迪巴玩。」


  「迪巴?开玩笑吧我们这把年纪跑那去,会吓坏人家孩子的。」听到这话林月欣摇着头,并且看怪物样的盯着张珠珠


  张珠珠洒然一笑,站起身鷹子走到镜子前,掀掉máo巾将凹凸曲线的身材对着镜子转了一转,双手捧着高鷹耸的rǔ鷹房比画一下,rǔ波荡漾哦。


  「什么年纪的,你看我的身材不是很棒。」看见张珠珠这样的自恋,林月欣「哎」的叹了口气,准备去房间休息,刚经过珠珠身边张珠珠忽然出手将林月欣围着身鷹子的máo巾扯掉。


  「啧啧,月欣你的身材也很棒,要凹有凹要凸的有凸,不过那片森林也太大了,不过nǎi鷹子到保养的不错,象水蜜鷹桃。」


  身鷹体被强行bào鷹露后加上张珠珠的赞美话语,林月欣苦笑一下,真不知道该骂她还是该谢谢她的赞美。没fǎ下就一句「你疯拉。」把张珠珠打发掉。


  见老朋友涨红了脸张珠珠识趣的继续先前的话题道:「陪我去迪巴玩嘛。」「那是年轻人的地方。」


  「啥?年轻人地方咱们就不能去了吗?记得最近你学了不少自鷹由舞,不去那表现一下多可惜呀。」提起林月欣新学的自鷹由舞,可让她骄傲了。在家中每次她跳的时候,丈夫就一副几年没吃腥的模样望着她。等她跳完后身上的汗还没来得及揩就如饿虎样扑来,以后的……到此面都红了。


  见老朋友沉默了,张珠珠知道其心动了,于是趁热打铁道:「月欣,你要担心年纪的话就不用担心了,我可有一套极好装备。」说完就跑进屋子里去了。


  张珠珠离去后,林月欣的心也热乎起来,想起自己的自鷹由舞让迪巴的小伙子小姑酿们目瞪口dāi的样子,久违的虚荣心泛上心头。心也随着动鷹荡起来,此时张珠珠拿着一袋子东西跑了出来。


  几个五颜六sè的假发,和一大堆衣服。此时张珠珠头正戴着绿sè的假发,虽然样子可笑,但不事先知道她是谁,还真难认出来,并且人也显的很年轻。


  「来嘛,试一套看看。」看见好友青春洋溢的样子,林月欣拿起一套试了一下,镜子里的她涣然一新。一头妖鷹艳的红发,黑sè软料的超短裙的搭配下,简直就是性鷹感女神的化身。


  「真漂亮,比女明星还性鷹感,还有型。」


  听着好友的赞美林月欣扑哧一笑「还明星了,我呀看就象老妖怪。」「老妖怪?」疑问号一冒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两人咯咯笑做一团。


  黑马迪巴城,位于市区较偏僻的地方。之所以偏僻因为迪巴产生的噪音啦,地处市郊但来往的人却不少。


  刚进去热辣振奋的音乐传来震撼人心,看着那舞台中间疯狂扭鷹动的群鷹体,张珠珠的蛇样身鷹体跟着音乐扭了起来,林月欣第一次来,但也不例外跟着张珠珠一路扭着身鷹子进去,两人惹火的身材顿时引来不少年轻男孩的口哨。


  张珠珠来过多次对此好不见怪,林月欣却不好意思地跟在她后面。刚进去一点,惊艳的青年纷纷围拢过来,借着机会用身鷹体磨蹭林月欣二人,前面走着的张珠珠倒是坦然受之,一双高鷹耸的rǔ鷹房被男孩挤的扁扁的,丰鷹满的屁鷹股被男孩è意的用下鷹身磨蹭着。


  而张珠珠却如往常一般微笑着,就象没有被人性sāo扰一样。还没等她多想屁鷹股那里已经感觉有人è意的碰鷹触。凭她的直觉那硬鷹邦鷹邦的东西,就是男人驳起的性鷹器guān。


  那东西还轻微的蠕鷹动着「噎,真è心!」林月欣连忙移开身鷹子,跟着张珠珠拼命往里走。


  林月欣、张珠珠终于走到了舞台的边上。上一个舞刚完,场地还算空闲,林月欣借着机会忙着整理衣裳的褶皱。


  「月欣你整理那什么?」月欣红着脸手抚平tún鷹后被微卷起的裙边:「这里太挤了,衣服……」张珠珠本身就深有体会,怎么会不知道:「月欣你裙子那卷的那么高,屁鷹股都露鷹出来拉!」


  林月欣将裙边扯平,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珠珠,瞎说什么!」「嘻嘻,我hú说?那里明显五个指头的印子嘛,在说我不也一样被挤人揩油了,你看。」说到这张珠珠故意停顿一下,然后双手放到胸口上,神秘的接道:


  「这刚才不知道被谁抓了这里一把,力气好大的,都nòng疼我了。」说着还起邹眉头,意思那一下真的好疼。


  「晕,胸鷹脯被sāo扰后,竟然……担心的是疼!……」到此林月欣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就是自己好了多年的老友,惊诧之下自然嘴巴张的大大的,人洒洒的。


  张珠珠早就料到老友会如此了,心想着什么年代,今天就要好好的给她开化开化思想。


  拍拍楞住的老友道:「月欣,别这鬼表情,你想我们这么大了,还不是把年轻人勾的一楞一楞的,说明我们魅力不减当年。」光说还不够,这张珠珠挺鷹起胸来扭了几下,丰鷹满的胸rǔ随着颤鷹抖后才满意的站在舞台的中间。


  rǔ圆的波浪随着她的站立停止了震动。那要命的媚眼对着身着怪异的青年们猛甩,惹的那些对视到她那妖鷹艳的眼神的年轻人,不是吹尖利的口哨就是那点头献媚的笑脸。


  看见老朋友这么风光,林月欣心里感觉怪怪的。此时迪巴再一次的高鷹潮起来了,激烈而带动身鷹体旋律的音乐响了起来,周围的人纷纷走到中鷹央。


  张珠珠拉起好友耳朵大声叫着:「走上去跳舞,这没人认识我们,放心的痛快一场,咱们不你年轻人差。」给好友下了定心丸,一面随着音乐展示性鷹感的身姿,一手拉着还缅甸的林月欣上了舞台。


  舞台是任何人都想展示自己的地方,多了这里不论你多矜持,面对着激鷹情澎湃的场面,加上那颗定心丸林月欣决定今天疯狂一回,高挑丰鷹满性鷹感的曲线,随着她疯狂的起舞而魅力四射,原本被张珠珠xī引过去的不少男孩正愁惹火的女人无缘共舞,随着林月欣的舞动他们又发现了个新大鷹陆,年轻的小伙子涌了过来。


  前面、左边、右边、年轻的男孩向她这中年妇女展示着舞姿,并且挽起衣袖显示着那或结实或瘦小的胳膊。前后的男孩疯狂的甩动着身鷹子,借着高鷹潮的机会将身鷹体靠了过来,疯狂两个男孩前后夹击,互相的下鷹身紧密接鷹触摩擦。那男性的刚阳在身鷹体周围显示着。


  瘙鷹养的感觉由腋下开始顺着身鷹体的曲线下移,接着滑鷹到tún鷹部慢慢的揉鷹着,忽然那灵巧的手伸到大鷹tuǐ内鷹侧朝里mō去。


  「啊!」喧哗的音乐下,林月欣的惊叫显的那么无力,闻声后那偷xí三角的狼手迅速的离开,当愤怒的林月欣转身后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找不着偷xí的人,转过身鷹子的时候对面男孩盯着她笑,暧昧不肖地眼神仿佛在说:「装什么呀,穿地这样惹火,还不是来勾引人的!」


  面对着一双双侵略眼神。昏眩地感觉涌上心头,林月欣抛下好友独自一人跑了出来。呼xī到外面地新鲜空气,郁闷地心情舒服多了,同时也发誓道:「以后在也不来这该sǐ的地方。」


  嗯……那有片cǎo地、人也走到cǎo坪中坐了下来,将短裙拉下点后便坐在cǎo地上等待好友。


  等了许久,林月欣不耐烦地站了起来「这sǐ八婆,玩疯了吗。还不出来!」还未等她骂完忽然一股热量从背后xí来,感觉不对劲正要呼喊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布料做地东西堵住了自己地嘴巴。


  「碰到坏人了?」意识到这点林月欣大鷹tuǐ直打哆嗦。


  阴冷地声音随即响在耳边「不许叫,否则shā了你。」明晃晃的水果dāo也在眼前一闪。


  面对眼前阴冷地小dāo林月欣脑袋轰地一下,双鷹tuǐ顿时无力整个人软鷹了下来。


  黑鷹暗中地人感觉到猎物放弃抵鷹抗后,将双手绕到月欣胸前,抱着瘫鷹软的女人消失黑鷹暗中。


  拖到黑鷹暗中,男性就将林月欣平铺在cǎo地上,侵略的双手放肆的mō索着林月欣性鷹感的全身,双手在高鷹耸的rǔ鷹峰上转悠一会后,就使劲niē着豆大的rǔ鷹头。


  林月欣看不清男人的样貌,属于丈夫的身鷹体被第这个男人肆无忌惮的玩鷹nòng,不轻重的niē鷹nòng。rǔ鷹头传来的疼楚与心里屈辱胶合在一起,作为女人她并没有因此而站起来反鷹抗,而是屈居于陌生男人的yín鷹威之下,蜷缩着身鷹子默默的忍受着。


  对于女人的懦弱男人更家放肆。隔衣触感不能在满足他了。yín鷹亵的手滑从短裙内伸了进去,顺着光滑的大鷹tuǐ一直往上。


  手指因细腻的肌肤而颤鷹抖着,当伸鷹入内鷹裤中mō鷹到那片森林,感受到女性的柔鷹软与稳热,暗夜中的男人忍不住呻鷹吟起,yín鷹亵的手开始用鷹力的在小腹上揉鷹cuō,握着一把阴鷹máo的手盖住了女人的阴鷹户。


  「毅成。」就在放弃抵鷹抗的时候,丈夫的影子出现在眼前,就这样不知道哪生出来的勇气,林月欣将那把安分的手背按住。


  黑鷹暗中地男人冷哼一声,寂静的气氛下营造着强烈恐惧。身受其惧之下林月欣自觉的地松开手。


  男人满意地笑着,手移到饱满的阴鷹户处停了下来,指尖轻轻地扣着敏鷹感的huā鷹蕾。


  生鷹殖器guān被人这样抚鷹nòng下,一身的基皮疙瘩吨起。为了维护仅有的尊严,林月欣再次按住对方的手哀qiú着对方,「放过我,我会给你钱。」企图以金钱诱鷹惑对方。


  「钱我不稀罕,我只想鷹cāo鷹你。」呼啦,黑sè地三角裤退到大鷹tuǐ处。凉凉的感觉告诉她那里什么保鷹障都没有了。


  「不要这样,我有丈夫。」这句话无疑更加刺鷹激黑鷹暗中的男人。「看你穿成这样,还以为你是野基,没想到是良家妇女。嘿嘿……」那人狞笑着将林月欣大鷹tuǐ举到胸前。


  将女人摆好姿鷹势后,连忙拉开裤链,掏出男性鷹器guān朝女人tuǐ鷹间送去。


  圆圆的龟鷹头顺着大鷹tuǐ往下移动,直到龟鷹头感觉到肉鷹唇的包围才停了下来。


  只要这个男人一动,那圆圆的龟鷹头轻易的就会进入自己的身鷹体,这些年的贞洁眼看就要赴之东liú。林月欣终于克制不住了,「放开我、在这样的话,我就要喊了。」以此低声地威胁着当前男人。


  雪白的dāo刃立即出现在林月欣眼前,「要喊你就喊吧。」暗黑中的男人身鷹子往前一挺,林月欣的肥鷹tún跟着就往上抬起,接着,火鷹热的圆柱体完全拨鷹开两扇肉鷹唇,抵触在凉滑的肉鷹孔前。


  一切就绪了,「现在喊还来得及。」男人手里的dāo尖在女人的脸上拨动着。


  面对sǐ王的恐惧而臣服,却又不甘心身鷹体被辱,林月欣既不敢大喊,也不想就这样顺从,低声地哭泣:「不要这样,我是个老太婆。」妄图以自己年纪大的理由摆拖困境,一面努力的蠕鷹动身鷹体,抵触在肉鷹孔间的龟鷹头一点点的离开,惟有那透鷹明的液鷹体成丝的连接着两人的性鷹器guān。


  「哈!老太婆有这么细腻的肌肤?有这么丰鷹满的rǔ鷹房?就算真的是……」对于这个理由男人bào笑起,面对这既不敢反鷹抗,却有罗嗦的女人,惟有的就是……想到这男人的身鷹子往前一耸。


  「呜……」在林月欣悲鸣声中,cū鷹大的圆柱体撑开柔鷹软的肉鷹唇,而后将女人的阴鷹道堵的严严实实,倮鷹露在肉鷹xué外面的肉鷹根被包裹的不留一丝缝隙。


  「啊……」三分之二的包容,舒服的哼了一声后,耸着身鷹子将剩下的三分之一往前送着。


  生命与贞洁的天平下她选择了生命,cū鷹大的阴鷹茎在撕鷹裂她身鷹体的同时,她后悔没选择sǐ王。林月欣,「呜……老公对不起了。」咬着牙齿忍手着男人的性鷹器guān完全侵入。


  还在干涩中的阴鷹道被涨满后,炎热的夏曰里林月欣竟然冒出一身冷汗。cū鷹大的阴鷹茎象把电锯,随着来回的抽鷹动而分gē着她的身鷹体。


  暗黑中的男人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干涩的肉鷹缝间速度需然不是最理想的,但他喜欢这种感觉,征服女人就是从痛苦开始。


  一番狠鷹擦之下,被nòng的女人蜷缩身鷹子,微弱地痛苦呻鷹吟着。


  女人的悲鸣激发占有者快鷹感。身鷹子往前进着,下鷹身快速的控鷹制着cū鷹大的基鷹巴进出,性鷹器强烈摩擦许久后,包裹肉鷹棒的腔道开始湿鷹润了。


  感觉到了身鷹体的背叛,林月欣默默的咬着嘴唇、她不知道下一句,是喊疼还是……


  「好舒服啊,大姐的肉鷹xué好鷹紧好软。」


  男人yín鷹亵的话语、林月欣依旧沉默,强鷹健的小腹拍打着屁鷹股,送着巨鷹物来回进出,身鷹体在性的本能下。阴鷹道很快就就湿鷹透了,泛滥的水灾将男女性鷹器摩擦声改出新的旋律。


  随着浪水的泛滥,抽鷹动的速度急速加剧。每次带出浪水后征服的快鷹感涌了上来男人开始hú言乱语:「好多浪水,大姐是不是大基鷹巴nòng的你鷹shuǎng啊。」抓鷹住圆鼓的rǔ鷹房用鷹力的niē着。


  「qiú你不要在说了!」


  「不说了?我在问你话了?」那人又将dāo刃移到女人的细腻的肌肤上,阵阵寒气xí来。林月欣哆嗦:「shuǎng。大基鷹巴nòng的我很shuǎng。」「想不想在深点。」


  「想!」对方听后大shuǎng。「想就屁鷹股摇快点,往上来点。」既然成了事实,在掩着躲也是没有,nòng不好惹起对方的怒火,后果就不敢想象了。既然如此想了林月欣也放开羞齿之心,耸着屁鷹股迎合着,那肉鷹xué冒着津鷹液tūn着巨鷹棒。


  熟鷹妇的配合下黑鷹暗中男人高鷹潮很快就来到了,抱着女人丰鷹满的屁鷹股「嗷!」的一声。浑身哆嗦着将精鷹液射鷹进女人子鷹宫深处。


  「不要射在里面。」等她出言时已经晚了,强鷹jiān者的精鷹液早已射空。事后林月欣连忙用手去扣阴鷹道,想将浑浊的精鷹液nòng出身鷹体。


  那人拨鷹开她的手臂道:「干什么扣出来,射在里面不好么。」林月欣带着哭腔:「今天不是安鷹全鷹期,nòng不好会有小孩的。」听过女人的告白男人浑身哆嗦一下,yín鷹亵之心再起,握着半软的基鷹巴摆在女人面前。


  「不准nòng那里了,先把我这个tiǎn干净。」


  「好脏!」哗。雪亮的小dāo又晃在眼前,好不容易挨到现在,要是不依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林月欣深明大意马上双手握住湿鷹漉鷹漉的基鷹巴放入嘴巴hán鷹nòng起来。


  「吧唧……」一阵子后,对方的基鷹巴又铁一样硬了起来。坚鷹硬的后cū鷹大的龟鷹头很难被小鷹嘴包裹鷹住,于是hán鷹nòng两下后,林月欣吐了出来,用舌鷹头tiǎn鷹着龟鷹头的马眼,不久男人舒服的呻鷹吟起来,马眼的前端吐出丝丝液鷹体,滴在粉鷹nèn的舌鷹尖上。


  林月欣轻轻卷起,然后围着龟鷹头一裹,然后一松。嗷的一声,男人猛的将基鷹巴擦鷹入到女人喉鷹咙里,擦鷹进少许便砥在喉鷹咙那里,快速的抽鷹动几下后,便拔鷹出来扑到性鷹感熟鷹妇身上,对准要塞送了进去。


  「好舒服。我要干鷹sǐ了。」于是大鷹抽几百下后,再次射鷹入精鷹液。虽然没第一次多但也射得林月欣小腹鼓鼓涨涨。


  连射两次后,男人才满意的整理下裤子,得意洋洋扬长而去。


  噩梦终于结束了,林月欣艰难地支撑起身鷹子,抖了抖屁鷹股上的灰尘,用手mō掉阴鷹户边上的精鷹液,将大鷹tuǐ鷹间的内鷹裤拉上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疲惫的身鷹子刻意躲开身边的人群,拦了一辆的士到一家宾馆下车,开了间房后认真的将身上污鷹秽清洗干净,在洒上些香水已掩盖男人的气味。在镜子前照了下,感觉没有任何不妥才出了宾馆打车到张珠珠家。


  张珠珠跳完舞找不到好友,回家后也不见她,正要打电鷹话去林家林月欣推门而入。


  「你sǐ哪去了。」为了不使朋友起疑心,林月欣强打笑颜道:「不像你玩的那么疯,我去mǎi夜宵了。」说着便提起手中东西给张珠珠检鷹视下。


  一大堆她爱吃的东西,张珠珠立即就相信好友是为她准备夜宵。


  被人jiān鷹污过的林月欣哪有张珠珠那么好的胃口,早早地到房间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林月欣就告别了好友,回到家中丈夫已经上班去了,拖着疲惫的身鷹体来到了卫生间,看见满地的衣裳林月欣眉头一皱,拣起地上地衣服丢到洗衣里,这时她发现眼前裤子上有几根红sè地发鷹丝、cǎo泥、精斑。


  还有那狰狞无鷹齿的话语,为什么当时没有注意到那声音多么熟悉,qīn切!


  这一切一切的证据在提醒她,昨夜jiān鷹污自己的人是——他。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