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蛋疼、男人为什么蛋疼

蛋疼、男人为什么蛋疼  

发布时间:2020-06-15

---- 在这寂静的冬季的深夜里回荡着她清脆的高根鞋踏地的声音。「诶,今天回来的太晚了!」她有点害怕这寂静的黑夜。和同学庆祝大二第一次获奖高兴的忘记了时间,午夜1点钟回到这个校外这个郊区的小区里未免有些害怕。新建的小区本几乎没有住户。徐烨踏进电梯迅速的按下15楼的按纽,正在电梯快要关闭的时候一个男人的手拦住了电梯门走了进来「啊!王师傅怎么这么晚回来啊!」

  徐烨紧绷的神閾经一下放松了很多。「哦,今天提了一会班就晚了。徐烨你怎么也回来这么晚啊,这几天附近可有几起抢閾劫的哦!以后可不能自己这么晚单独回来了。

  这个小区再郊区,现在jǐng力还没有那么完善!「」呵呵呵呵!知道了!「徐烨微笑着应了一声。叮……电梯在7楼停下男人走出电梯挥挥手和徐烨轻声的道别,徐烨礼貌的应了一声。电梯来到15楼徐烨走出来」要不是它装修好价閾格还便宜我才不租这个该sǐ的15楼,怎么这么高啊!「徐烨在心里暗暗的骂到。这是个公寓型的大厦长长的走廊两侧20多间公寓相对排列,每间40几平一个人作工作间是最理想的选择,何况室内设施齐全装修精美价閾格还公閾道。


  徐烨跑到自己的门前迅速的打开门准备关门立刻就冲进厕所,就在门即将关上的刹那被一股强大的外力猛的拉开,一下将徐烨带到门外。可是她并没有摔到而是撞到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一下又将她推回到屋里。徐烨被着突然的变化惊dāi了直接摔倒在地板上,差一点小閾便失jìn。随着她的摔倒房门也碰的一声关上「小酿们!我都跟了你好几天了,今天可算让我堵到你了!」男人狠狠的说着,他抓起徐烨的有tuǐ拖到客厅的沙发旁。徐烨用閾力的挣扎了几下,男人将她翻过来从怀里抽閾出一把冰冷的匕閾首「老实点,要不然我刮huā你的脸!」徐烨惊恐的看着男人颤閾抖着说「大哥……你要什么都行,不要伤害我啊……」男人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柔閾弱的女孩「把衣服拖了!」他命令到。「不要吧……」啪还没等徐烨把话说完一记耳光已经落在她的脸上。「我说话没听见是不是!」徐烨跪在地板上慢慢的拖閾去她的外套,冰冷的匕閾首在徐烨粉閾nèn的脸上拍了拍「你是在挑战我的耐性是吧!给我快点拖閾光它!」徐烨hán閾着泪拖閾下一件件衣服直到内閾衣「行了,这样也挺好!」男人看到徐烨性閾感的粉sè蕾丝huā边内閾衣满意的说着,同时起身拖到自己的裤子。勃閾起的阴閾茎一下弹了出来,他坐回到沙发「过来给我xī!」徐烨慢慢爬过来看着哪根阴閾茎,足有15厘米长两个睾閾丸好象基弹一样紧紧閾贴在阴閾茎下面。

  正在她愣神的时候又是一记耳光「快点你听不懂中閾囯话么!?」徐烨委屈的抓起阴閾茎慢慢的送入嘴里,男人左手一下搂住她的脖子抓着她的头发用閾力一按,顿时将大半根已经擦閾入。龟閾头直顶徐烨的喉閾咙,一股呕吐的冲动让她本能的将嘴张大又闭和。一下把男人的阴閾茎咬住,疼的男人啊的叫了一声,将徐烨的头猛的后拉将阴閾茎抽閾了出来。他放下手里的dāo右手狠狠的在徐烨的脸上来回打了几巴掌「臭酿们!敢咬我!」说着又是几巴掌,徐烨护着脸哭着qiú饶「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我在也不敢了!……「男人仰起徐烨的头盯着她说」你在敢咬我,我就把这个从你下面叉进去!「他挥了挥手里冷冰冰的dāo说!徐烨哭着握起阴閾茎送入自己的嘴里来回xī食」这就对了,再快点用点力!我要先閾射在你嘴里!「徐烨努力的满足着这个男人左手轻轻的抚摩着他的睾閾丸。男人看了看她」你还挺会搞的么!


  就这样继续!「说完他放开手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徐烨的服閾务,阴閾茎在徐烨的嘴里越来越cū,一丝咸味让她知道他快射閾了。这时男人扬起头闭着眼正在享受着马上的射閾精。徐烨知道是时候了,她快速的xī食着阴閾茎右手轻轻的mō閾到茶几上的烟灰缸。突然她猛的起身左手紧niē一个睾閾丸右手握紧将烟灰缸zá在男人的脸上,男人被睾閾丸的巨痛惊醒被烟灰缸zá个正着,里面的烟灰立刻迷住他的双眼,这时徐烨把烟灰缸反zá回来,将他右手的dāo打飞。又是几下zá在他的头上,男人吭也没吭一声就晕了过去。徐烨轻轻站起身看了看手里的睾閾丸,没有bào掉。她满意的笑了笑!

QQ图片20200615150235.jpg

                换位


  男人缓缓睁开双眼右侧睾閾丸隐隐作痛,想用手去揉一揉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原来他坐的是一张沙发床现在已经放了下来,他的手脚全部被固定在沙发床的四角大字型的紧閾贴着床,嘴还被东西堵住。这时徐烨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过膝的高根皮靴包裹閾着黑sè丝閾袜,超短的牛崽热裤隐约可以看到她丰閾满的tún閾部,柔閾软的丝制掉衫被胸閾部高高顶起,还有一双过肘的皮质手套。她的头发干净利落的扎紧再脑后形成一条长长的马尾。前面的头帘和修閾长的鬓角紧抱着粉红饱满的脸夹,淡紫sè的眼影使她睫máo高卷的双眼更加妩媚。


  「你醒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快。看来你的身閾体是真的不错啊!」徐烨走到男人身边欣赏着被自己扒光的猎物。在两个基弹般大小的睾閾丸上阴閾茎正在缓缓勃閾起。

  「你知道么!你不该打我的脸!」说着徐烨坐到男人的身旁左手握住龟閾头。

  「其实我还真想试试你这根大基基哦!」徐烨一下握紧龟閾头用閾力揉閾cuō强烈刺閾激着男人敏閾感地带。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和刺閾激在男人身閾体里蔓延,他努力的摆閾动身閾体想拖离徐烨的蹂閾躏。可他能动的范围实在是太小了,他只能呜呜的呻閾吟。

  过了一会徐烨送开手阴閾茎直閾挺閾挺的贴在他的小腹上几乎碰到他的肚脐,徐烨笑了笑伏身那起了去máo用的剃dāo「不要乱动哦!」慢慢的将男人的阴閾máo全部剃净。

  「呵呵!干净多了!」徐烨放下剃dāo轻拂着男人的脸旁。


  「现在我问问题你回答,记得哦要诚实哦!要不我会惩罚你的哦!」她撒jiāo般说着。


  「你盯我那么多天是不是想强閾jiān閾我啊!」她的声音妩媚而又轻柔。男人努力的摇了摇头,「呵呵呵呵!!」徐烨开心的笑了起来,左手握拳猛的在睾閾丸上捶了3拳,每一拳都啪啪作响疼的他身閾体紧绷双閾tuǐ抽閾搐。


  「你盯我那么多天是不是想强閾jiān閾我啊!」徐烨又轻柔的问了同样的问题,男人痛苦表情点了点头。徐烨缓缓的伸出左手再次niē住他右侧的睾閾丸。猛的niē紧用閾力向上提起,他努力的挺身想减轻痛苦,可是跟本没有多少作用,徐烨提起睾閾丸不但用閾力niē紧而且反复揉閾cuō。男人绷紧弓起的身閾体疼的连续颤閾抖。


  「想干閾我你就说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她仍然用閾力揉閾cuō。


  「哇你的弹好硬啊。肯定有好久没有射过了吧!」男人再痛苦中挣扎没有回应,徐烨突然用閾力niē紧几乎将睾閾丸niēbào「回答问题!!」她大声命令着,男人努力的点了一下头。徐烨这才放松了手上的力道「那有多久呢?3天?」男人立刻摇了摇头「4天?」男人又摇了摇头「那你用眨眼代替,明白么?」男人点了点头并快速眨眼。徐烨又是猛的niē住肉弹「太快了,我数不清!」这次没有放手,男人只能在痛苦中完成任务「12天!」男人点头,徐烨放开睾閾丸「呵呵呵呵!

  怎么这么久啊!真是难为你了,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恩……就玩弹閾弹钻洞吧!「


  男人根本不知道也没有在听她在说什么,只是努力的加紧双閾tuǐ。徐烨跪在男人双閾tuǐ閾间左手抓起他右侧睾閾丸拳眼向下食指和拇指形成一个圈其他手指张閾开,然后靠两根手指慢慢用閾力向后撤睾閾丸「你可以选择,让我慢慢的把你的大弹挤回去,还可以用閾力把它拉回去啊!!」徐烨调皮的提醒着他,男人随着她的手尽力向下送着睾閾丸,可她还是不断向后撤。男人已经到达极限了可她还在继续,而且缓慢。

  肉弹慢慢的挤进指圈,徐烨还在享受这缓慢的蹂閾躏。睾閾丸行进到一半,男人却痛的双閾tuǐ猛烈夹閾紧颤閾抖,可是一点也影响不到徐烨的动作。痛苦直到睾閾丸被阴閾囊碰的拉回原位。男人痛苦的颤閾抖努力的喘息「还有11次哦呵呵呵呵!!」男人惊恐的dèng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女人,这次徐烨用的是右手niē住他的左睾閾丸「一面一次!」


  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这次男人选择了当机立断,在睾閾丸刚挤进指圈猛的向自己的方向挺身将睾閾丸一下抽閾出,可是依然痛的浑身颤閾抖。「呵呵呵呵!变聪明了!」


  徐烨仍然继续左右轮回,男人每次抽閾出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呵呵呵呵!

  好了前面的你都过了这是最后的也是最难的三个哦!「说着徐烨这次将手反过来拳眼对着睾閾丸抓起,这回其它手指全部我起成一个小閾洞」这次过的可是山洞哦!「


  说完用閾力上提,立刻睾閾丸就感受到了压力,男人立刻挺身将睾閾丸上送,「肉弹进来咯!」睾閾丸渐渐的挤进手里,男人用閾力下沉想一下子将睾閾丸抽閾出,可是他身閾体已经完全贴到了床閾上可睾閾丸却刚好卡在徐烨的手心「呵呵呵呵!!卡到肉弹了咯!


  哈哈哈哈!「


  徐烨的笑声伴随着男人痛苦呜咽慢慢的将睾閾丸挤了出去。


                玩弹


  男人几乎快晕了过去,徐烨又伸出了左手继续刚刚的动作,她可以清晰的看到睾閾丸上阴閾囊的皮肤被撤的发亮,几根绷紧的xuè管清晰可见。男人弓着身閾体等待着睾閾丸进入到适合的高度用閾力将它抽閾出。男人的身閾体重重的zá在床閾上,满身的汗水使他看起来异常光泽!「好了这是最后一关了!」男人无力的目光乞qiú的看着她,这次徐烨先是右手当睾閾丸到达她手心的时候,立刻左手在下面继续动作。

  「这回可是连续的哦!!看你能不能抓閾住时机逃拖我的洞閾洞哦!!」


  这个连续的接洞男人试过几次都是从一直手只是跳到另一直手里,没次都痛苦无比。男人实在再无力尝试了。


  「看来你是出不去了!那这样吧换个简单的!」说着徐烨松开手,他终于换了一口气,这回徐烨用两子手手指交叉围成一个圈将睾閾丸顶起,可是不同的是这次是两个睾閾丸同时。


  「这可是双弹穿越哦!」徐烨用閾力顶起两个睾閾丸慢慢的两个椭圆型球体在她手上绷紧,红红的阴閾囊将两可睾閾丸挤的好象两棵气球。男人再最高的位置猛的下沉,可这回两个睾閾丸并没有逃拖徐烨的手掌,却把她两个铁笼一样的手拉了下来。

  「呵呵呵呵!你要想办fǎ让弹閾弹一个一个的过去哦!!」


  徐烨继续用閾力向上,这回男人明白了这个方fǎ,他试探着将一个睾閾丸慢慢的向下扯,他左面的睾閾丸慢慢的向徐烨的手里滑去。这棵睾閾丸吃力的挤进了徐烨的双手。


  「好硬的弹哦……!」徐烨高兴的欢呼来,男人却痛苦的全身肌肉绷紧,汗水已经遍布了全身。阴閾囊也变的换润起来,当左侧的睾閾丸从徐烨双手挣拖的时候,他如获大閾赦有面的睾閾丸借着润閾滑的阴閾囊也快速的逃出徐烨的双手地狱!


  「这回你的弹到是跑得很快么!」徐烨高兴的看着呜咽着的男人,男人拖力般躺在那里睾閾丸痛的他全身反复扭閾动。徐烨来回抚閾mō这两颗基弹大小的睾閾丸。

  「呵呵呵呵!!!你知道么,我好喜欢你的两个大弹閾弹啊,还有这根大基閾吧!

  哦继续刚刚的问题吧!「说着两只手合閾十用閾力把两个睾閾丸按在双手心。

  「喜欢我给你口閾交么?」男人点了点头,徐烨微笑着转过身坐在他的胸前,左手niē起瘫閾软的阴閾茎一口xī閾入根閾部。徐烨太喜欢这根大阴閾茎了,她使出了全身的办fǎ将这根阴閾茎快速的变变大,柔閾软的龟閾头在徐烨的嘴里来回滑閾动,她喜欢玩閾nòng男人的感觉。她还时不时的将龟閾头咬住,男人一痛全身颤閾动徐烨再放开,不一会男人的阴閾茎肿大满满撑在她的嘴里。她高兴的将阴閾茎吐了出来。


  「啊……!好cū的大基閾吧!现在我要你射一回哦!!」说着徐烨又将龟閾头xī閾入口閾中男人已经全身放松。可徐烨这时两只手又niē住了他的两个大睾閾丸,她一面努力xī食龟閾头反复扭閾动身閾体刺閾激男人最敏锐性閾感的肉閾棒,她的手却来回蹂閾躏睾閾丸。

  一会分开各自用閾力揉閾niē肉弹,睾閾丸在她的手里已经变形绷紧。一会又用閾力的拍打扯拽,扯的男人身閾体来回反复的抖动,同时让她更加方便的xī食阴閾茎和柔閾软的龟閾头。男人的阴閾茎在徐烨的嘴里非常的舒服,可是睾閾丸几乎要让她蹂閾躏的几乎bào掉眼前满是金星。好像有东西堵住了喉閾咙xuè气也不停的翻滚,徐烨压在他的身上他完全不能动,可双閾tuǐ也完全固定,每次徐烨用閾力揉閾niē他的两颗肉弹,他都努力的想要闭紧双閾tuǐ。可是一动都不动。


                痛射


  20分钟后,徐烨有些累了。男人被折磨的全力翻滚,可是他却被紧紧的固定,只能象泥鳅一样来回挺挺身閾子,满身的汗水让他看起来更象一条鱼了。徐烨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战利品,满意的笑了起来。她又坐回到男人两閾tuǐ中间,抓起阴閾茎再度xī閾入口閾中,她尽力的满足着男人,用嘴紧紧的xī住龟閾头快速的xī食。

  男人很快从中得到快閾感,虽然睾閾丸还在隐隐做痛,徐烨wēn柔的抚摩再加上高超的舌技,很快男人忍耐了12天的精閾液就要烹閾射閾了,他呻閾吟着仿佛刚刚的痛苦已经全部过去,他慢慢的蹦紧tún閾部,徐烨奋力tūn吐的阴閾茎也开始颤閾抖起来,徐烨越来越快,男人也随着徐烨的节奏绷紧了身閾体努力延长时间。全身作好了烹閾射的前备,徐烨一直注意着男人的反应,男人终于忍耐不住了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将一股浓烈炽閾热的精閾液射閾入徐烨的嘴里,几乎就在同时徐烨右手一记重拳狠狠的zá中了他的两个肉弹。


  男人刚刚解拖般的烹閾射,被她一下从天堂重新拉回到了地狱,男人精神全部集中在射閾精上,徐烨这突如其来的一拳他毫无准备。他立刻感到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全身象通了电一样抽閾搐。徐烨没有停顿左手抓着阴閾茎根閾部按住男人的身閾体右手连续的垂向两棵可怜的肉弹,每打一拳男人阴閾茎都会跳动一下并伴随着射閾出一股精閾液,徐烨xī食着男人的龟閾头没有浪费一点精閾液全部tūn下。直到十几拳以后不在有精閾液从龟閾头中烹閾出为止,xī食着男人的龟閾头坐直身閾体左手仍然抓着肉閾棒的根閾部,男人在次可以休息一下,他努力的呼xī着面容几乎扭曲,身閾体不停的来回扭閾动想要夹閾紧双閾tuǐ。徐烨咽下嘴里的精閾液后伸出右手一把抓閾住两棵肉弹用閾力的niē了两下,男人气还没喘匀就再次回到痛苦当中。徐烨niē了两下后用閾力猛niē,男人立刻感到从来没有的疼痛持续的从睾閾丸传遍全身。男人绷紧全身的肌肉颤閾抖着扭曲着,他眼前满是金星慢慢的发黑,胸口一股强烈的呕吐感反复的向上顶着,耳边也响起叮……的耳鸣声。徐烨的右手持续有力的niē着他的两棵睾閾丸,一小会在他的niào閾道口浓浓的精閾液在次出现了,不过这次是缓缓的liú閾出来。徐烨的左手立刻开始有力快速的上下套閾nòng起来,尽全力将精閾液从他的睾閾丸中抽閾出来。精閾液慢慢从niào閾道口liú下来,liú过徐烨快速运閾动的左手,她更加用閾力的niē着肉弹了,仿佛这些精閾液是她nòng手niē出来的一样。直到男人完全没有了反应,精閾液也不在涌閾出了。徐烨放开双手,小心的将全部精閾液tiǎn干净没有放过一滴,这才满意的太起头看看眼前的男人。


  这时他已经完全晕sǐ过去,脸上全都抽閾搐到了一起翻着白眼,嘴角liú閾出大量的白沫。


                消遣


  徐烨伸了个懒腰:「啊……!好累啊……!!」站起身走到冰箱取出冰块,用máo巾包好放在男人的睾閾丸上。然后回身到厕所里拖閾去衣服打开淋浴,当她洗完澡出来,看到床閾上的男人已经恢复意识,正在无力的呻閾吟着。她走过去扶着装着冰块的手巾wēn柔的揉了起来,她湿閾淋閾淋的头发垂到男人胸前刺閾激着他另他清閾醒了不少。


  她又wēn柔的问到:「刚刚shuǎng么?」男人不敢大意立刻点头肯定。


  徐烨回过头微笑着看着他:「那看来你是喜欢这个喽!」说猛的将装着冰块的máo巾用閾力的向两棵睾閾丸挤閾压。顶閾住以后左右的旋转,两棵肉弹在冰块里来回挣扎,刚刚已经疼痛不堪了,这一下更始要命。立刻另男人产生了强烈的反应。男人挣扎着乞qiú的看着徐烨,嘴里吱吱呜呜的哀号着。徐烨微笑着欣赏着眼前的一切。过了一会徐烨停了下来:「今天就到这吧,在来澡就白洗了!」说完把起身把冰块送回了冰箱,好一会又回到男人的身边。手里拿着一根鞋带,一头打了个套套住两棵肉弹的根閾部,然后用閾力向下拽,将男人绷的紧紧的。男人被扯的直哆嗦,身閾体努力向下希望减轻睾閾丸的痛苦。徐烨将肉弹绷紧后,将鞋带的另一头紧紧bǎng在床脚下。


  确定没有问题后,满意的站起身:「好漂亮哦……!」她看着两棵绷的紧紧的睾閾丸高兴的夸奖着。


  「勒的好閾紧啊,连xuè管都看得到咯!!呵呵呵呵!!~ 」她说着用手调皮的弹着睾閾丸,男人立刻疼的一抖,可固定的鞋带将睾閾丸紧紧閾抓着。他着一抖睾閾丸立刻被拉的生疼,好象有一个人用閾力的向下揪了一下,疼痛如电liú般传到他的大脑,另他产生了刹那间的眩晕。他立刻明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动,如果乱动会带来更大的痛苦。徐烨看他明白了,走到床脚坏坏的笑了起来。


  她伏下閾身脸对着两棵睾閾丸仔细的观察着:「哇哦!!这东西好红哦……呵呵呵呵还是我喜欢的椭圆型哦……!!!」说完用两只手来回的弹动肉弹,中指搭在拇指上猛的弹出,每一下都带着啪啪清脆的撞击声。徐烨也配合着「嘟嘟嘟嘟……!」的和声。男人硬閾挺着身閾体,几乎全部的神閾经都已经绷紧不让身閾体乱动,痛苦的呻閾吟着。


  终于徐烨停手了:「好了……!晚安了……!大閾肉弹!」说完用閾力的拍了一下紧绷的象气球的两棵睾閾丸,男人疼他呜呜的闷叫,身閾体无奈的哆嗦着,这时柔閾软的阴閾茎好象在点着头,龟閾头直指着徐烨。


  「呵呵呵呵……还挺懂礼貌的!」徐烨高兴的抓起了龟閾头cuō了几下,男人刚射完精的龟閾头特别敏閾感。他立刻做出躲闪的反应,同样睾閾丸的痛苦再次提醒他不要乱动。徐烨看到这里突然眼前一亮「呵呵呵呵……这个好玩哦!」抓起整閾根阴閾茎玩閾nòng起来,不一会閾阴閾茎再度勃閾起。徐烨冷笑着左手抓閾住阴閾茎将龟閾头紧紧按在右手的手心,右手快速揉閾cuō龟閾头,让niào閾道口在手心反复摩擦。虽然这并不是疼痛,但徐烨知道这个对许多男人来说,比疼痛还要难熬。这个男人也是同样,一种难以抵挡的刺閾激一下从龟閾头传来,他刚要扭閾动身閾体,睾閾丸就好象被人揪住一样痛苦。

  男人在难以承受的刺閾激和痛苦折磨着。徐烨却看的津津有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閾shuǎng啊……!!干閾sǐ你个臭男人!」说着更加用閾力了!


  一直玩閾nòng到疲惫,徐烨终于放开了男人憋的通红的阴閾茎。伸了个懒腰,缓步进了卧房。


  「今天先到这吧,我有点累了!明天我们继续啊!」说着徐烨回到了她的被窝里甜甜的睡了过去。男人在睾閾丸的疼痛下根本无fǎ入睡,这一夜对他来说无比的漫长。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