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情感自述:约泡被别人仙人跳

情感自述:约泡被别人仙人跳  

发布时间:2020-06-14

我微信上有个加了不久的女孩,网名「妖妖」,她主动加的我,我见她的介绍是同一城市的,头像里的照片颇为年轻貌美,感觉有了突如其来的艳遇,空下来的时候就同她聊天,一来二去妖妖时不时地发一些生活照给我,基本都是穿着比较暴態露的,但不露態点,着实撩態拨我原本并不坚定的心,那一天晚上,老婆加班,我独自在家,正悄悄在电脑上观摩以前从网站下载的色片,正看得血脉喷张,妖妖在微信上向我发出见面的邀请,地点是她的家,我不加思索地欣然赴约……

  半个多小时后,叫了优步的我已出现在妖妖的家门口,开门的女子大概三十四五岁,身高一米六左右,穿着黑色吊带和牛仔短裤,一看就是地摊货,模样虽然还行,但和微信头像里差远了,一开口,听惯微信语態音的我立刻就辨认出正是妖妖本人,虽然微信上聊得挺熟的,但见面还是有些尴尬,妖妖察觉了这一点,拉我进屋坐下,倒了杯水给我。

QQ图片20200614102846.jpg

  我略略放松了一下心情,打量着房间摆设,一室一厅,普通人家的摆设,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同妖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毫无营养的话,慢慢地,妖妖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她的手居然不经意地搭在我的两態腿之间,顿时点燃了我的情绪,当四目相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顺理成章了,她轻声对我说:「到里间去。」里间?自然是指卧室,我们两个手牵手走进卧室,在床边彼此给对方宽衣解態带,随着呼吸声逐渐粗重,妖妖和我都赤诚以对了。


  接下来,原本应该出现的是你情我愿的鱼態水之欢描写,然而事态就此发生了惊人的转折,就在我和妖妖倒在床態上之际,门锁一响,我都来不及反应,三个男子已经破態门態而態入、直接闯进卧室站在了我的面前。


  妖妖只轻叫了一句「老公」就被三个男子中一个年近四十的胖子一把从床態上拽了起来,另两个男的年纪稍轻,从地上捡起妖妖的衣服披在她身上,此时床態上只剩下光着身態体的我,想趁机站起身,却被胖子一记耳光重新打態倒在床態上,那两个男的猛扑过来,说实话,从有人闯进卧室开始,我的脑袋里就是晕晕的,根本失去了思考问题的能力,等我稍稍清態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三个男的用随身携带的细麻绳反绑起来、失去了反態抗能力。


  没错,我被人捉奸了!过程中妖妖一言不发,不动声色地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留下赤身裸態体被五態花態大態绑的我处于三男的环伺之下,我趴在床態上动弹不得,妖妖口態中的老公——胖子冷冷地问我睡了他老婆准备怎么赔偿。到了这一步还能怎么办?只好花钱消灾,我请胖子说个数字,胖子摇摇头说:「赔钱?哪有这么容易?」

  我说那你们打算要什么,胖子笑了笑,说:「简单!一报还一报,你睡了我老婆,我也要睡你老婆。」我赶紧说自己还没来得及睡、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胖子把脸一沉,说:「衣服都脱態光了你说没睡谁信啊,少废话,要不你把你老婆叫来,要不现在就把你拉到马路上去游態街。」


  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到马路上亮相,第二天微博微信上估计都是我的照片了,以后还怎么做人,我连声求饶,意思我老婆是决不会答应跟陌生人睡觉的,我叫来也没用。


  我老婆名叫朱* 红,是一家法资服装公態司的经理,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条,虽然与我同岁,但由于平时保养得好,别人都以为她三十岁左右,结婚这么多年了,我完全了解自己老婆,她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让她陪人睡觉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过在胖子威胁下,我还是无奈打了老婆的手態机,根据胖子的授意,我电態话里骗老婆自己欠了别人钱,让她过来帮我还一下,朱* 红问多少钱,我说才两千,老婆说没事,她身边正好有,马上下班就过来,我报了地址,朱* 红说打车过来估计很快就到。


  胖子从我耳边收起手態机挂断,三个男的对视一眼,竟然都露態出了诡异的笑容,当时的我并没特别关注,只是恳求他们给我松绑,让我穿回衣服,不料他们只是把我从床態上拉了起来,搬过一把椅子,让我依然哧裸態身態体反绑着坐着,为了防止我乱动,还将我的双脚也绑在了椅子腿上,胖子命令我不准说话,不然连嘴都堵上。


  我无法想象朱* 红进门时忽然看到我这份光景是怎样的心情,自己现在的样子实在太羞耻了,到时真不知道如何解释,我唯有在心里默默祈祷朱* 红来得越慢越好,最好找不到地方永远不要来了。


  胖子似乎察觉了我的神色,狞笑说:「有什么害羞的,等一会你老婆来了还不和你一样?」


  听了他的话,再想起刚才他们三个男的诡异的相视一笑,以及妖妖在客厅里的默不作声,我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是的,我原以为自己老婆来了以后,大家同处一室无非是一场赔偿方面的谈判,朱* 红是肯定不会答应被胖子睡的,无非是协商一下钱数,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待她的是屈辱无比的强態奸!不!是比强態奸更惨的轮態奸!


  不久,我的手態机响了,胖子拿起手態机看了看,却没有接听,随手往床边一扔,我恰巧就被绑在床边的椅子上,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手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图片正是老婆朱* 红的头像,多半是她到了附近,要我出去接她一下,问题是我根本无法出门。


  没几分钟,门铃態声传来,看来老婆朱* 红已经站在了门外。


  胖子冲两个同伴点点头,后者分别在卧室门两边贴墙站立,而在胖子的示意下,原先坐在客厅里的妖妖起身去给我老婆开门,胖子顺手关上卧室门,走到我身边,恶狠狠地威胁道:「事到临头,你要是不听我吩咐,有得你好看的,明白吗?」


  我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连自己老婆都替他们骗来了,哪里还有反態对的余地,只能点头认命。耳听得客厅里朱* 红同妖妖的对话,大意是老婆问我在哪里,妖妖让她进卧室,朱* 红有些犹豫,虽然同为女人,毕竟初次见面,更何况对我在卧室里也感到疑惑,反正俩人在客厅里僵持着。


  胖子低声对我说:「叫你老婆进来!说话自然一些,别搞花样!」


  我内心挣扎了片刻,瞧屋内三个家伙的架势,朱* 红一进屋必定羊入虎口,然而我能有什么办法,只好隔着门开口让朱* 红进来。听到我的声音,朱* 红果然不再怀疑,门把手一动,紧接着卧室门就被推开,屋内的灯并未关掉,朱* 红迈进房间一步,即与我四目相对,看见我浑身上下一態丝態不態挂地被绑在椅子上,她显然愣住了。


  站在门口的朱* 红,由于是夏天,头发被精心地剪短到仅及肩膀,脸上略施粉黛,上身一件黑色的T恤,外面套着一件宽大的白衬衣,衬衣下摆在腹部打了一个结,而下面是一条修身的浅蓝色薄型牛仔裤,将裤脚管卷起来两寸露態出纤细的脚踝,脚上是一双蓝白相间的潮款运態动鞋,按照老婆的习惯,她没有穿袜子。

  除了这些,我老婆朱* 红身上也就脖子上一串紫水晶项链和右手手腕上一条黑曜石手串两件首饰,以及手上提着的放手態机、钱包和钥匙的包。


  「你们干什么?」朱* 红望着我,同时也看到了我身边站立的胖子,不由问道。


  胖子冷笑一声说:「迎接你啊!」随即面色一变,低喝道:「动手!」


  朱* 红震態惊于看到的景象,此前并未察觉身旁还有人,这时出其不意,被俩人一左一右抓態住胳膊用態力一推,霎时站立不稳趴倒在床態上,手上的包也掉在了地上,那两个家伙将我老婆朱* 红的双手反背到背后,又象变戏法一般从床底下抽態出一根细麻绳打算如法炮制地把她也反绑起来。不过我老婆朱* 红及时清態醒过来,她拼命挣扎,还大喊「救命!」两个家伙别看身高马大的样子,一时之间却也搞不定我老婆朱* 红。


  胖子见势不妙,一步窜到床前,他并不去协助同態伙按住我老婆,而是一把拽住朱* 红衬衣的领子,沉声道:「再敢反態抗,我现在就把你上身衣服全撕掉!」

  朱* 红立刻不敢再动,生怕胖子一发蛮劲真把她身上的衬衣、T恤都撕下来,那就有得好看了,这么一分神,那两个家伙趁机把朱* 红的双手反绑了起来,细麻绳够长,绑完双手还余下很长一大截,干脆又捆住了朱* 红两个脚踝,用態力一拉,小態腿就向后曲起,类似于「四马攒蹄」。


  到了目前光景,等于是我和老婆朱* 红都落到了胖子和他两个同態伙手里,我们两个身態体都被牢牢绑住无法动弹,心理还受到胁迫,连呼救都不敢,胖子和俩同態伙乐呵呵地围着朱* 红在床边坐下,胖子「啪」地一声在朱* 红因穿着牛仔裤而显得紧绷绷的臀態部上拍了一下,说:「现在,可以谈谈生意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人称李老大,这两个都是我亲戚,高一点的是长脚,矮一点的绰号膏药,你们两位怎么称呼?」


  自称李老大的胖子显然没打算把真名实姓告诉我,什么长脚膏药全是随时可起的外号,不过他这一招在我看来是先礼后兵,我生怕触怒于他,硬着头皮回答:「我姓李,我老婆姓朱。」


  「哦?你也姓李,真是太巧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李来,朱小態姐等等也不至于太尴尬。」李老大哈哈笑道,旁边长脚膏药也暧昧地笑着。


  朱* 红竭力晃动了几下態身態体,发觉难以挣脱牢牢束缚手脚的绳索,气愤地大声问:「你们绑住我们到底想干什么?知道这是犯法的吗?」


  李老大沉下脸:「犯法?你老公睡了我女人算不算犯法?」


  朱* 红浑身一震,「你说什么?」


  我急着争辩:「我根本没睡……」


  「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有脸说没睡?」李老大厉声说,「你身上的衣服难道是我们帮你脱態下来的吗?」


  我顿时语塞,朱* 红又惊又怒,问:「那你一进门就把我绑起来是什么意思?」

  李老大缓缓说道:「意思不是明摆着嘛,你老公在你来之前已经答应我们了,他睡了我女人,把朱小態姐叫来也让我们睡一睡。」


  朱* 红大惊,失声道:「让你们睡一睡?」


  我同样五雷轰顶,「你们?你是说,你们三个……都要睡我老婆?」


  李老大点头,「大家都来了,总都要尝尝味道,你说对吧?」


  我终于意识到这三个家伙要轮態奸朱* 红,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拿出封箱带,分别将我和朱* 红的嘴都封了起来,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是:绑我们的细麻绳和封嘴的封箱带貌似早就准备好了,难道李老大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


  双人床態上,朱* 红现在趴着的正是刚才我被猛然推態倒的位置,长长的秀发在推搡中凌態乱地散开,从我的角度看下去,她的脸贴在床单上,上身的白衬衣还没来得及脱態下,双手已经被绑住,两只脚同样束缚着,修態长的双態腿裹在紧身的蓝色牛仔裤里,从臀態部到大態腿、小態腿,是那样的曲线分明。


  接下来,是一场预料之中的轮態奸,三个家伙早已按耐不住,他们饿虎扑食般地开始侵犯我老婆朱* 红,先是将她翻转身態体,一双手被捆绑着压在身后,双態腿曲起,高態耸的乳態房在薄薄的T恤里呼之欲出,李老大一把撕態开我老婆朱* 红的衬衣并扯破T恤,连里面的深蓝色文胸一起扯掉,惊叹于挺拔的双態峰,他迫不及待地用手揉態搓起来,甚至还不过瘾,干脆埋下头用舌態头去態舔那娇態艳蓓態蕾般的乳態尖。

  长脚和膏药也没闲着,前者迅速解態开我老婆朱* 红脚踝上的麻绳,同时按住我老婆朱* 红的双態腿,膏药伸手到老婆朱* 红腰间三下五除二地解態开皮態带扣和牛仔裤的纽扣,然后抓態住裤腰,将牛仔裤褪到了老婆朱* 红的脚踝。


  现在的场面实在有些暴態虐,老婆朱* 红被堵着嘴,玉態体仰面躺在地板上,细细的麻绳将她的双手绑在背后,宽大的白衬衫敞开着,黑色T恤和文胸破损不堪,白態皙的乳態房暴態露在空气和灯光下,蓝色紧身牛仔裤被扒了下来,只有一个裤脚管还缠在左脚脚踝,黑色的Nei、裤倒是完好无损,可是私態处早已若隐若现,脚上的白色球鞋还穿着,身態体在三个家伙的控態制下而根本无力反態抗,几只粗糙的手在老婆朱* 红身上反复地摸索游走。


  一公尺之外,我被牢牢地捆绑在椅子上,嘴同样被態封住,无助地看着老婆朱* 红受凌態辱的场面。


  朱* 红的内態裤很快也被剥掉了,李老大俯下態身去,竟然开始用舌態头舔態我老婆朱* 红的私態处,朱* 红浑身一震,被刺態激得几乎翻过身去,如果不是嘴被堵上了,恐怕早就失声大叫了,而另两人也没闲着,一左一右吮態吸起我朱* 红的乳態蒂,那瞬间的酥態麻感觉让朱* 红根本无法控態制。


  舔態我老婆朱* 红私態处的李老大还嫌不过瘾,又用手指反复捅插態我老婆朱* 红的阴態道,忽然叫起来:「哈哈,湿態了湿態了!」原来出于女人的正常生理反应,我老婆朱* 红的私態处已经潮態湿,李老大怎肯放弃这种机会,立刻脱態下裤子,露態出粗態大的生態殖器,对准我老婆朱* 红的阴態部,猛地插了进去!可怜我老婆朱* 红被绳捆索绑,哪里有半点抵態抗的能力,连躲闪都办不到,只能听任胖子连续抽態插。期间,老婆朱* 红与我的目光几次交织,除了惨遭奸態淫的极度屈辱外,我和她两个人从彼此眼神里读到的只有无助两个字……


  李老大很快射態精了,完全射在朱* 红的身態体里,弓虽女干一个城市女白领的感觉一定非常之爽,他意犹未尽地离开我老婆朱* 红的身態体,长脚马上填补了他的位置,我老婆朱* 红曾经试图并拢双態腿,却哪里抵得过长脚的力气,被轮態奸的过程中始终两態腿被分得很开,方便长脚生態殖器的进出。


  长脚发出一声长长的申吟,随后恋恋不舍地起身,膏药已经扑了上去,早已坚態挺的阳態具猛地插態入我老婆朱* 红的阴態部,他的家伙又黑又大,这一插力量极大,就算已经被两个人先后抽態插过,老婆朱* 红依然脸上露態出痛楚的表情,如果不是嘴被態封着发不出声音,恐怕会惨叫。


  「对了,差点忘了大事!」李老大忽然拍了拍脑袋,腾出手从挎包里掏出一部数码相机,从不同角度对准我老婆朱* 红的身態体,按动快门,随着闪光灯不断亮起,一个个我老婆朱* 红裸態体被强態奸的场面都被真態实地记录下来。


  一口气拍了二三十张,李老大咽了咽口水,「操!老態子看得又硬了!」他一把抓起我老婆朱* 红缠在脚上的牛仔裤,用態力拽了下来,凑到鼻子前贪婪地闻着,「好味道!真香!」


  我老婆的身材特别适合穿紧身的牛仔裤,不仅修態长的腿部能显示出来,平坦的小腹和浑態圆有弹態性的臀態部也一览无遗,贴身紧绷的牛仔裤里面只有一条小小的内態裤,所以牛仔裤上显然带着老婆朱* 红身態体的味道。的确,我平时有边看A片边闻老婆朱* 红穿过未洗的牛仔裤同时手態淫的习惯,当然这一点朱* 红是毫无觉察的,此时我发现李老大竟然有与我一样的嗜好,竟然隐隐兴態奋起来,两態腿之间赫然撑起了小帐篷。


  我这是怎么了?自己的老婆被强行剥得一態丝態不態挂,随后遭到三个粗態鲁肮態脏的陌生男子的轮番奸態淫,并且被牢牢地束缚着无法反態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更为变太的是,李老大还对朱* 红身上的牛仔裤产生了浓厚的性態趣,而我在羞耻屈辱之余,居然产生了性冲动?这难道就是受態虐心理?


  我的窘迫情况落在了李老大眼中,他冲我眨眨眼,不怀好意地说:「咋了?你也感觉上来了?毕竟是你老婆,我们玩了也照顾一下你。」说着他走过来将手里的我老婆朱* 红的牛仔裤套在了我头上,「你也闻闻味道吧!」


  李老大把我老婆的牛仔裤反过来套在我头上,我的脸对上的是牛仔裤臀態部的位置,这样一来,我眼前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他们轮態奸態我老婆朱* 红的场面,而鼻子里闻到的是牛仔裤上老婆下態体的清香。


  「除了牛仔裤,你老婆朱* 红的内態裤和鞋子味道也不错。」耳边是李老大得意的淫態笑声。


  过了一会儿,李老大的声音再次响起,「朱小態姐,现在的你已经被我们三个混混占有了,闻着你的味道,我又控態制不住了,为我们口態交吧!」


  膏药的声音:「大哥,撕下封箱带,这女人要叫起来怎么办?」


  长脚「呸」了一口,「你傻啊,她敢叫,老態子明天就把她裸態照贴到网上去,让她这辈子没脸见人!」


  李老大哈哈大笑,「朱小態姐,合作一点,你当然也不会咬我们的,对吗?」

  听到这里,我几乎崩溃了。


  不久之后,我头上的牛仔裤被拿掉了,李老大没有解態开绑住我老婆朱* 红双手的绳子,而是让她不態穿内態裤光穿起那条牛仔裤,可气的是既不拉上拉链也不系上皮態带,而是让牛仔裤松在臀態部以下,整个下態体都暴態露在外面,朱* 红被他们从地上拽起来按住肩膀直直地跪在地板上,即使撕掉了封住嘴巴的胶带,他们也不允许她说话,命令她张態开性態感的嘴,从李老大开始,为三个家伙吹態箫,三根肮態脏的阳態具继抽態插了我老婆的阴態道后先后在朱* 红的小態嘴里射態精了。


  三个家伙配合非常默契,一个站在我老婆面前,一手抓態住朱* 红的长发使她被態迫抬起头含態着阳態具,一个则坐在朱* 红身后从后面探手到我老婆胸前反复逗態弄着她的一对乳態房,间或伸手在我老婆朱* 红阴態部又抓又抠,第三个家伙则不忘把这一切都用相机拍摄下来。朱* 红双手被绑在背后,在前后夹击之下根本不能抵態抗,在极端凌態辱下已到了欲哭无泪的地步,只能任凭这三个粗俗的男子的蹂態躏。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