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知识>两性自述:情侣性事

两性自述:情侣性事  

发布时间:2020-06-14

始終沒有停下來,我獨自在房蔭中沈思,她的倩影令我沒法忘記。尤其是她的兩片薄薄的嘴唇最吸引我,誘惑得我很想吻她,緊緊地擁吻她。


當然,她的其他方面也是十分配合,晶靈的雙眼,長長的眼睫毛,襯在嬌俏的臉上也是使人迷惑。還有那模特兒般的身段,胸前非常偉大,纖腰輕盈可握,比起許多明星小蔭姐還要漂亮動人。


最令人迷心就是她的談吐,溫文、高貴,是我所見的女孩子中最完美的。可惜,我並不能追求她,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俊彥的未婚妻小姿。


我和俊彥是由小玩到大的死黨,我們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知己,但是我竟然迷戀起他的女人,自己也覺得實在有點兒過份了。但是,由第一次遇到小姿,我就知道自己情不自禁地暗戀她,我恐怕自己控蔭制不往內心的衝動,唯有盡量徊避,以免做出錯事而對不起俊彥。


其實,我自問條件不差,也有堅定愛我的女朋友,但是,男人就是如此,老婆永遠是人家的好。正當我想得入神之際,門聲忽然作響,我有點奇怪,這麼晚了,是誰呢?

QQ图片20200614102545.jpg

「玉芬,這麼大雨,你來做什麼呢?」我問。


「阿強,我很想你。」她說道。


玉芬進來後,就不由分說,在門邊擁著我狂蔭吻。面頰、耳珠都給她吻著。老實說,我的女朋友玉芬也是一個標緻小蔭美蔭人, 不過她和小姿完全不同類型。她是驕小玲瓏,青春活力。有一張時刻保持著甜美笑容的俏圓臉。而且,她很愛我,每次她也十分主動、熱情。她的熱吻挑蔭逗得我立刻有了反應,但我輕輕推開了她。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我說。


「今蔭晚我不回家,媽媽和妹妹都去了大嶼山,我要在你這裡過夜。」她伏蔭在我的胸前,讓我撫摸著她的秀髮。我心裡想:「這小妮子,前兩天才試過我的厲害,現在一定是吃過翻尋味了。」


她在我的懷中蠕動,玉手也摸蔭向我的下體。強烈的挑蔭逗促使我也忍不住了。我用腳將門關上,然後就把她壓住,緊貼著門,吻她的小蔭咀。


記得我和玉芬第一次時,大約在三個月前,我們在公園親熱,在情不自禁下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一直以來,我們都 限於擁抱、熱吻、撫摩,卻始終未有真正銷魂。


那一天晚上,玉芬和我都難禁火蔭辣辣的摩擦,終於,我們就在黑蔭暗的公園幹起來。她在長裙裡脫下內褲,坐在我懷裡,讓我的陽具突破她的處女膜,落紅片片之後,玉芬的初蔭夜也奉獻給我。從此以後,我們經常在偷偷享受這種滋味。


現在,她有如蛇一般在扭動,小蔭舌更不停在我的咀裡挑動,我也開始脫她的衣服。一支手更伸進她的內褲裡,幼蔭嫩的陰戶被我撫摸著,令我的反應更加激烈了。


然而,最近在我腦海中蔭出現了一個我覺得更可愛的倩影,她是一個更使我迷戀的女孩子。她就是小姿,一個令我茶飯不思的美蔭人兒。


這時,懷裡的玉芬彷彿變成了小姿,我完全陷入幻想中,狀態更加興奮。玉芬當然不知我腦子裡在想什麼,她也感覺到我的瘋狂反應而愛不釋手,我澎漲得非要干一個痛快不可了。於是我將玉芬擁到我的大床蔭上。我是獨居的,就算弄到翻天復地也沒有人理會,但我喜歡在床蔭上干,軟綿綿的感覺令我特別興奮。


兩個脫得一絲不掛的男女合奏起人生最美妙的韻曲。玉芬兩條雪白的粉蔭腿高高擡起地仰臥著,她微微地呻蔭吟著。而我就慇勤地為她服務,我不停地吻著她的咀、頸項、胸蔭部、腋下、肚臍。我最喜歡玉芬這個地方,她特別纖細柔蔭滑,讓我吻得很舒服,她呻蔭吟得有如乳燕嬌啼。


我幻想著和小姿歡好,玉芬的呻蔭吟聲,我也幻想是小姿的呻蔭吟。漸漸地,她似乎被我弄得輾轉反側,拚命抓蔭捏,就等如一艘沒有泊岸的小船。


我將她一擁入懷,然援互調位置,要好好享受她一下。她在吻我,我變得更興奮,因為我的思緒是小姿在為我服務,我撥弄她長長的秀髮。將她推到我的腹下,我感覺到自己那地方有點漲疼,我很想她替我口蔭交。


我的動作令到玉芬有所反應,她擡起頭,嬌羞的掃視一下我,表示不願意。


也難怪的,她是一個良家小女孩,這種行徑,她始終是不習慣,但我卻興奮得有強烈需要。歡好以前,我絕不勉強玉芬,但是,此刻我下意識是小姿,所以,我是渴望她為我「服務」。


還沒有等她答應,已經按住了她,在柔和燈光下,我看見她羞紅了儉,半推半就的小蔭咀 了一 。


一經接觸,我更加強烈,我完全陷於瘋狂之中,我要完全送進她的咀裡。她起初不大願意,但很快的,她也是在高蔭潮狀態,在把蔭玩中情不自禁地滑了進去。澎漲的東西給暖暖的小蔭嘴緊緊包裹著,我這種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我雖然躺著,也微微抽動,帶引她的吸蔭吮,慢慢將她的身體向上移。然後,讓她白蔭嫩的大蔭腿跨過我的臉,這個姿勢變得玉芬也可以享受我的口蔭交。


我們互相在澎湃熾熱的狀態為對方服務,我看著那濕潤的地方,可是在我思想中,我是想像著為小姿「服務」。


這個時候,玉芬似乎地越來越起勁,她不停的在吐吶,可能她已適應了,習慣了,嬌嫩的小蔭咀令我欲蔭仙蔭欲死,我從來沒有試過這種如同飄進雲層的滋味,找拚命抓緊她的大蔭腿,我希望她停下來,給我一個喘息的機會,也希望她繼續套動,最好能夠加強吐納的力度,因為這實在太美了,太妙了。


我終於禁不住丹蔭田一股熱流的衝擊,忍不住地在玉芬的嘴裡噴射。她受驚了,弄得滿臉都是,她緊閉著小蔭嘴,但我的精蔭液還是從她的唇邊溢出來。


我有點兒內疚,我得到了滿足,玉芬卻若有所失。


但她若無其事,轉過身來伏蔭在我的臂灣,玉手輕輕拂掃著我的胸前。又慢慢移向下面,我雖然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然而在她的玉手柔情的輕撫下,那地方很快又再慢慢復挺了。我安慰她道:「玉芬,等一下,我會給你的!」


「你壞死了!」玉芬嬌憨的神情,含羞地縮走摸蔭捏我陽具的手兒,變為輕撫我的胸蔭部。她越是怕羞,我的反應就越強列,況且我的腦海中正幻想著小姿的胴體。這種幻想使我更快地堅強起來,玉芬吃吃笑的偷看著我的一柱擎天。我再也忍耐不住,我衝動地壓住了玉芬,也熟練地闖入她的「禁區」。她低哼一聲「哎呀!」,在眉梢眼角中,我感覺她是有一份充實感,和強烈的滿足感。


我用蔭力向前一送,玉芬的小蔭嘴一張。低弱的呻叫聲聲動人魂魄,我閒歇性地吻著她的小蔭咀,卻聞到我剛才射蔭入她嘴裡精蔭液的氣味。玉芬的反應越來越劇烈,在她滿足的求饒聲中,我再次火山暴發。我望著玉芬那個光潔無毛的陰戶,此刻她宛如熟透了的水蜜蔭桃,那桃縫裡還淫蔭液浪汁橫溢。我笑著說道:「玉芬,這次,我總算 飽你了吧!」


玉芬將頭一偏,輕輕打了我一下。我們相擁而睡,滿足地睡下了,我是愛玉芬的,但我心裡更想著小姿,因為她是我吃不到的天鵝肉。


俊彥打電話約我吃飯,到達餐廳後,令我眼前一亮,原來小姿也在座。小姿穿了一襲黑色低胸晚裝,十分性蔭感,乳溝約隱約現,豐滿的身段令我看了不能自恃,她其實不應該叫小姿,應該叫大姿。


「俊彥,怎麼你叫我來做電燈泡呀!」我微笑地說。


「哦!今蔭晚我有點事,小姿沒有人陪她,所以特地要你幫我做護花使者。」


「什麼?你不是說笑吧?」我既高興但又要假裝另一付面孔。


「你是我的好朋友,難道要你幫這個忙也不成嗎?」


「不,並不是這個意思。」


「既然如此,你就負責陪她吃飯,然後送她回家,知道嗎?」


「我……」


「不要婆媽了,小姿就完全交給你了。」


我有點興奮,心情難以形容,俊彥說完就離開了,我也拘謹地坐下來。


「阿強,要你送我回家,真不好意思。」


「不,不,小姿,我很樂意的。」


面對著這個朝思暮想的女神我竟然不懂說話,她的微笑實在太吸引了。緊張的情緒令我心神不寧,說話也不清楚了。


「你要點什麼吃呢?」


「哦,沒關係,豬扒飯啦、」


我是隨隨便便的叫點東西,秀蔭色可餐的小姿實在太迷人了,她的唇,我最喜歡是她俏紅唇,還有那圓領的晚禮服裡一對呼之欲出的豐滿乳蔭房。


漸漸,氣氛也輕鬆起來,我們的緊張情緒一消除,接著就有說有笑了。我的雙眼一刻也沒有離開她的身體,面對著衣冠整齊的小姿,我已經想入非非了,我甚至幻想到她一絲不掛的樣子。


吃過晚飯,送小姿回家,她坐得離我很近,若無其事的望向車外,我聞到一陣芬芳的體香,令人迷醉的香氣。找有點衝動,恨不得就環腰一抱,將她摟入懷中狂蔭吻。在我思緒混亂之際,她忽然回過頭來望著我說道:「阿強,你和俊彥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哎,是,是的。」


她的臉貼得很近,我反而有點不自然。


「聽說,你們一向是有福同享的嗎!」


「哦!可以這樣說!」


「那麼,連女朋友也是?」


她的問題令我語塞,也不知如何回答,然而很快的,她就笑著說道:「我是說說笑吧,你不要介意呀!」


她的語調很溫柔。的士到了她家門前,我送她上樓,在電梯上大家默不作聲,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心裡卻泛起一絲絲歪念。


到了她家門前。小姿笑著說道:「進來坐吧!」


我說道:「不方便吧!」


「沒關係,我家中沒有人!」


我凝望著她迷人的小蔭嘴,不由自主的跟了進去,坐在梳化上,她坐在另一邊,腰際的迷你裙很短,兩條雪白的大蔭腿很令我衝動。她沒有說話,我也不知說什麼好。


「你的地方很幽雅!」我的說話很沒新意,她微笑看著我,我卻有點兒不知所措。


「小姿!」


「說吧!」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小姿!」我真沒用,我就像一個傻蔭子, 知道叫她的名。她柔情的看著我,拍拍沙發示意我坐過去,於是我幾乎失控了。我坐在她的身邊,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即管說吧!」她的表現比我還要平靜。


「小姿,你真美!」找冒著給她刮一巴掌的風險說道:「我很喜歡你,小姿!」


然而她並沒有怒意, 是垂下頭。我發覺她有點臉紅,但卻不拒絕,我大著膽子撲過去摟住他,她居然就範,我緊張得顫抖,雖然她是俊彥的,但我深愛著她,情慾已經掩蓋了一切。我輕輕托起她的香蔭腮,她深情款款,我決定吻她,摟得緊緊地吻個痛快。她沒有抗拒,反而有點配合,我慢慢地試探地吻著她,終於和她的紅唇相觸,舌頭也纏在一起。哇!那種滋味真是有說不出的興奮。


我接著就去摸她的酥蔭胸,在完全沒有遭到抗拒之下,我迅速地摸蔭捏到小姿那對豐滿的乳蔭房。薄紗之下是那麼飽滿和尖蔭挺,比我想像中還要完美。


我得寸進尺,又伸手摸蔭向她的私處。小姿輕輕一顫,整個身蔭子軟在我的懷裡。我知道此刻她已經動情了,於是撩蔭起她的裙子。把手探蔭入她的內褲裡。


小姿閉上眼睛任我所為。我所觸摸蔭到的是一片茂蔭密的毛髮,原來她和玉芬是絕然不同的另一品種。我好奇地拉下她的內褲, 見她的三角地帶黑油油的一片,連應該有的肉縫也遮敝了。我撥草尋洞,覺得她的陰道口已經濕淋淋的了。


這時我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洪水般的狂蔭情淹沒了,我迅速把她放到沙發上,脫下她的內褲,很快地掏出自己粗蔭硬的大陽具,迅速插蔭入小姿的肉體裡。


就在我感到自己的幸運之際,大門突然打開,俊彥回來了,我當堂如墮深淵,一切都完蛋了。此刻,我的思續混亂,俊彥很可能和我絕交,甚至飽以老拳,而我是應有此報。但是,他走過來,神態自若的走過來。


「阿強,你很喜歡我的女朋友吧!」


這時我已經慌忙和小姿分開,我和小姿都很狼狽,我差點想跪地求饒,但俊彥卻毫不動怒,反而笑著拍拍我的肩膊說道:「我們是好朋友的,我們一向是有禍同當,有福同享,你認為是不是呢?」


「俊彥,你的意思是……」


「老實說,我也很喜歡你的玉芬。阿強,我早看出你喜歡小姿,並且也有蔭意讓你得到了她的肉體, 是我回來得太早,打斷了你們的好事。」


我很吃驚,原來俊彥早有預謀的。


「我們交換伴侶,大家都開心一下,你認為如何呢?」


「但是小姿她同意嗎?」


「我們早已經說好了,你們剛才不是也做了嗎?現在 需要你勸服玉芬了。」


其實,這個時候,也不容許我有異議,自己理虧在先,唯有默默應承。


俊彥笑著說道:「好吧!一言為定,現在你仍然可以先繼續玩我的小姿,你們不必顧慮了。小姿,把你的衣服盡脫了吧!。」


小姿竟然聽話地站起來,她把連衣群脫去,她的內褲早被我脫下,這時身上 留下一個奶罩,但是黑色的奶罩也很快就離開了她的酥蔭胸。


俊彥笑著對我說道:「小姿的身材不錯吧!你快脫了衣服上去呀!」


我雖然脫下衣服,但是經過剛才的驚嚇,我的陽具已經縮小了。再加上俊彥也在現場,所以儘管我蔭朝思暮想的小姿現在正一絲不掛地玉體橫陳在沙發上,我的小兄弟竟軟綿綿地擡不起頭來。小姿紅著臉用小手兒輕輕撥弄,仍然是無濟於事。


我覺得自己因為心理方面的因素,在目前的環境下已經沒辦法和小姿成其好事,於是低聲地對她說道:「小姿,我今天看來不行了,我們下次再試吧!現在還是讓俊彥來安慰你吧!」


俊彥笑著說道:「我才不信我的小姿不能令你擡起頭來,小姿,運用你的口蔭技吧!我一定要見到你們交蔭媾成功!」


小姿聽了俊彥的話,立刻鑽到我懷裡,把小蔭嘴含蔭住我的陽具。一陣溫軟包裹了我敏蔭感的龜頭,我立即蛙怒了。小姿歡喜地繼續賣力地吮蔭吸,我覺得已經是時候了,於是令小姿停下來,把她抱在懷裡,一式「坐懷吞棍」,一男一女又交蔭合在一起了。小姿歡悅地在我不停地懷裡騰躍,她那緊窄的陰道腔蔭肉摩擦著我的龜頭,使我一步一步地邁向高蔭潮。然而俊彥在旁邊看著,又像在往我對小姿的熊熊慾火上淋上冷水。我敢說如果沒有俊彥在旁觀,現在我已經在小姿的陰道裡出精。然而這時我 是覺得陽具堅硬,卻沒有射蔭精的感覺。


小姿終於無力地軟在我懷裡,我也反被動為主動,我讓小姿的臀蔭部倚在沙發的扶手上,然後架起兩條雪白蔭粉蔭嫩的大蔭腿,接著站在她正面,把粗蔭硬的大陽具送入她的小肉蔭洞裡頻頻抽蔭插。


這時俊彥也已經看得忍無可忍,他也脫光身上的衣服,跪在小姿的面前,把陽具塞進她的小蔭嘴裡。小姿的手兒緊緊地捉住我坐在撫摸她乳蔭房的手臂,她的小蔭嘴吸蔭吮著俊彥的龜頭,她的陰戶也在收縮,在吮蔭吸著我插在她肉體的陰莖。


就在我將要射蔭精的時候,俊彥突然提出和我調換位置。於是,小姿的紅唇含蔭住了我剛從她陰道裡抽蔭出來濕淋淋的陰莖。而俊彥的陽具則進入她的陰道裡狂蔭抽猛蔭插起來。


俊彥對我說道:「阿強,你有沒有在你女朋友的嘴裡出過精呢?」


我故意搖了搖頭,我不想把我和玉芬之間的私事說出來。


俊彥笑著說道:「那你現在可要試試了,小姿,你把他吸出來吧!」


小姿果然加緊她的吮蔭吸,我剛才就已經箭在弦上,這時更忍無可忍。我排山倒海地灌了小姿滿嘴精蔭液,然後我軟軟地退出了。俊彥也已經接近高蔭潮了,他捉住小姿的腳踝瘋狂地把陽具往她陰道裡抽蔭插。小姿也情不自禁地呻叫起來,剛才我射在她嘴裡的精蔭液從她的嘴角溢出,流蔭到了她的脖子。


俊彥也發洩了。他從小姿的肉體退出,小姿那毛蔭茸蔭茸的肉蔭洞蔭口立刻也冒出半透蔭明的漿液。她無力地倚在沙發上,俊彥拿了紙巾,慇勤地替她揩抹上下兩個口兒。見到他和她這麼親熱的場面,不知怎麼的,我心裡很不是味道。


四個人相約在一間大酒店的咖啡室,除了俊彥之外,大家都有點不自然。之後,我們都進了一個寬大豪華的套房,兩男兩女赤蔭裸裸的同一房間,我看見俊彥摟著玉芬的身體就吻,我有點妒忌,因為她始終都是我的未婚妻。


所謂「淫蔭人蔭妻子笑呵呵,妻子人淫蔭人意若何?」一句說話我現在才體會到。


這時,我親眼見到了俊彥赤身裸體地抱著一絲不掛的玉芬。他吻她的小蔭嘴,撫摸她的乳蔭房,接著又挖蔭弄她的陰戶。玉芬被他逗得花枝亂抖,她的眼光不時地望著我,好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但是我已經不能干涉抱住她的男人。因為我也和他的女人一起。


小姿也向我投懷送抱,但是好奇怪,我 是垂頭喪氣,沒有興奮,她輕輕佻逗,我依然不振。因為這時我心裡其實十分後悔,玉芬被俊彥擁抱看,我妒火中燒,但我無法不忍受,因為之前我已經和小姿有過了肌膚之親。


俊彥和玉芬繼續在發展,由玉芬的表現,我看得出她也已經動情了。她粉面飛紅,一隻綿軟細嫩的手兒也不由自主地伸到男人的胯蔭下,我想,這時她一定很渴望男人去充實她,我很想撲過去滿足她的慾望。然而這一刻她並不屬於我,而是屬於俊彥所有。


俊彥不愧是個調情好手,他並不急於佔有我的玉芬,他似乎很欣賞玉芬一對玲瓏的小腳,他愛不釋手地捧著她的腳兒把蔭玩。甚至把她的肉腳放到嘴裡吮蔭吻。我見到這時的玉芬已經衝動到極點,她臉紅眼濕,看來俊彥未曾進入,就已經弄得她高蔭潮了。


俊彥仍然不急於插蔭入,他玩賞夠玉芬的小腳兒,又玩她的乳蔭房,接著舔蔭吻她那光潔無毛的私處,這時的玉芬已經忍不住呻叫出聲了。她那如癡如醉的叫聲卻使得我的心隱隱作痛。這時我才知道其實我是很愛玉芬的。


在我忍無可忍,幾乎要衝上去滿足玉芬時,俊彥也覺得把她挑蔭逗夠了,他把玉芬的嬌軀抱入懷裡,這時我見到玉芬已經情不自禁用她的巧手把男人的肉蔭棒導入自己的陰道裡,她雙目緊閉,不再望我這邊,卻主動地扭蔭腰擺臀,用她的陰道研磨著俊彥的陽具。


在我們這方面,小姿早已看得春蔭心蕩漾。她用渴望的眼光期待我給予她的慰籍,剛才我 顧觀看俊彥和玉芬的發展,看來已經冷落了她。


我和小姿雖然已經相好過,但回想起來那次也有點兒牽強,並未能淋 盡致,現在正好可以和她來一次痛快的了。想到這裡,我被小姿握住的陽具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小姿見我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她高興地對我嫣然一笑,然後主動地用小蔭嘴吮蔭吻我的陽具。她一含著我的龜頭,我立即膨漲起來,塞滿她的小蔭嘴。她高興地繼續舔蔭吮,然而現在已經輪到我心急了。我要她扮狗兒,讓我從後面進入,她不加思索就擺好了姿勢,我一邊抽蔭送,一邊伸手去撫摸她的乳蔭房,我覺得這樣摸她比上次更有手蔭感。


俊彥和玉芬也變了花式,這時玉芬側臥在床蔭上,她一條腿軟軟地垂在床下,另一條腿被俊彥抱在懷裡,他一邊舔蔭吻著玉芬的小蔭腿和肉腳。一邊把男蔭根蔭插在她銷魂洞裡出出入入。玉芬的雙眼又望著我,她看著我在干小姿,似乎覺得自己也很開心。


小姿回過頭來望了望我。我也發覺 要自己把視線轉移到玉芬那邊,這裡馬上就怠慢了小姿。於是我把小姿翻了個身,這次我們雙目對視。小姿在興奮中俏臉兒流露蔭出萬種風情。這到是我在玉芬臉上比較少見的。玉芬要比小姿單純得多,通常我和她做愛的時候,她開始是像受到襲擊似的渾身一震。接著是若無其事任我抽蔭送,直至高蔭潮來臨,她才流露蔭出如癡如醉的表情,這時我也知道可以一洩而快了。


小姿就不盡相同了,從她的多種複雜反應,就可以知道我的一抽蔭一蔭插對她所起的作用。當我慢撚輕探時,她是微笑地秋波脈脈,當我猛蔭插而入,她張大了小蔭嘴好像不堪承受,當我急速抽拔時,她也會倒吸一口氣,似乎難耐空虛。


這時玉芬那邊出來陣陣銷魂的呻叫,我忍不住又望過去,原來這時俊彥正在和玉芬玩「漢子推車」從俊彥的狀態看來,他也已經接近尾聲。果然俊彥狂蔭抽猛蔭插一掄,就伏蔭在玉芬的身上不動了。


我們事蔭前有協議,為了盡興, 由女方作預防措施,男人是不帶套的,所以我知道這時玉芬的陰道裡一定被男人注滿了精蔭液。想到這裡,我也加緊努力在小姿的肉體頻頻抽蔭送,終於,我也在小姿欲蔭仙蔭欲死的歡呼聲中一洩如注。


俊彥首先離開玉芬的身體,玉芬迅速摀住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衝進浴蔭室裡,然而我仍然看見俊彥的精蔭液流蔭出她的手指縫。


小姿則完全不緊張我射蔭入她陰道裡的精蔭液,她懶洋洋地躺在床蔭上,向我,也向俊彥拋出滿足的微笑。


玉芬出來了,她用濕熱的毛巾替我抹身,然後投入我的懷抱。這時,我的左邊是鬥敗的公雞似的俊彥,右邊是剛才被我幹得奄奄一息的小姿。她和他都倦極而懶洋洋地躺著閉目養神,然而我懷裡的玉芬仍然活色生香。我仔細的比較她和小姿。發現了她其實有好多我不曾注意的優點。雖然她沒有小姿那樣狐媚動人,然而她有的是一張永遠充滿著童真的甜蔭蜜圓臉。她的手和腳沒有小姿那麼白晰,然而小巧玲瓏,柔若無骨,小姿可比她不上了。還有,我覺得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也比小姿的毛蔭茸蔭茸可愛得多。我開始奇怪為什麼之前我會那麼迷戀小姿而漠視玉芬。


小姿因為剛才過度興奮,現在還臉無血色。然而我懷裡的玉芬是一付ㄞ浴在春風裡的的嬌艷。我擁著玉芬,我發覺她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小姿的幻想在我腦海中淡出。我吻著玉芬,再不用幻想著小姿,我愛的是玉芬,她給子我無限滿足感。她低哼一聲,我已經真真正正衝入了她的禁區。


我和玉芬的舉動刺蔭激了小姿和俊彥,他和她雙雙進入蔭浴蔭室一會兒,出來之後就開始介入我和玉芬。俊彥想把陽具塞進玉芬的嘴裡,但是玉芬死也不肯接受。俊彥向我使眼色,然而我 向他投以無可奈何的表情。這時,玉芬離開我的身體,她指著自己的陰戶堅決地對俊彥說道:「這裡,你要怎麼玩我也可以,但是不要勉強我用嘴!否則我就不和你們玩了。」


我知道玉芬在替我保留一樣私有,心裡暗暗感激。然而我很快又見到她被俊彥壓在床蔭上,又見到俊彥的陰莖毫無保留地插進她的肉體裡。這是我很難接受的現實,但是惡夢就在眼前。這次我見到玉芬的表情似乎不像上次那樣享受,好像還帶有一點兒不情願的樣子,所以令我非常擔心。


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玉芬又被他弄得開始有點兒興奮了。


我們以「69」花式開始,但是我立即知道錯了,因為當我見到小姿的毛蔭茸蔭茸,立即想起玉芬光脫脫的好處。不過當小姿舔蔭吻得我的龜頭很舒服時又覺得還是沒有做錯,於是我也努力撥草尋珠,把小姿戲弄得連聲呻叫。玉芬也見到我和小姿這樣子玩,但她始終不肯用小蔭嘴去接觸俊彥的陽具,好在俊彥也不太計較,仍然慇勤地討好和取悅她。


這一點很使我安慰,因為我覺得在這場交換之中,我好像贏過了俊彥一點兒。不過小姿這個尤物,當我未得到她時,我敬慕她為女神,當我匆匆佔有她時,又覺得不外如是。 有在我現在專心享受她的時候,才體會到她的確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床蔭上對手。我平時習慣於玉芬的純真。然而現在偶然嘗試小姿的熱烈和豪放,也已經吃出滋味來了。


玉芬樣樣被動,顯得有點兒不解風情。小姿就不同了,她知情識趣,隨時洞識我的喜好,而作出相應的舉動,她見我摸她的乳蔭房,就知道把奶頭塞進我嘴裡。見我吻她的櫻唇就向我投過來丁蔭香小蔭舌。尤其是她替我口蔭交時,那種吐納的技巧,玉芬根本不能和她比擬。我忍不住又望了望玉芬,這時她正伏蔭在床蔭上,讓俊彥把從後面插蔭入抽蔭送。為了專心享受小姿,我下意識不再注意她了。


我和小姿翻來覆去,剛才一度射蔭精的我,現在完全有足夠的耐力和小姿盤腸大戰。反而我見到俊彥又一次在玉芬的肉體裡射蔭精。這次俊彥沒有放鬆玉芬,玉芬也沒有爭紮下床,她任俊彥抱著赤蔭裸的身體在床蔭上欣賞我和小姿交蔭媾。


我清楚見到玉芬的陰道口洋溢著俊彥的精蔭液,不過這個現象不但沒使我分心,反而更激勵我對小姿的進攻。這時的小姿好像有蔭意在玉芬面前賣弄技巧,她主動擺出各種難度較高的姿勢,讓我把陽具插蔭入她的陰道和小蔭嘴裡取樂。而俊彥就孜孜不倦地向玉芬講解我和小姿正在進行著的每一個花式。


玉芬似懂非懂的,倒也聽得津津有味。接著,俊彥竟起身和我們玩在一起,當我和小姿玩「狗仔式」時,他就跪在她面前,把軟軟的陽具餵入她的嘴裡。小姿這方面一向是來者不拒的,不過看在玉芬眼裡就覺得非常新鮮。她看得睜大了好奇的雙眼。


我故意問玉芬道:「你想不想也試一試這樣子讓男人前後夾攻呢?」


玉芬連忙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行,我受不了的!」


俊彥聽了,並不失望,反而對我說道:「玉芬肯和我們這樣玩,已經很了不起了,我們不應該對她諸多強求的!」


玉芬用手指把我的頭推了一下,說道:「還是俊彥哥明理,你呀!淨想玩死我!」


小姿的嘴被俊彥的陽具塞住,所以 有默默地任我和俊彥為所欲為。不過俊彥的陽具始終也沒有在小姿的嘴裡硬蔭起來, 是我那條粗蔭硬的大陽具把她抽蔭插得如癡如醉。我不打算再射蔭精,便建議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小姿也贊成了。


俊彥一離開小姿,立刻又把玉芬摟入他的懷抱。儘管玉芬並不肯完全合作,俊彥還是很喜歡她。也難怪的,她除了不肯用口,其他的方面還是對男人千依白順的。俊彥經過兩次射蔭精,已經顯得有點兒力不從心。他現在 能對玉芬施手口之欲。弄得玉芬怕癢地吃吃笑個不停。連她陰道裡的精蔭液也因為腹肌震動也擠出來了。玉芬要求去洗一洗。俊彥就像抱小孩子似的把她抱進浴蔭室去了。


我的狀態好一點,我因為剛才沒射蔭精就停下來,精神還很足,陽具硬蔭硬地,隨時都可以再插小姿一個痛快。然而我也想平靜一會兒,想好好的摸蔭玩小姿的肉體。小姿真是個聰明的女孩子,她一下就看出我的心思,她像我投懷送抱,讓我把蔭玩她白蔭嫩的手腳,也讓我撫摸她酥蔭胸上那對飽滿而富具彈性的乳蔭房。


我問小姿道:「今蔭晚玩得開心嗎?」


小姿笑著回答道:「當然開心啦!你很棒,我都有點兒吃不消哩!」


我吻著她的香蔭腮說道:「你很善解人意,我雖然初次和你交蔭媾,卻覺得很有默契似的,剛才實在玩得很開心哩!」


小姿輕輕握住我的肉蔭棍兒,柔聲地說道:「你也是呀!你抽蔭插蔭我的時候,每一下都不輕不重,洽到好處,玩得我的心都快飄出來了。


我摸著她的酥蔭胸,笑著說道:「是嗎?我摸蔭摸看還在不在?」


小姿面對面地騎做在我懷裡,把她的雙乳熨貼著我的胸蔭部。我突然有一種軟玉溫胸的感覺,我抱緊了小姿,同時又把粗蔭硬的大陽具放入她溫軟的肉蔭洞裡。


這時玉芬和俊彥也雙雙從浴蔭室裡出來了。俊彥把玉芬香噴噴的肉體抱在懷裡到處吻蔭遍,把玉芬又弄得嘻嘻哈哈地笑個不停。



去购物车
0
在线客服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2015 黄阁网-性用品批发-正品直售 All Rights Reserved, 11